心如蛇蝎

作者:青湘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危机

      陈守逸在宫中廊道上飞跑,引得四周宫人一阵侧目。这位服侍徐太妃的宦官一向注重仪态,在人前表现得从容自若。这般慌张可不寻常。莫不是出了什么大事?
      
      陈守逸却顾不得聚集在自己身上的目光。他行色匆忙地回到徐九英居所,微微平气后走入内室,向徐九英道:“出事了。”
      
      此时徐九英正和颜素一起逗小皇帝玩,正是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。听得此言,徐九英抬眼看向陈守逸,见他表情严肃,明白他不是开玩笑,当即收敛了笑意,转向乳母吩咐:“先带青翟出去。”
      
      乳母慌忙抱起不愿离开的小皇帝,一边小声哄着一边带他出去。
      
      等一众人走得差不多了,徐九英才给了他一个白眼,没好气地问:“什么事啊,火烧眉毛似的?”
      
      “就是火烧眉毛了,”陈守逸急切道,“宣武留邸的进奏官,太妃可有印象?”
      
      “没印象,谁啊?”徐九英很干脆地回应。
      
      陈守逸有片刻停顿,然后拖长了语调问:“那……姚潜这个名字呢?”
      
      听到姚潜二字,一直默不作声的颜素抬起头,甚是惊讶地看了两人一眼。
      
      “姚……”徐九英瞠目结舌,转了转眼珠,“他怎么了?”
      
      “有人弹劾姚潜行为不检,与太妃的宫人私通。”陈守逸道。
      
      徐九英又认真审视了陈守逸一遍,确定他不是说笑后,才疑惑道:“私通?太妃宫人?”她想了想,又道:“不会说的是我吧?”
      
      陈守逸脸色微变:“等等,太妃的意思难道是……和姚潜有私的不是什么宫人,而是你?”
      
      徐九英气呼呼道:“你干的好事,又问我做什么?而且我和他就是凑巧见过一次,哪儿有什么私?”
      
      想起这事,徐九英更来气。她见过姚潜就去找陈守逸算账,谁知又牵扯出陈守逸偷藏好酒这桩公案。让他一打岔,她竟然就把这事忘了。现在陈守逸倒一脸无辜地来问她了。
      
      “奴婢何曾干过什么好事……”陈守逸疑惑,但转念一想现在不是追究细节的时候,决定拣重要的先说,“这就更奇怪了,他们指证的人不是太妃,而是三娘。”
      
      徐九英大吃一惊:“怎么会是三娘?”
      
      相较徐九英和陈守逸,颜素还算得上镇定。她站起身,问陈守逸:“你方才说姚潜?”
      
      陈守逸点头,又问她:“三娘识得此人?”
      
      颜素摇头:“我与他素不相识,不过确实有过一段渊源。”
      
      “怎么回事?”徐九英问。
      
      陈守逸和颜素都道她是在询问自己,两人同时开口回答。
      
      颜素说:“是奴在汝州时的事。奴那时常随家母去寺中布施……”
      
      陈守逸则道:“今日延英奏对,有人弹劾姚潜,想来是赵王授意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停停停!”徐九英大声道,“你们别一起说,一个一个来。”
      
      陈守逸和颜素互相看了看,还是陈守逸先开了口:“就像奴婢先前说的,有人指认姚潜和侍奉太妃的宫人有私情,据说帮他传递信物的中人也招认了。因为前朝变乱,宫中一向禁止朝官与宫人私下接触。现在赵王并几位重臣已把姚潜召到延英殿对质。姚潜是宣武节度使的人,身份敏感,又事涉太妃,奴只怕赵王会趁机大作文章,此事看来难以善了。”
      
      颜素接着道:“奴少时随父住在汝州。家母笃信佛法,常去山寺布施,奴也因此经常随母出入佛寺。奴曾在一处寺院壁上见过一个人的题诗。奴一时兴起,便与此人和过数首。这人文才出众,是以事隔数年奴都还有印象。那几首诗的落款正是姚潜。只是奴与他虽有过唱和,却是素未谋面,这些年更是不曾通过音讯,私通之事实不知从何说起。”
      
      徐九英干笑:“是这么回事……上元那天,我和陈守逸私自出宫游玩,碰到过这个人。”
      
      “什么?太妃私自出过宫?”颜素震惊。
      
      徐九英心虚道:“上元那几日好多宫人出宫,我就想出去凑凑热闹……”见颜素脸色不好,她急忙道:“现在也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。”
      
      颜素不敢说徐九英,转而埋怨陈守逸:“你也是,明知太妃喜欢胡闹,怎么不多劝着她,反倒纵着她的性子?”
      
      陈守逸苦笑:“当时哪知道会闹出这么多事。”
      
      徐九英皱眉:“现在说这些也晚了。不过我觉着奇怪……上元那日我是遇见姚潜没错,可我又没告诉他我的身份。出宫这事只有我和陈守逸知道,我和姚潜在宫中见面也就我、他还有递消息的中人这几个人知道,是怎么扯到三娘头上的?”
      
      “想必中间有什么地方出了差错……”陈守逸苦思一阵,忽然想起一事,“奴记得太妃说姓姚的那天捡到了太妃的钱袋?”
      
      “对呀。”徐九英点头。
      
      “那钱袋现在何处?”陈守逸问。
      
      徐九英随手从妆台上拿起一个绣袋递给他:“喏。”
      
      颜素却道:“这是上个月新做好的。上元那时太妃用的应该还是奴以前的那个。”
      
      “对,我差点忘了。”徐九英翻箱倒柜,最后从柜子角落里拽出一个绣袋,交给了陈守逸。
      
      陈守逸将两个钱袋一并接过。新旧两个钱袋十分相似,都由素色锦缎所制,正面也都用银线绣着卷草纹。背面却有些差别。新做的这个背面也以卷草纹为饰,纹饰布满整个表面。旧的那个只在边缘处绣了少许花叶,袋子中心却是一个银线绣的暗圈,圈内用同色的银丝线绣了一个古朴的图案。陈守逸仔细一看,发现是一个篆体字。
      
      他举起旧钱袋,让徐九英看上面的字:“想必就是这个让他误会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这是什么?”徐九英问。
      
      “是颜字。”陈守逸回答。
      
      “颜字?”徐九英道,“我看着怪好看,还以为是个什么古怪的花样呢。”
      
      “旧的这个绣袋本是奴婢自己用的,”颜素解释,“所以绣着奴婢姓氏。因太妃见了喜欢,便赠与了太妃。不过奴后来觉得太妃用奴婢旧物有些不妥,便想做一个新的,将太妃那个旧的换下来。因这几个月宫中事忙,直到上个月奴才将这新的做好。上元时太妃应该还在用这个旧的。”
      
      陈守逸想了一遍,点头道:“这就解释得通了。那日奴婢对他说过我们是徐太妃的人,他又捡到绣着颜字的钱袋。他是进奏官,许是知道些宫中的消息,便一厢情愿地将太妃认作了三娘。”
      
      “你的意思是……他认错人了?”徐九英总算弄清了前后因果。
      
      陈守逸颔首:“奴婢是这么推测的。”
      
      徐九英咬着指甲想了一阵,忽然又想起一事,回过身自柜中取出一封信来:“那这封信……”
      
      颜素接过拆开,先见开头“辗转反侧,寤寐思服”之语,不由哂笑。待看到“踏歌清夜月,归去烛花红”一句,她神色渐趋严肃,向徐九英和陈守逸点了下头:“这是奴当年与他唱和的诗句。”
      
      陈守逸就着颜素的手飞快浏览了一遍信的内容,冷笑道:“此人也真是大胆,竟敢找人往宫中递信。他一个朝官,难道不知这是犯忌的事?幸好这封信没让赵王截住,否则咱们浑身是嘴也说不清。不过……这信怎么到了太妃手上?”
      
      徐九英道:“有天我去找三娘说话,结果三娘不在。刚好那时有人送信过来,我就接了。我可不知道信是姚潜写给三娘的,还以为是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是什么?”听徐九英突然没了声,陈守逸不由追问。
      
      “反正这事现在说不清楚,”徐九英不好意思说是她误会陈守逸喜欢颜素,含糊道,“我们还是先想对策吧。这把柄落到赵王手里,你说他想干什么?”
      
      陈守逸果然不再纠缠细节,皱眉道:“必是想打击太妃。朝官与宫人私下传信已非小事,何况与他见面的还是太妃。这消息若是泄露出去,后果可比奴之前想的还要严重。”
      
      “我和他并没什么关系,”徐九英蹙眉,“他们总不能强行给我扣罪名。”
      
      陈守逸道:“宫中法度森严,最忌讳的就是这种事。就算太妃和他没有情愫,你们私下见面也犯了禁。他又是进奏官,指不定人家会觉得太妃在图谋什么。依奴婢之见,太妃不出面的好。”
      
      “我不出面,这事怎么解决?”徐九英问。
      
      陈守逸没说话,只是瞟了颜素一眼。
      
      颜素收到陈守逸的暗示,垂下目光。他话说得含蓄,但颜素很明白他的意思。宫人违背宫禁,徐太妃承受的顶多只是御下不严的指责;若与外官有私的是徐太妃本人,宫中必定大乱,甚至会影响到年幼的皇帝。徐九英绝不能这时候出来当靶子。可赵王已把这件事闹了出来,必要有个人出来揽下责任。这人是谁,不言而喻。
      
      徐九英此时也听明白了陈守逸的意思:“你是说让三娘去顶罪?”
      
      片刻之间,颜素脑中闪过种种念头。她很快有了决断,对徐九英道:“太妃对奴婢有再造之恩,奴绝不让太妃为难。这件事奴婢会一力承担,请太妃放心。”
      
      陈守逸淡淡地赞了一句:“三娘果然深明大义。”
      
      他刚松了口气,却听徐九英表示异议:“慢着。”
      
    插入书签 

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卡文。这章写得不是很满意,但是先走情节吧。上一章末尾也做了些调整。



    进士团:长安小民奋斗日常
    存稿新文:欢喜冤家打架斗嘴,白手起家日常



    天算(重生)
    完结旧文



    心如蛇蝎
    完结旧文



    玉阶辞
    完结旧文



    荣耀之路
    值得一看的古罗马文
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