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影帝是只鸟

作者:小最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绝地逢生

      
      “你他妈才哭了!你全家都娘们儿!”季子凌终于忍不住爆发了。
      厉扬嗤笑:“不是娘们儿?不是娘们儿长这么矬有一米七吗?不是娘们儿说你一句就受不了哭鼻子吗?都多大了还不知道干正经事儿天天就知道混,要不是你有个好爹早街头要饭去了吧?还说凭自己的本事混娱乐圈儿呢,嘁,给你弄来这么好的机会你都把握不住。趁早回家生孩子去吧!”说着站起来对严崑说:“严老,抱歉打扰您了,这歌儿您还是找韩江城来唱吧。”
      季子凌这货没心没肺,可偏偏对“娘们儿”这仨字儿特别敏感,听着厉扬娘们儿来娘们去,还偏偏一个字儿都反驳不了,几乎气到呕血,一个不慎又岔了气儿,咳嗽得惊天动地。
      厉扬皱眉,倒了杯热水端过去喂他,被季子凌一把扫到地上噼里啪啦摔了个粉碎。厉扬本意不过是刺激刺激他,给他施加点儿压力,没想到小破鸟这么大反应。
      看来小破鸟自尊心比他想的还强那么一点点。
      
      凌子本来就是擎天捧起来的艺人,所以厉扬亲自来这儿严崑也并不怎么惊讶,只是觉得小畜生还蛮受重视的。结果这会儿越听越不对,乍一听感觉俩人有天大仇不共戴天似的,损人损到家了,再多听两句不对劲儿啊,怎么像老子教训儿子,语气里透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密。
      严崑混娱乐圈这么多年,早是个老成精了的东西,再联系前两天阮青云突然换人的事儿,心里就有了点儿谱。看来这小畜生跟擎天的总裁关系匪浅,说不定还是那种关系,至于对外的宣传,九成九都是假的,估计是厉扬独占欲太强,受不了别的男人看到自个儿心肝儿,才逼着他戴面具混娱乐圈的。
      真亏他想得出来。
      小畜生又迟到又破音的,八成昨晚上被折腾得太狠了。这会儿冷嘲热讽千方百计把人弄走,很明显是后悔了让他出来“抛头露面”,想要彻底“金屋藏娇”。
      他严崑挑人向来唯才是举、任贤不避亲,小畜生的音质不错,挺适合这歌儿,小子性格也蛮对他脾气。再说他天生一根傲骨,最看不惯那些以势压人的,所以严崑指着厉扬说:“你!给老子滚出去!”
      厉扬一挑眉。他故意在严崑面前这么说,就是想告诉对方小破鸟是他的人,没想到老头谁的账也不买,竟然让他滚出去,他刚想发作,就听见严崑的下一句:“老子用定他了!想把人带走,没门!”
      厉扬:“……”他什么都没说,乖乖地滚走了。
      
      严崑这老头没别的毛病,就是脾气既倔且坏,嘴虽然毒,却还是个说话算话的。厉扬知道他干不出自个儿打脸的事情,就算之后发现小破鸟是个跑调大王把人骂得狗血淋头,也断做不出食言而肥这种事情。
      没想到这件事儿竟然以这种奇葩的方式解决了。厉扬一想到严崑回头发现自己挖了个大坑把自己埋了这事儿,就禁不住心头暗爽。
      
      这之后的几个月,季子凌过得生不如死。每天白天用唾沫洗脸用国骂下饭,晚上常常在厉扬的车上就睡着了,迷迷糊糊间脑子嗡嗡响,总感觉有人在自己耳边声嘶力竭地骂人。
      国骂还带着背景音乐,曲调悠远深邃动听如流水。
      那调子一遍又一遍在他脑海中回旋、重放、倒带,睡梦中都不曾停歇,到了第三个月电影后期制作快完成的时候,季子凌几乎可以从最后一个字倒着唱回第一个字了。
      但严崑还是不满意。
      
      爱迪生曾经说过,所谓天才,就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。但是,这句话还没完,接下来的半句是——这百分之一的灵感比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更重要。
      如果没有这百分之一的灵感呢?要怎么才能成功?
      答案是,用10000%的汗水来换。
      要搁以前,季子凌早打退堂鼓了,可这回前有围堵后有追兵——严崑忙完了其他插曲的录制,每天凌晨五点就打电话把他弄起来,从早骂到晚,而他一旦有撂摊子不干的苗头,就被厉扬轻描淡写几句话激得咬牙坚持了下去。
      他非要让某人看看,什么才是真正的爷们儿!
      
      这个城市的秋天如白驹过隙,嗖一下子就过去了。
      进步是一点一滴潜移默化的,在严崑每天如出一辙的唾沫飞溅里,季子凌一点也没有察觉。《天才一百,大声唱出你的爱》五进三仍然是孟清华代唱,但到了总决赛,孟清华突然感冒破音,季子凌只得硬着头皮自己上,三首歌评委打分9.8、8.5、8.6,最后得了亚军。
      没有夺冠,却也没有垫底。
      这时候季子凌才猛然发觉,在他身上盘桓不去的跑调痼疾,竟然已经悄无声息地离他而去。一首歌他只要听上十来遍,再经过一晚上的单曲循环,那曲调就像刻在他脑海里一样,每一个音符都纤毫毕现。
      缺的,唯有注入歌里的感情还不到位,而已。
      20**年降下第一场雪的时候,严崑终于在一次录制之后,板着脸十分嫌弃地说:“行了,就这吧。勉勉强强能听。老子这辈子最烦的就是你们这种走后门进来的,滚吧!”
      但被摧残了将近三个月的季子凌,已经能摸透老畜生的每一个表情,他从严崑抿紧的嘴边的褶皱里看出了藏也藏不住的满意和洋洋得意。
      看吧,就你这种低级朽木,老子也能雕琢成了器。老子真了不起!
      ——季子凌打包票,老畜生是这么想的。
      
      雪后初晴,阳光白亮亮的晃眼,季子凌拿手遮了下眼睛,惬意地沿街散了一小会儿步。心情小小地雀跃着,想叫几个人出来HIGH一下,分享他的喜悦,打开手机通讯录,看到里面寥寥的几个号码,突然就默了。
      不到半年的时间,他早不是那个呼朋引伴众星捧月的富二代,那些狐朋狗友的号码,他一个都不记得,就算记得,以他现在的身份,也不可能叫他们出来。
      所以季子凌最终只是叫了孟清华、Vivi和请了三个月假回去照顾父母的助理Moline,出来吃了顿饭。
      Moline不在的这段时间,Vivi在厉扬的淫威下又当经纪人又当助理,差一点沦落成全职保姆。这好不容易盼到助理姑娘回来,简直忍不住泪流满面,带着满腔感激之情又是敬酒又是夹菜。没多会儿Moline的脸色便不对了,几次欲言又止,Vivi问:“怎么了?不舒服么?”
      Moline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对不起你人很好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你……你……”小姑娘说不下去了,脸胀得通红。
      季子凌、孟清华:“……”
      Vivi更是哭笑不得,没想到他竟然就这么稀里糊涂收到了他生平第一张好人卡。
      
      等误会澄清,Moline很快酒遁了。
      季子凌看着她的背影,心想有这么一个助理……还没等他想下去,就听孟清华说:“这姑娘人品不错。”
      季子凌:“嗯。”他知道这句话的潜台词,对于你这种没脸的人,换个人品稍微差点儿的,分分钟拿出去爆料。所以你就知足吧。
      三个男人喝了点儿酒,孟清华问:“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要出专辑吗?”
      
      季子凌在《天才100,大声唱出你的爱》中虽然只得了个亚军,但因为状况百出三天两头上娱乐头条刷存在感,也算是小红了一把,风头比冠军得主还要强劲。
      但在这个快节奏消费时代,几乎每时每刻都有新鲜人新鲜事儿,像他这种选秀出来的明星,如果不趁热打铁出几张专辑弄几首主打作品,用不着两个月,就能被忘得干干净净。
      所以孟清华的提议,也算是恰到好处。
      要出专辑吗?
      他在选秀中的表现算不上差,严崑监制的那首主题曲,他有预感,一定会火。
     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?
      他本来就没有唱歌的天分,被严崑打磨了三个月,才出了一首“勉勉强强”的作品。一张专辑按照十首歌来算,要首首出彩,至少要三十个月,两年半的时间。
      等专辑出来,黄花菜都凉了好么?
      什么?随便出一张?那不是自己打脸吗?分分钟被人戳着脊梁骨说“江郎才尽”。与其如此,还不如见好就收。趁这段时间专心打磨下演技,等鲍华庭的事儿了了,就重出江湖。
      虽然不能露脸这有点儿遗憾,但广陵绝响什么的,自个儿想想就很爽。
      
     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,当晚季子凌喝得醉醺醺,回家倒头就睡了个天昏地暗,等第二天晚上八点,厉扬从公司回来,看到小破鸟还横在床上小小声地打呼的时候。他的表情是这样的:=_=。
      
      季子凌是被他老妈的电话吵醒的。
      他老妈说:“小王八蛋,那姓鲍的狗娘养的打电话约我出去。明天中午。”完全忘了鲍华庭的“狗娘”就是她一母同胞的亲妹妹。
      
      三个半月前,季子凌他妈设法灌醉了季子凌他爸,造成了两人不小心酒后乱性发生关系的假象,一个月后顺理成章地“怀孕”了,之后“走后门”拿到的检测报告显示,胎儿生出来会是个带把儿的。
      这可把季国安高兴坏了,逢人就说他要有个小儿子了,这次一定要好好教养,断不能再养出季子凌那种混账物件来。虽然提到季子凌每每都会红了眼眶,但即将迎接新生的喜悦已经慢慢将伤心淡化了去。
      连姚娇娇这种看季国安不顺眼很多年的人,都有点儿不忍心告诉他,根本没什么小儿子。
      不过你那个混账物件还活得好好的。
      
      这么着,季国安妻子怀孕的消息,很快就传到鲍华庭耳中。
      他那会儿正在接受特殊心理辅导,通俗说,就是精神病治疗。
      像鲍华庭这种长期压抑内心的人,心理长期在临界点上徘徊,本来就不怎么健康。那阵子做了亏心事,加上刚演过分裂症病人,精神绷得千钧一发的时候被季子凌那么一吓,直接吓出了毛病来。
      第二天他就给荀彻打电话,阴恻恻地笑,说荀哥,这事儿是咱俩一起干的,害死人谁都有份,他完蛋了荀彻也别想好过,咱们一起下地狱吧哈哈哈……
      荀彻问你想干什么,他说:“自首啊。你知道我昨儿晚上看见谁了吗?我看见季子凌了,一只鸟……他在地上写了血字,好可怕。我不想下地狱,不想死,不想死……我不想死啊!!!”
      电话那头的荀彻皱起了眉头,第二天就重金从国外请了个心理医生送了过去。配合药物和心理暗示疗法,一个多月后,总算看起来正常了。
      正在这时候,他听说了季妈妈怀孕的消息。
      据说怀的是个男孩儿。
    插入书签 

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跟大家说个噩耗,作者的存稿用光了=_=
    以后都是现码,昨天很抱歉,如果明天有榜单,那么明天继续更新吧,如果没有,就周五再更,存一章以备不时之需。这是个经常卡文的渣货。以后继续八点二十,如果八点二十没有,多半便是没有了。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3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分享到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