屠路

作者:金丙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第 10 章

      夜里蒋逊没睡好,早上起床,看到了自己眼底的黑眼圈,她洗了把脸,用热毛巾敷了10分钟,黑眼圈还在。
      出门去找吃的,厨房的胖师傅给她留了早餐,笑道:“一个肉包一个奶黄包,还有一碗咸豆浆,够不够?”
      蒋逊笑着:“还要加根油条!”
      胖师傅给了她两根。
      
      蒋逊捧着早饭走到花园,坐到了石林边上。
      时间尚早,花园里只有一桌客人在用餐,安安静静的。
      石林喝了一口茶,说:“这么多能吃完?”
      蒋逊把油条掰成小段,扔进咸豆浆里,用勺子把油条压进碗底,说:“我昨天没吃晚饭。”
      “嗯?”石林奇怪,“怎么没吃晚饭?”
      
      蒋逊想到了那一幕,那反复响起的像是咒语的两句话,低了头:“没什么胃口。”
      
      石林却误会了,放下茶杯说:“昨天退了两间房,孙怀敏的几个亲戚都走了。”
      “我知道。”
      “孙怀敏的二姐昨天回来的时候,身上一塌糊涂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嘴里还喊打喊杀。”石林看着蒋逊,“她做了什么,让你这么生气?”
      蒋逊说:“长舌妇。”
      石林大概也能猜到:“你总归是女孩子,斯文点的好。”
      “我很野蛮吗?”
      石林笑了:“你说呢?”
      
      蒋逊哼一声,舀起一勺咸豆浆,慢慢得喝了一口,没发出半点声音,喝完了,嘴唇水润,也没见什么汤渍。她又拿起奶黄包,放到嘴边,咬了小小的一口,嚼动的时候腮帮子微微动着,安静又秀气。
      石林静静地看着她。
      吃完一口,蒋逊眼角上挑,问:“我很野蛮吗?”
      石林喝着茶,不再说话。
      
      到了约定的时间,蒋逊开车去接人。
      车子停在别墅门口,她按了按喇叭,没多久就见那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来。
      
      贺川走在前面,见到蒋逊的车,嘴角微微扬了一下。
      阿崇跟在后面,等贺川上了车,他犹豫了一会儿,钻到了副驾里。
      蒋逊眼一瞟:“去后面。”
      阿崇说:“不!”
      “前面不坐人!”
      “上回坐这儿的不是人?”
      
      后面的贺川,凉飕飕地瞟了他一眼。
      阿崇解释:“我说的是那个胖大婶!”
      蒋逊问:“为什么不坐后面?”
      阿崇理直气壮:“没安全感!”
      
      身高180以上,长得人模狗样,说自己没安全感……
      蒋逊想到昨天阿崇那张苍白小脸,嘲讽地笑了笑,没再坚持。
      贺川想到什么,也跟着一笑,有些意味深长地朝后视镜看了一眼,恰好对上蒋逊的视线。
      蒋逊偏过头,听见后头又传来一声笑:“开车吧。”
      
      午饭在山上的一家农家乐吃,阿崇吃得凶神恶煞,吃完一抹嘴:“我自个儿逛。”
      贺川抽着饭后烟:“没人去接你。”
      阿崇说:“用不着接我,我约了个美女,待会儿她送我回去。”
      贺川问:“什么人?”
      “摇出来的!”怕贺川不懂,强调了一下,“微信摇一摇。”
      贺川:“……”
      过了会儿,“滚滚滚!”
      
      只剩下他们两人,蒋逊也放下了筷子。
      贺川摆了下夹着的烟:“等我抽完。”
      蒋逊“嗯”一声。
      贺川看着她,嘴角勾着:“昨晚没睡好?”
      蒋逊笑道:“好的很。”
      “是么……”贺川吐了烟圈,问,“哪儿学的车?”
      “驾校。”
      贺川“嗬”了一声:“教你的师傅是个人才。”
      蒋逊似笑非笑:“你想夸我?”
      贺川问:“想被我夸?”
      蒋逊摇摇头:“被不如我的人夸,没什么想不想。”
      
      贺川微微眯起眼,又抽了几口烟,才笑了一声:“你叫什么?”
      蒋逊看着他:“干什么?”
      贺川说:“她们叫你蒋迅。”
      
      她们?
      是孙怀敏和孙圆圆。
      
      贺川问:“哪个迅?”
      蒋逊说:“周迅的迅。”
      “知道了。”贺川弹了下烟灰,“谢逊的逊。”
      蒋逊没吭声。
      贺川笑着解释:“你没那么秀气,你更像金毛狮王。”
      
      金毛狮王……
      你妹!
      
      丽人饭店。
      孙怀敏在房间里一觉睡到中午。
      她昨天吓坏了,眼前似乎总能看见蒋逊开着车,疯了一样朝她撞来。
      那女人面无表情,眼神冷得像条蛇,仿佛会吐信,车子拉得越近,她的舌头就吐得越长,血红血红的,一口就能将人咬死。
      那是条毒蛇!
      
      孙怀敏哆嗦了一下,裹紧了被子,摸出手机拨打徐泾松的电话,响了一会儿,那头传来:“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……”
      他挂断了。
      孙怀敏又试了几次,最后对方干脆关机,她不甘心,起床换好衣服,去敲隔壁房间,没人应。
      
      孙怀敏来到大堂,问前台:“看见徐先生了吗?”
      
      徐泾松来过好几次,丽人饭店的员工都记得他。
      
      前台说:“看见了,徐先生出去了。”
      “出去了?知道他去哪儿了吗?”
      “不清楚。”
      
      孙怀敏又问:“他出去多久了?”
      前台想了想:“大概一个小时?”
      孙怀敏站了一会儿,看了眼空荡荡的大门,天色有点阴,似乎要下雨。
      她问:“蒋逊出去了吗?”
      “出去了。”
      “她去哪儿了?”
      “应该是去接人吧。”
      孙怀敏垂眸问:“她出去多久了?”
      这个前台记得清楚:“一个小时前出去的。”
      孙怀敏冷笑,转身走了。
      
      她来到蒋逊的房门口,拉了拉门把,自然拉不动。
      她恨恨地踹了一脚门。
      她喘着粗气,想到昨天晚上。
      
      昨晚她进了徐泾松的房间,和他做了两次,事后休息,徐泾松问她:“白天怎么回事?”
      孙怀敏说:“我二姐说了些听到的流言蜚语,被蒋逊听见了,她不太痛快。”
      “什么流言蜚语?”
      孙怀敏迟疑道:“其实都是以讹传讹,说我姐姐她……”
      “她什么?”
      “说她以前在外面,是做那种事的,否则买不起店面房。”
      徐泾松冷笑:“她要真是做小姐的,还能这么难搞?”
      孙怀敏面色一僵。
      徐泾松说:“行了,你回去吧,我睡了!”
      
      她被赶了出来。
      她是徐泾松的女友,却像个小姐,半夜被赶回了自己房里。
      
      孙怀敏面色阴晴不定,突然想到什么,看了眼房门。
      
      蒋逊开车到达竹溪别墅。
      
      一座石砌的方形拱门,围墙延伸了几百米,拱门右侧挂着一块休养所的牌子,拱门上方是“竹溪别墅”四个字。
      往里是几十级台阶,台阶上冒出了一丛丛的杂草,两侧竹林环绕,别墅就在台阶上方。
      
      贺川下了车,问:“村长住这里?”
      蒋逊回答:“村长的儿子经营这家休养所,他们一家人都住里面。”
      
      贺川率先往里走,蒋逊紧跟其后。
      
      到了里面,向工作人员说明来意,工作人员把他们引进了一间中式的会客室。
      会客室的镂空格子木门上雕刻着西厢记的插图,桌椅古色古香,主位上方挂着一块匾额,上面写着“竹溪堂”三个字,笔锋潇洒。
      贺川说:“这字不错。”
      蒋逊说:“这是当年北洋军阀的一个高官题的字。”
      “那是古董?”
      蒋逊笑道:“可惜不能卖。”
      
      村长过来了,五十多岁,穿着朴素,戴着一副老式的黑框眼镜,手上都是老茧。
      贺川和他握了握手:“你好,我叫贺川。”
      
      蒋逊不由看向他。她今天刚知道他的名字,原来他叫贺川。
      旁边头来一道视线。
      贺川斜眼看她,似笑非笑。
      蒋逊昂了下头,说:“我在外面等。”
      
      看着蒋逊出去了,贺川才说明来意。
      村长想了想,说:“地方志我这里有,我也看过,232号别墅当年住着的是一个商人,具体的记载倒没有什么,1938年,这里倒是开过一次会议。”
      贺川问:“我能否看看地方志?”
      “可以可以,你跟我来。”
      
      蒋逊无所事事地等在外面,看了会儿报纸,又翻出账本开始记账。
      写着写着,她想起贺川说:
      
      你没那么秀气,你更像金毛狮王!
      
      蒋逊在纸上划了两笔,抬起头,掰了掰后视镜。镜中这张脸五官精致,肌肤白嫩,掐一下就有红印。
      金毛狮王?
      
      外面远远地传来一声:“那贺先生,有空可以过来玩啊!”
      
      蒋逊松开捏脸的手,转过头,正看见台阶正中站着的贺川,一半隐藏在阴影里。
      
      他往前跨了一步,嘴角挂着笑,眼睛隔着车窗玻璃,望着她。回过头,他应了一声:“不用送了。”
      转回来,他含笑朝车子走去,拉开了副驾的门。
      
      蒋逊说:“坐后面。”
      贺川没理,揶揄道:“照镜子?照出什么了?”
      蒋逊说:“女人照镜子有什么奇怪?”
      “女人?”贺川垂眸,打量了一眼她的胸口,“嗯……”
      
      蒋逊看向前方,问:“现在去哪里?”
      贺川说:“你昨晚没睡好。”
      
      肯定的语气,不是刚才吃饭时的问句。
      
      蒋逊拧眉:“有什么问题?”
      贺川笑了笑:“为什么没睡好?”
      “关你什么事。”
      “真不关我的事?”
      蒋逊笑了:“你有病吧!”
      
      贺川靠着椅背,脚踩了踩前板,勾着笑:“想高|潮吗?”
      蒋逊:“……”
      她脸色不好,说:“你他妈病的不清吧!”
      贺川说:“我的意思是——你可以像昨天那样打开窗,开飞车……”
      
      兴奋吗……
      我快高|潮了……
      
      蒋逊脸颊微红。
      
      贺川心情愉悦至极,突然听到一句:“我能让你‘高|潮’,可惜你不能让我‘高|潮’……”
      
      蒋逊微笑,淡淡地说完,发动了车子。
      贺川看着她,不笑了。
      
    插入书签 

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sorry,尾巴没写完,多磨了半个小时……
    谢谢大家的地雷和手榴弹,破费啦~(╯3╰)
    北青萝扔了一个手榴弹
    阿修罗扔了一个地雷
    Sh扔了一个地雷
    喵喵妙妙扔了一个地雷
    青兒扔了一个地雷
    疏影清浅扔了一个地雷



    渴夏
    小可爱vs老男人



    天与地,有一根绳的距离
    屠路弎—他对她垂涎三尺,这是他的秘密



    生途
    屠路Ⅱ—生途,糙男和少女的故事



    屠路
    有人在爱中,找到了信仰



    来者不善
    他可稀罕方已了!



    相思系有时
    他们的年少无知



    大赌局
    赌你不离不弃



    耍狠
    他是疯了才为她做尽所有



    林初
    老青年和小姑娘的爱情



    征夺战
    涉黑头子VS良家姑娘
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