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台娇宠

作者:花日绯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第24章+入v公告

      第24章
      
      祁墨州穿着一身墨色长衫,站在沙地模型前看山丘地形,刚和几个将军商量完边疆的安定事宜,李顺走进太和殿,摆放内阁商议过的奏折,祁墨州凝眉走过去,坐到了龙椅上,李顺摆放完之后,依旧没有告退,祁墨州拿起一本明黄的奏本,看了一眼后说道:
      
      “有事?”
      
      李顺犹豫了片刻,这两天后宫里发生了一些事情,李顺觉得有必要和皇帝说一说,毕竟这事儿牵连着李全,李全是他干儿子,又是在柔福殿伺候,柔福殿的潘昭仪最近圣眷正隆,这事儿就算他不说,早晚也会传到皇上耳中,虽然事情到最后也和他没多大关系,但还是决定禀报一回。
      
      “回皇上,这两日后宫里发生了些事情,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,但因为事关潘昭仪宫中,所以……”
      
      祁墨州听到潘昭仪三个字,目光抬了抬,但也只有一瞬的功夫就回到奏折上:“潘昭仪宫里怎么了?”
      
      潘昭仪绝对不是个主动挑事儿的人,祁墨州早就看出来了,所以听李顺说潘昭仪有事,祁墨州还真有点兴趣听听。
      
      李顺看了一眼皇上的反应,确定自己这回禀报对了,因为关于后宫的事情,皇上一般来说都是不怎么在意的,可是今天却没有像往常那样让他退下,那就说明,皇上心里对潘昭仪的事情还是有些在意的。
      
      “日前皇上说起潘昭仪宫中少人,奴才便亲自去了内廷司,内廷司将柔福殿伺候的人管事喊了过去,那小子有些怠慢,赵总管派人教了他一些规矩,然后就去柔福殿里给潘昭仪送人和东西,谁知道回来之后,那个小子就不见了,然后潘昭仪宫里的人就来问内廷司要人。”
      
      祁墨州听到这里,也觉得事情有些复杂了,将手里的奏折放了下来,对李顺问道:
      
      “那个人管事去哪儿了?”
      
      一句话就问出了最关键,李顺不敢隐瞒,上前说道:
      
      “回皇上,那人管事是被人从偏门带走的,那个偏门一般很少有人走,带人走的是一个嬷嬷,她买通了内廷司看守黑屋子的守卫,把人给带走的。赵总管从柔福殿回去之后,见那人管事就不见了,也是调查了一晚之后,才查到了那个守卫身上,逼问之下才知道内情……可是人管事却不知去向,赵总管不敢轻举妄动,就来问奴才怎么办,奴才虽是总管,可也是第一回遇到这样的事情,又牵扯着后宫,奴才斗胆来请教皇上。”
      
      说完这些祁墨州双眼一眯:“带人走的是永宁宫的人吗?”
      
      李顺心中凛然,对祁墨州的神机妙算感到震惊,慌忙答道:“是,是,皇上英明,带人走的嬷嬷正是出自永宁宫。”
      
      祁墨州不理会李顺的惊讶,又问:“潘昭仪知道这事儿了吗?她宫里的人管事还没找到吗?”
      
      “不不不,人管事已经找到了,好像是潘昭仪宫里的人把人找回去的,潘昭仪还传了太医,想必是知道这事的,很有可能就是潘昭仪让人去那里找的,是一所很远的偏殿,就不知潘昭仪是如何知道地方的了。”李顺说到这里,心中对那个他一直以为不怎么聪明的潘昭仪似乎有点改观了,就连内廷司都查了好久才查到的事情,潘昭仪居然神通广大,一下子就找到了。
      
      祁墨州沉默,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,若是旁人他还会觉得奇怪,可若是她,他倒是不觉得奇怪了,能说出那番远见的言论来,足见她是一个聪慧及有远见之人,虽然她一个闺阁女子不该知道那些,透着玄奇,但却不能否认她聪慧的事实。
      
      李顺见皇帝似乎是笑了,大着胆子继续说道:
      
      “那……皇上,您看这事儿该如何处置?先前奴才也派人去太医院问过,潘昭仪要了不少好药,有一味人参还是奴才亲自签出的,说句摸良心的话,潘昭仪为了一个奴才这样大费周章,奴才也同样是奴才,心中甚是感激,据前去看诊的吴太医说,那人管事不过十七八的年纪,身上好几个窟窿眼儿,脖子差点给勒断了,伤的十分严重,若潘昭仪晚去一会儿,必然死在风荷殿外的枯井里了。”
      
      祁墨州想了想后,又将奏折拿了起来:“交给内廷司处置吧,哪个宫里犯了事,就去找哪个宫,潘昭仪那儿多送点补品去。”
      
      对李顺而言,祁墨州的这几句话说的意思已经是相当明了了,哪个犯了事找哪个,那就是让内廷司不要顾及永宁宫的淑妃娘娘,公事公办的意思,并且送潘昭仪补品,也正是向后宫表示,皇上已经知道这件事了,让那些眼红潘昭仪的人不敢再进一步轻举妄动。
      
      “是,奴才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      
      李顺说完之后,就要退下,还没走到门边,就听祁墨州又喊住了他,追加了一句:“传朕口谕,贤妃罚奉半年,好生反省。”
      
      祁墨州说完这句话之后,就对李顺摆了摆手,让李顺就此退下,李顺带着纳闷走出了太和殿,站在廊下迷茫片刻后,便明白了皇上此举的深意,瞬间背脊发凉,额头沁出了冷汗,又一次庆幸自己今天主动说了这件事给皇上知道。
      
      *********
      
      李全渡过了一晚上的危险期,第二天就醒了过来,潘辰早上过来看他,他就想起身给潘辰磕头,因为他醒了之后,张能已经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了,当他知道,自己一直怠慢的娘娘,居然会这样大费周章的救他,李全就觉得自己从前实在是太混账了。
      
      “娘娘的大恩大德,奴才今生今世,来生来世,当牛做马也要偿还。”
      
      李全本来和星霜一个心思,觉得自己跟错了人,潘昭仪不思进取,又没有手段,将来必定没什么前程,所以伺候起来就怠慢了,虽然没有走上星霜的后路,可说到底是他没有机会罢了,若是他和星霜一样,有同样的机会让他去闫昭仪宫中,想必他也会动摇的。
      
      可就这样的自己,潘昭仪居然毫不记恨,费这样大的周章来救自己,他被人用刑的时候,一次都没有想到过,最后救他的会是潘昭仪。
      
      “行了行了,救你又不是为了让你当牛做马,不要有压力,你告诉我,你是怎么被人扔到那枯井里去的?”
      
      李全捂着伤口对潘辰仔细说起了当日自己的遭遇:“当时因为犯了错,被赵总管关去了小黑屋,稍微教训了一顿,赵总管说要关我两个时辰,让我记得这个教训,可过了没多久,就有一个嬷嬷来领我,我看见她似乎跟内廷司的一个守卫塞了钱,然后我就给她领走了,走的是个偏门,我觉得情况不妙,一直在找机会跑,可出了那门之后,就被一个麻袋套住了头,打晕带走,再醒来就是在一个黑漆漆的刑室里了,我给打的失去了知觉,大概是夜里被人戳了几刀,扔到枯井中的。”
      
      潘辰听了这些,和她脑中猜测的差不多,对李全又问:
      
      “那你可知道,他们为什么那么对你?”
      
      李全摇头,表示自己并不知晓。
      
      正问着话,月落就进来通传,说是皇上赏了好些补品过来,潘辰赶忙出去接旨,是李顺亲自送东西来的,见了潘辰就上赶着打千儿行礼,吓了潘辰一跳,要不是心理素质高,说不定还得上去扶他一把。
      
      “公公这是做什么,太客气了。”
      
      李顺笑得牙花乱灿,此时此刻,他对潘昭仪就是再客气也是应该的呀,谁能想到,后宫之中第一个有宠妃趋势的居然是这个看起来傻乎乎的娘娘呢?真是站队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      
      可皇上的表现看来,分明就是这个道理嘛,潘昭仪连着受宠,说明皇上对潘昭仪的表现很满意,因为满意,所以并不打算换人,那就是说明,至少在短时间之内,潘昭仪的宠爱是跑不掉了的,至于能让皇上宠多久,就要看这位娘娘的本事了。
      
      “皇上派奴才亲自给潘昭仪送些疗伤的补品,还让奴才转告潘昭仪,这回柔福殿里出的事情,已经吩咐内廷司去查了,请潘昭仪不必担心。”
      
      潘辰受宠若惊:“已经派人查去了?这,这不合适吧。”
      
      祁墨州脑子里在想什么?既然李顺过来传旨送东西,那就说明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真相,说不定连幕后黑手是永宁宫都知道了,可知道就知道了,明着送她东西,还给她保证又是几个意思呀!
      
      她的本意只是想救人,没想让皇帝给她撑腰哇!更何况,潘辰怎么想都不觉得祁墨州会为了她去得罪永宁宫的淑妃,宁淑妃虽然无宠,可身份特殊,是个不能打骂,只能捧着的角色,毕竟祁墨州连她老子的皇位都抢了,那么就算是给她宁家一个面子,也不能动宁淑妃啊,那他还要内廷司彻查什么?
      
      “娘娘多虑了,没什么不合适的,这是皇上亲口吩咐的,奴才可不敢假传圣旨,您就安心的在这儿等消息就好,柔福殿这回吃的亏,皇上这就要替娘娘找回来了。”
      
      潘辰欲哭无泪,祁墨州这是要彻底断了她扮猪吃老虎的后路吗?凭他的脑子,怎么可能想不到,要是真这么光明正大的替柔福殿撑腰了,那么接下来不仅仅是永宁宫要对付她,可能整个后宫的女人,都要开始对付她了,只要这么一想,潘辰就觉得亚历山大。
      
      看着李顺传旨后离去的背影,潘辰简直想把他喊回来狂摇肩膀,让他回去转告祁墨州收回成命。
      
      月落看着皇上赏赐的东西,简直乐开了花,屁颠儿颠儿的就去收礼清点了。
      
      潘辰独自在院子里揣摩着祁墨州的最终用意,越想越觉得祁墨州此举分明就是故意的,因为上回他的次体人格暴露出来的时候,问过她,为什么会知道那些不该她知道的事情,说明祁墨州在心里对潘辰还是有所怀疑的,只是主体性格的祁墨州,没有攻击性,只是将这个想法深藏在心中,所以,潘辰觉得,这回祁墨州突然做出这么高调的行动,有很大一部分的可能,就是想看看潘辰到底还有多少能耐。
      
      潘辰无奈叹了口气,这种被老板盯上的感觉可真不好,万一她在被考验期间做出了什么不合时宜的事情,那么……亲娘诶,很可能影响仕途啊!
      
      入v公告:
      
      本文于2016年6月17日加入vip,当天三更,请大家支持正版,花叔爱你们呀!
      花叔码字不易,时常熬夜到凌晨,所以恳请大家支持正版,花叔的文一般都不长,至今没有写过百万开外的字数,花叔写完这么多字要三个月以上,大家看完全本,最多也就十几块,二十块钱的样子,折合下来,每天只要几毛钱,就可以支持花叔,支持正版,这样看来,似乎,也许,可能,并不是多困难的事情。几毛钱在现在的社会来说,几乎什么都做不了,但对花叔来说,全都是生活来源,全职作者不易,养家养孩子,全靠那微薄的正版收入,恳请大家支持正版,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,我们的都是社会主义接班人,为建设社会主义和提高国民素质贡献一份力量吧,谢谢。
      
      
    插入书签 

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今天又晚了,不好意思!明天三更!
    补充说明:明天入v,v章的25、26、27,这三章送红包,18号上午十点前发放完毕。



    帝台娇宠
    做好一切准备,就等受宠了。



    天定福妻
    倒霉皇子x运气爆棚傻白甜



    嫡妻在上
    别辜负老婆,难追啊。
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