奸臣之妹

作者:长沟落月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雪中送炭

      空中的雪还在下着,搓绵扯絮一般。
      
      小扇打了青绸油伞,快步的跟在李令婉的身后,叫她:“姑娘,您慢些儿走啊。”
      
      李令婉怀里抱了装着棉袄和靴子的包袱,头上戴着斗篷上连着的风帽,在前面走得飞快,简直都称得上是跑了。闻言她还回过头来,对着小扇招了招手:“小扇你快点儿啊。”
      
      小扇没有法子,干脆小跑了起来。
      
      一时李惟元住的僻静小院很快的就到了。
      
      小院门口两边分别栽了一丛竹子。下了几日的雪,青竹都变琼枝了。
      
      院门口台阶上也铺了一层厚厚的雪,极白极平,没有脚印子,想来是住在院子里的人自昨晚开始就没有再出门。
      
      李令婉也不心疼那一大块平整的雪,抬脚就咯吱咯吱的踩了上去,然后抬手敲门。
      
      屋里李惟元正拿了一本破旧的书在看。伺候他的小厮谨言站在一旁,不时的就抬手放到嘴边去哈一口气,又或是悄悄的跺了跺脚。
      
      实在是太冷了。
      
      窗子好些地方都破了,屋外的北风卷着雪花扑进来,落到了灰扑扑的土砖地面上,不一会儿就化成了一小滩水迹。而且这样大冷的天,屋子里连个火炉都没有生,真真是能冻死个人。
      
      可谨言一扭头就看到自家少爷正坐在椅中认真的看书,甚至都没有动一下,仿似他压根就不晓得冷一样。
      
      但他怎么会不冷呢?谨言望了一眼李惟元身上单薄的袍子和脚上半湿的布鞋,还有冻的通红的手,心中有点酸涩。
      
      于是他就走到桌旁,提了桌上放着的茶壶,想要倒一杯热水给李惟元喝,也好让他稍微的暖和下身子。
      
      但是倒出来的水也是冷的。
      
      府里的人都欺负他家少爷不得老太太喜欢,所以连这过冬的木炭都要克扣。今年冬天他们领到的木炭原就是最差的,点起来浓烟呛人也便罢了,还统共就只有那么一些,够做得什么用呢?早就是用完了。
      
      谨言心中难受,就想要将茶杯里的冷水倒掉。但忽然就听得李惟元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拿来给我喝。”
      
      “可这水是冷的,”谨言为难的说着,“少爷你还是不要喝了。”
      
      大冷天的喝冷水,这得有多冷啊。
      
      但李惟元还是坚持:“拿来。”
      
      谨言没有法子,只好双手捧了那杯冷水递了过去。
      
      李惟元伸手接过,将茶杯凑到唇边,猛地就喝了一大口下去。
      
      大冷的天喝冷水,这样才能时时刻刻的提醒他这世间的人情冷暖。所以唯有努力发奋,出人头地,才能将以往欺压践踏过他的人都能无情的踩在自己的脚下。
      
      他三两口就将杯子里面的冷水全都喝了下去。谨言在一旁瞧了都觉得冷,可李惟元的面上却依然是神色如常。
      
      将茶杯放在了漆都已经斑驳的案面上,李惟元继续认真的看书。
      
      李府其他的少爷都有各自的父母特地的请了先生来教导他们读书,但是李惟元没有。李修松虽然心中也怜惜他,但在杨氏的威压下也并不敢明目张胆的做反对的事,所以在李惟元找到李修松,说他想要读书的时候,李修松也并不敢请了先生来教他,只是偷偷摸摸的塞了几本书给他而已。
      
      好在杜氏虽然打他,但始终还是要他给杜家报仇的。而想要报仇,莫过于让李惟元走上科举之路了。
      
      杜氏是识得字的。每次打骂过他之后,她都会折了一根树枝在松软的地上划着,教他认字。而李惟元就这样在身上带着火辣辣伤口的情况下跟杜氏学着字。
      
      他学得很认真。他没法不认真,因为他并不想一辈子被人这样践踏。
      
      又翻过了一页书,他忽然就听到外面有敲门的声音传来。
      
      李惟元抬头,望向外面。
      
      谨言心中也疑惑。
      
      少爷的这院子原就极破败极偏僻,而府里的人也都极不待见少爷,所以平常少爷很少出门不说,也是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会来他们院子的。
      
      谨言抬头望了望外面,还在飘飘扬扬下着很大的雪,他心中只不解的想着,这样的大雪天,谁会来敲他们的院门呢?
      
      敲门的声音还在继续,谨言转头望着李惟元。
      
      虽然谨言比李惟元还大着一岁,现年十四了,但他还是习惯什么事都听李惟元的吩咐。
      
      这时就听得李惟元在说着:“不要开门。在门缝里看看外面是谁。”
      
      谨言答应了一声,拉开门出去了。不过片刻之后他就回来了,垂手回禀着:“是三姑娘和她身边的小丫鬟。”
      
      李令婉?她又来做什么?
      
      李惟元皱起了眉。
      
      自打那日李令婉醒过来之后他就觉得李令婉变了好多。先是遇着他的时候会对他笑,甚至还会追在他的身后说要为以前她做过的那些事对他道歉,随后昨日她会在老太太的面前说那日是他救了她。但那日原是自己推倒了她的,她为何要在老太太的面前撒谎,给他讨这个好儿?而且昨儿在一起吃早饭那的时候她还给他夹了一块糕点。这在以往是绝不可能会有的事。
      
      李惟元心中很是不解。明明他是看得出来李令婉心里是怕他的,可为什么就算这样她还是要这样的往他身边凑?
      
      外面李令婉还在拍门。而且见里面的人总是不开门,她就开口叫着:“哥哥,你开开门啊。”
      
      公众场合她叫李惟元大哥,但这种私下场合她还是比较喜欢叫他哥哥。
      
      叫哥哥显得更亲近嘛。
      
      李惟元坐在椅中没有动弹,院外的李令婉则是坚持不懈的继续拍着门叫哥哥。
      
      李惟元的一双眉皱的越发的紧了。不错过片刻之后他终于还是起身自椅中站了起来,然后不发一语的走到了屋外去。谨言也忙抬脚跟了过去。
      
      但是李惟元就算是走到了屋外也没有开门的意思。他只是顶着空中纷洒的雪花,抿唇站在院门后面。
      
      雪很大,不一会儿他的头上和肩上就落满了雪花。
      
      而院门外的李令婉身上也落满了雪花。不过好在她身上裹了件斗篷,头上又戴了风帽,所以里面的衣服和头发都没有湿。
      
      小扇虽然在她身后撑着伞,但是风太大了,压根就挡不了什么。
      
      见李令婉的鼻尖也冻得通红,小扇止不住的就出声劝着:“姑娘,既然大少爷不愿意开门,那咱们就先回去吧。”
      
      李令婉也想回去。
      
      纵然是她现下身上裹的再厚,可这朔朔北风吹在脸上就跟刀子割一样,她觉得脸上都已经被冻的冷冰冰的没有知觉了。
      
      可还是不甘心啊。兴冲冲的买了崭新的袍子和靴子,不顾风雪站在这里敲了半日的门,难道就要这样无功而返了?
      
      于是李令婉又接着拍了好一会儿的门,又叫了好几声哥哥。
      
      她有一种直觉,李惟元现下就正站在门后面呢。也许只要她再坚持一会,他就会开门呢。
      
      但是李惟元始终都没有开门。
      
      李令婉觉得自己真的是要扛不牢了,整个人冻的都快要和屋檐下挂着的冰溜子一样了。于是她想了想,就用脚尖踢着门口台基上的雪。等露了一块没有雪的平整台基出来,她就弯腰将一直紧紧抱在怀里的包袱放到上面,而后起身对门里面喊道:“哥哥,我走了。不过我放了一个包袱在门口,你要出来拿啊。不然待会上面积了雪,里面的袍子和靴子就会湿啦。”
      
      说完这些,她就转身扶着小扇的手要回去。
      
      这一番折腾也真是够呛。
      
      不过她在雪地里还没有走得几步,猛然的就听到后面传来吱呀一声。
      
      是院门开了。
      
      李令婉心中一喜,忙回头望了过来。
      
      隔着中间茫茫风雪,她一眼就看到李惟元正面无表情的站在院子门口。
      
      哈,他终于还是出来了么?
      
      李令婉心中大喜,忙回身就要跑过去。一面口中又在高兴的说着:“哥哥,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了么?”
    插入书签 

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大少爷的心是很冷哒,并不是那么容易就打动滴。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