奸臣之妹

作者:长沟落月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同桌吃饭

      屋外天阴欲雪。小丫鬟推开门口厚重猩红毡帘子的时候,外面有一丝雪光极亮的射了进来。
      
      李惟元就是逆着这道亮光走进来的。
      
      十三岁的少年虽然身形削瘦单薄,但个子却已很高。腰背也挺的极直,大雪中依然笔直的青竹一般。
      
      虽还年幼,但他身上那股睥睨众人的气场已初现端倪。
      
      李令婉看着他,心中忽然就有几分自得起来。
      
      哎呀,这是我写出来的人物呢。超有成就感有木有。
      
      不过随后当丫鬟放下了帘子,光亮顿消,她就看到少年如冰如刀的目光正在看着她。
      
      靠,这就是我写的人物!搞不好将来我还要被我写出来的这个人物给弄死呢。
      
      心中自得的感觉瞬间消失。李令婉撇了撇嘴角,别过了头去,不再看李惟元。心中却还在想着,现在的李惟元终归还是嫩了点,还远没有达到自己后面给他所描述的那样,内心阴暗扭曲,面上瞧着却是温文尔雅。他的那份伪装,连世上最顶级的变色龙都比不上的。
      
      略有失望。
      
      而李惟元早眼尖的将李令婉面上的所有变化都收在了眼中,但他面上却也没有显出什么来,只是垂着手,敛着眉眼,恭敬的对着杨氏说道:“孙儿给祖母请安。”
      
      周氏请安的时候杨氏是轻哼了一声,没有说话,当时李令婉在一旁已是很替周氏尴尬了一阵子,但是现下,李令婉却觉得,原来杨氏那样已经不算很令人尴尬的了。
      
      因着听到李惟元的请安之后,就听得杨氏冷冷的声音随即响起:“我老婆子可不敢受你的安。只怕你不来给我请安我还能多活两年呢。”
      
      当年李惟元出生之时李老太爷毫无征兆的就死了,杨氏心中一直都记恨得这事,就算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然还不能释怀。
      
      杨氏对李惟元的态度既然如此,其他的人自然是再没有什么顾忌的了,纷纷的出言奚落起他来。
      
      大厅的窗子和槅扇上糊了雪白的高丽纸,外面的雪光透了进来。李令婉就着这些雪光的亮,看着屋子里的其他人都是锦衣华服,独有李惟元衣着寒酸,穿的还是昨日她看到的那件薄薄的洗得都已经发白的蓝布直裰。脚上穿的鞋也还是昨日她看到的那双布鞋。
      
      想来今日雪路更加难行,鞋帮子上都是雪和泥,湿湿的。进了屋子里之后,因着屋子里拢了火盆的缘故,那鞋帮子上的雪都化了,于是他所站立的地方便有一小滩的水迹。而先前他走过的地方,暗青色的水磨砖上也都是和着泥的湿脚印子。
      
      就听得李惟凌在笑着问她:“大哥,你这是刚从水里爬出来的么?”
      
      李令娇闻言就拍手笑道:“依我看大哥并不是从水里爬出来的,而是从泥地里打了个滚来的。不然哪里能走一步路,地上就满是泥印子呢。”
      
      一屋子的人只说李令娇天真无邪,都笑了起来。而在这些哄笑声中,李惟元面上的表情淡淡的。
      
      他现下是没有能力在这些人面前表达出自己的喜怒的。
      
      李令婉眼中看着这样的李惟元,耳中听着众人的那些话,忽然就觉得心中很愧疚。
      
      造成李惟元现下这般凄惨悲凉的正是她这个所谓的‘造物主’啊。
      
      李令婉觉得心中很难受。她不想再听到众人这样奚落李惟元的话,于是她便转头,拉了拉杨氏的衣袖子,轻声的说着:“祖母,我饿了。”
      
      每个月初一、十五这两日众人过来请安之后是要留下来同杨氏一同用膳的。
      
      当下杨氏听得李令婉这样说,便对站在一旁的双红说着:“三姑娘饿了,传饭吧。”
      
      既然要传饭了,众人自然也就不再去嘲笑奚落李惟元了。
      
      西偏厅里有一张大圆桌子,众人都在那里用膳。
      
      当下众人都起身往西偏厅走,独有李惟元一个人还静静的站在大厅正中。
      
      虽然他每个月的初一和十五都会来向杨氏请安,但是杨氏从来没有留过他用早膳,都是等他请完安之后就让他离开。他心中只以为今日也定然是会如此。只是现下杨氏还没有开口让他走,他并不好贸然的就走。
      
      他就垂头盯着自己的脚尖,眉宇间漠然的等着杨氏开口让他离开。
      
      其实他也很想离开。这里面的人彼此都是家人,但在他们的眼里他不是他们的家人,而在他的眼里,他们也不是他的家人。
      
      杨氏此时正被李令婉扶着胳膊往西偏厅走,一回头看到李惟元,她正待要开口让他离开,但忽然又想起李令婉先前说过他救了她之类的话。
      
      于是她就淡淡的说道:“我听你三妹妹说,前儿她摔倒的时候多亏你给她在头上扎了块手帕子,才没让她流血过多,最后她才能救了回来。念在你心中毕竟有你三妹妹的份上,你今儿也留下来一块儿用早膳吧。”
      
      李惟元猛然的就抬头看向李令婉,眼中满是震惊和不可置信。
      
      明明那日是他伸手推了她,欲置她于死地的。他先时还想着她今儿必然会过来向老太太告他的状,但是没想到她竟然会跟老太太说是他救了她。
      
      她为什么要这样说?她心中到底在想什么?她又到底想要做什么?
      
      对此李令婉表示,我是在讨好你啊你没发现?我只是不想年轻轻轻的就被你弄死,就想好好的活到老死的那一天而已。所以拜托你别用这样瘆人的目光看着我了,我他妈的腿都要软了。
      
      李令婉收回与李惟元对视的目光,低下头去看杨氏褙子上的缕金菊花纹。
      
      而李惟元这时已将眼中所有的震惊和不可置信之色都敛了下去,眉宇间复又恢复了以往一贯的漠然,垂头恭顺的说着:“谢祖母赏饭。”
      
      众人都没想到今儿杨氏会留了李惟元下来用膳。
      
      他平素原就深居简出,又身着寒酸,瞧着也是个冷漠狠厉的人,所以没有人愿意同他坐在一处。最后没有法子,李令婉就坐了他的身边。
      
      坐在原书中第一凶残的未来奸臣,而且还是将来注定会搞死自己的人身边,李令婉觉得连呼到肺里的空气都带着恐惧的成分。
      
      她拿着筷子的手都在发着颤。
      
      若认真说起来,这可是她和李惟元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呢。
      
      圆桌上的膳食很丰盛,琳琳朗朗的摆了一桌子。
      
      有鸡丝粥,杏仁茶,麻酱烧饼,萝卜丝饼,糖包、糖饼,软香糕之类的稀粥糕点,也有卤鸭肝、卤鸡脯,素火腿之类的下粥菜。
      
      虽然大家族里讲究的是食不言,但都是半大的孩子,且多数都是骄纵的主儿,所以吃饭的时候免不了的就会颐指气使的使唤着丫鬟们:“给我盛碗粥。”“给我倒杯杏仁茶。”“给我夹块火腿。”之类的。
      
      李令婉都想给他们跪。
      
      诸如盛碗粥,倒杯杏仁茶这样的要求就算了,尚且可以体谅,可是给我夹块软香糕,火腿这样的要求,你们手里的筷子是摆设啊?怎么不干脆要求丫鬟替你们将这顿早饭给吃了啊?
      
      不过就算她心中再腹诽,面上也不能真的说出来,也只有默默的扒拉自己碗里的鸡丝粥而已。
      
      眼角余光却看到了李惟元。
      
      他很安静的在吃着自己碗里的鸡丝粥,没有叫过丫鬟给自己盛粥或倒杏仁茶,也没有伸筷子夹过糕点或菜。他只是那样极其安静的,自带疏离冷漠气场的坐在那里吃他碗里的粥。仿似他就永远都只是这样一个人一般,再没有人会关心他,怜惜他,爱护他。
      
      李令婉看着这样的李惟元,忽然就觉得心里有点心疼。
      
      于是她想了想,就伸筷子夹了一个糖包放在了他面前那只里外靠花的白瓷小碟子里。
      
      李惟元看到了,转过头看她。
      
      目光平静,不辨喜怒。
      
      这样近距离的李惟元......
      
      李令婉脑子里瞬间就想起了书中描写的原身悲惨的下场。
      
      冬至。大雪。破庙里站着的目光冰冷阴狠的男人。倒在地上哀嚎的原主。
      
      李令婉觉得心里有点发慌。
      
      李惟元这三个字现下都已经成为她的噩梦了。但是她又不得不竭尽全力的去讨好他。因为她想活着,不想死。尤其不想那样悲惨的死。
      
      于是她努力的平息了一下心里的恐慌,面上对着李惟元干巴巴的笑:“大哥,你来尝尝看,这个糖包很好吃的。”
      
      扯谎!
      
      李惟元在心里默默的下了这个结论。
      
      虽然他自打坐在这张桌旁就一直在沉默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鸡丝粥,但他还是一直悄悄的注意着其他人都在吃些什么。
      
      李令婉她吃了一碗鸡丝粥,喝了一杯杏仁茶,又吃了一块麻酱烧饼,一块软香糕,夹了两筷子卤鸭肝,四筷子素火腿,又吃了一块桂花糖藕,却唯独没有吃过这糖包。所以她怎么知道这糖包很好吃?可见她就是在撒谎。
      
      但她为什么要撒这个谎?她忽然这样的对他好到底是为什么?而且她看起来明明就很害怕自己,不然也不至于刚刚她面上的笑看起来是那样的生硬。可就算这样她为什么还要对他这样的好?
      
      李惟元心中瞬息万变。
      
      然后他也没有说什么,但也没有理会李令婉,只是又转过头,继续沉默的吃着他碗里的鸡丝粥。
      
      而直至一顿早饭结束,他始终都没有去动他面前小碟子里李令婉夹给他的那只糖包。
    插入书签 

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奸臣完结之后会开的古言文,小天使们预收不来一发吗?
    文案:这是个青梅竹马的故事。
    楚月恨着谢珩,因为他弄死了自己的未婚夫。但她又不得不嫁给他。因为自己全家哐当入狱的时候,他将她抵在墙上,沉声的说:“嫁给我,我就答应救你全家。”
    恶搞小剧场
    后来李令婉就将李惟元□□成了世上比最顶级的变色龙还要厉害的人。对着外人的时候永远外表温文尔雅,面上带着温和的笑。但却会在和她独处的时候,将她压在身下,凑在她的耳边笑得冰凉勾人:满意你现在看到的吗?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