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室

作者:启夫微安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第五章

      周斯年倒吸一口凉气,背脊崩了起来,吃惊地看向身下之人。
      
      低头对上的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,里头染着些许迷蒙之色,但更多的却是无声的挑衅。清淡的俊脸上快速闪过一丝讽刺。他垂下眼帘,狭长的眸子瞳色幽深,单手制住身下之人……
      
      ……
      
      夏暁气的要死,她虽是来当小蜜了,但他娘的她又没签卖身契!
      
      脑子一热,她龇着小银牙就狠狠一口咬下去。
      
      周斯年一滞,顿了顿,更是不留情面!
      
      ……
      
      她攀着周斯年的肩膀,感觉十分不好受。哆哆嗦嗦的,夏暁心里憋着气,抿嘴往后退。
      
      直到后来,夏暁的气全忘了。
      
      一颤一颤的,她抖着胳膊环住周斯年的脖子。想着反正都到这个地步,再什么好矫情的了。于是,心中小小唾弃了自己一下便放任自流了。
      
      ……
      
      清凉的风穿过摆动的纱幔吹进屋内,并没有送进来一丝清凉之意。昏黄的灯火因着清风也摇曳摆动着,窗外的虫鸣声叫嚣个不停,遮掩不住内室男女缠绵的声音。
      
      许久之后,灯盏中灯芯发出噼啪一声响,夜渐渐深了。
      
      遮得严实的床帐中交缠的两人,久久未歇。
      
      姜嬷嬷站在门前,听着屋内飘出来的不断不停的叫人脸红心跳的动静,拎着的一颗心是放下了。世子爷这回不委屈自己,比什么都好。
      
      她转过身,眼里明显染上了喜色,笑眯眯地摆手叫送水的丫头全退下吧。
      
      屋内的响动直到三更天才叫了水,彼时,夏暁已经昏睡了过去。
      
      周斯年抚了抚怀里细滑的身子,狭长的眸子里黑沉沉一片。半晌,他捡起榻上的一件外裳披上,兀自起身,往屏风后头去了。
      
      姜嬷嬷领着下人们进来,打眼就瞧见了他眉眼里满满的餍足之色。再瞧着床上雷打不动的夏暁时,眼里的喜色藏都藏不住。四五年没伺候过人的她,亲自拧了帕子,轻手轻脚地给昏睡的夏暁擦洗了起来。
      
      下人们手脚麻利,收拾好了周斯年人还在换洗室梳洗。
      
      屋子里静悄悄的,只听见不咸不淡的水声。
      
      姜嬷嬷为夏暁拢好了衣裳,那边又换了新床铺,她扭头瞧着睡得眼睛睁都不睁一下的夏暁,心里有点犯了难。她是很清楚世子爷的习惯的。从小到大,他们世子爷惯是不会与人同寝。这夏姑娘第一回来,要不要叫醒了出去?
      
      心里琢磨了半天,屏风那边的水声停了。
      
      姜嬷嬷当下定了心,甭管规矩不规矩,世子爷尝了滋味兴许改性了呢?
      
      于是给绿蕊使了个眼色,两人合力又将夏暁给抱回床上。然后一声不吭的,领着丫头们退出去。
      
      周斯年转出了屏风,屋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。
      
      他习以为常,转身去倒了杯茶水。一连灌了好几杯,喉咙里的干涩才缓解了许多。
      
      酣畅淋漓之后,他现在身心舒畅。
      
      抬眼瞧了眼夜色,快四更天,周斯年放下杯子,他准备睡了。只是人走到床边,见他那新得的外室正蜷着腿缩在床里头,平整的眉心当下就蹙了起来。
      
      周斯年有些不悦,姜嬷嬷不可能不知道他的习惯。
      
      狭长的眸子沉了沉,他静静地打量着夏暁这姑娘,此时她是脸朝着床外躺的。睡得熟了,浓长的眼睫跟着呼吸一颤一颤的。早前瞧着还略青涩的小脸因方才之事,眉眼像花般散了开,已染上了女人的妩媚之色。
      
      周斯年立在床边看着,那点子不悦的情绪又染上了绯色。
      
      如此,这姑娘此时还在他床上,周斯年自然明了姜嬷嬷的小心思。
      
      事实上,周斯年确实有不与人同寝的习惯,但也并不是完全不能忍受。自小见多了女人对父亲投怀送抱,母亲以泪洗面,他一直在这方面很注意。
      
      沉默了半晌,周斯年心里过不去那道坎儿,于是伸着胳膊去推床里头死猪一样的夏暁的肩膀。
      
      谁知那睡糊涂了的姑娘眼皮子粘合得紧巴巴的,一点醒来的意思都没有。被扰得烦了,就皱着眉小手一挥打开他的手。
      
      身子一扭翻了个身,又继续睡。
      
      周斯年垂眼看着,眉心皱得紧了。
      
      想叫姜嬷嬷把人抬走。他敛下眉目,直起腰身准备去外头叫人。只是刚要收回放在夏暁肩膀上的手,就见夏暁又一个翻身过来,猛一把抓住了他。然后糊里糊涂的,把他的胳膊往自己怀里一拖,死死抱住了。
      
      周斯年身子一僵,要出口的话噎住。
      
      案桌上的蜡烛烧的久了,发出噼啪的细碎声。
      
      夜越来越深,廊上的悉悉索索的走动声也停了,似乎下人们都去歇息了。周斯年感受着胳膊上传来的温软触感,身下刚歇下没多久的物件隐隐有了点抬头的意思。
      
      捏了捏眉心,他想,罢了……
      
      还有何好守着的?
      
      动了动胳膊,被抱得太紧了没抽出来。
      
      周斯年修长的手指动了动,顺从心意地捻上了手边呼吸着的小脸。指腹下传来温热软滑的皮肤,他捏的得趣,索性放了矜持,有一搭没一搭地慢慢地捻起夏暁的脸蛋肉玩。
      
      周斯年坐在床边捏人,眼里暗沉沉的。
      
      似乎想到什么,他一直紧蹙着的眉头松开,慢慢挂起了讽刺的笑。
      
      说起来,他其实对置办外室是没甚兴致的。他性子淡,清心寡欲的日子过久了,并不觉得有任何不适。这次,若不是知晓这外室的背后,是她长公主殿下屈尊降贵亲自拿的主意,他周斯年许是还守着那点子坚持。
      
      现在想想,既然人家自己都不当一回事,他又何必跟自己过不去?
      
      周斯年嗤笑一声,更觉得自己可笑。
      
      左右都人置办进了院子,故意撇清也没意思。周斯年索性踢了鞋子上榻,被人抱着胳膊也不抽了,手臂一环,抱着怀里人就沉沉睡了。
      
      第二日醒来,床上只有夏暁一个人,身边的被子已经凉了。
      
      夏暁眯着眼打量了一圈周围,神情懵懵然,一副不知今夕是何年的迷糊样儿。
      
      绿蕊拧了个湿帕子,替她擦脸。
      
      夏暁一抖,醒了:“……绿蕊?”
      
      “是,姑娘。”
      
      绿蕊轻手轻脚地擦着她脸颊,轻声细语的:“姑娘可是饿了?厨房那边问了几趟了,姑娘若不起了用早膳?”
      
      夏暁混沌的大脑被刚才绿蕊的那一下给弄清醒了,神智一回归,顿时就感受到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响动。虽说到这个世界两年多,她却还是没习惯被人伺候。勉强由着绿蕊擦完,夏暁掀了被子要往床下走。
      
      只是脚刚一着地,腿软的差点没栽个大跟头。
      
      刚进门的姜嬷嬷被唬的一楞,刚要怎么,就见那边将将要栽倒蹭破相的夏暁双腿那么灵活一岔,瞬间又站稳了。
      
      一岔一站的,动作利索的不行。
      
      姜嬷嬷看得一愣楞的,眨了眨眼回过神,一双眼珠子在夏暁那细软的身段上来回地扫,慢慢又添了点暧昧的味道。
      
      夏暁心中尴尬,当着一大群人的面儿腿软起不来什么的,饶是她脸皮再厚也有点耳热。
      
      “姑娘醒了?”
      
      姜嬷嬷笑眯眯的,嘱咐了丫头去摆膳,挂着满脸的褶子地往内室走来:“爷一早起了,现下在院子里练剑呢,姑娘抓紧儿起来用早膳。”
      
      态度较之昨日两人刚见时候,和蔼了两倍不止。夏暁木木地看着姜嬷嬷老脸上一脸的褶子,默默抽了抽嘴角。
      
      这态度还能有什么?
      
      这老太太定是发现她腰好腿好肾更好了?
      
      缓了缓,腿脚不软了,夏暁赶紧洗漱去用早膳。
      
      丫头们手脚快,很快就摆好了半桌子的吃食。她这边才洗漱好,那边已经备好了等着她。夏暁旁的懒得多想,天大地大,吃饭最大。
      
      夏暁这边正用着膳,舞了一个时辰剑的周斯年湿着头发踏了进来。
      
      颀长的身子秀雅如青竹,一举一动都清贵出尘。夏暁端着碗没敢看他,虽说昨夜两人都负距离交流过了,总的来说,这位爷于夏暁还是个陌生人。
      
      大白天的看到这人,夏暁心里有点说不出的别扭。
      
      扒了个虾饺塞嘴里,她决定,吃完了饭再考虑这个问题。
      
      周斯年不喜欢下人跟前跟后,行走之间都一个人。他进了屋子,直奔隔窗边的软榻。夏暁默默吃饭的时候,他就一声不出地执了本书看。
      
      窗外的阳光照进来,洒了高大的青年半个肩头半个身子。
      
      周斯年端坐在书案后,背脊挺得笔直。清隽禁欲的面孔半隐在窗边,半阴半明的,他原就白皙细致的皮肤此时白到透明。亮眼的光照下,周斯年这个男人就像最上等的羊脂白玉雕塑,看的一直偷瞄的夏暁,饭都咽不下去了。
      
      周斯年此时,正在读新得的孤本。
      
      他读书少有静不下心的时候,只是今日有些不同。周斯年翻了几页,总觉得背后灼灼的要将他烧着了的视线,实在很难忽视。
      
      他皱着眉又翻了几页书,实在被扰的心烦,便扭头看向身后。
      
      夏暁一惊,唰地低头扒粥。
      
      她避开的及时,周斯年扭头只看到一个黑乎乎的头顶,而姜嬷嬷在一旁指使下人摆弄东西,绿蕊在伺候夏暁用膳。
      
      他抿了抿嘴,敛下眉目转回头继续看书。
      
      然而刚一转过去,背后那灼灼的视线又来了。
      
      一转头,又是一个头顶。
      
      周斯年盯着那脸都要埋到菜里的人,眼微微眯了起来。
      
      一旁伺候的姜嬷嬷余光一直关注着两人,此时心喜得不行。
      
      等夏暁囫囵地吃好了,她麻溜地指使人收拾干净碗筷,片刻就将物理的下人都领走,就只留了两人在屋子里。姜嬷嬷心里喜滋滋的:哎呀,他们世子爷都多少年没烟火气了,夏姑娘来得好啊!
      
      人一走光,屋子里静下来。
      
      夏暁捧着圆鼓鼓的肚子,老实缩在外屋没敢往周斯年身边挤。或许是摄于周斯年周身的高逼格气质,夏暁总觉得有种手脚不知道往哪儿摆的尴尬。
      
      “你在看什么?”
      
      许久,清淡的男声打破了屋子里的寂静。
      
      周斯年放下手中的书,眼神淡淡的看着眼珠子咕噜噜转的夏暁。然而等了片刻,对方光顾着大睁着一双眼儿呆滞,没回话。
      
      他皱着眉,又问了一遍:“夏暁,你在看什么?”
      
      夏暁吸了口口水,震惊:“……泥肿么只扰我叫夏暁?”
      
      清晰地听到吸口水声的周斯年:“……”
    插入书签 

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就这个章节,举报了三次,你们赢了!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