麟台风波录

作者:轻微崽子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妙女(拾肆)

      
      高念德占据高地,脚下突然一顿,立在一块巨石上,追踪他的黑影纷纷停住。
      “追了我一路,各路神仙也该露相了吧?”高念德倏然转身。
      黑暗中走出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,火绒在死一般沉寂的黑暗里点燃了一枝随身携带的牛油蜡烛,火焰照出一张冷艳的脸。
      “是你。”高念德不禁眉一挑,握紧了腰间的刀。
      “你师兄呢?怎么就你一个人。”
      “柳素光,你到溯溪来做什么?”高念德眼角余光留意四周动静,心中默祷闫立成千万不要现身,然而影影绰绰的树丛中,总好似还有人潜伏。他是草木皆兵了。
      
      周先:“她叫柳素光。”
      “你认识?”宋虔之脑袋从周先、陆观中间挤出来,看向十数米外的两人,他右手抓着一片芭蕉叶遮住额头,声音极低地说,“这个女的怎么那么眼熟?”
      “她就是给我脸上留下这道疤痕的人。”周先侧头向宋虔之的耳朵,细声说。
      “是她……”那可能就是苻明韶在夯州收的那个妙女,如果是妙女,那她就是奉苻明韶的命令来风平峡。
      宋虔之趴在潮湿的草木上,心里飞快转着念头。
      如果在破庙审讯周先的是妙女……不,周先没有必要隐瞒真相,那在破庙再次割开他脸上伤口的人,应该不是这个女人。但不意味着不是她的手下或者同党,而妙女背后是皇帝。
      想到这里,宋虔之忍不住动了一下。
      陆观一手揽住他的腰,凑在他耳边沉声说:“别动,别说话。”
      
      “不是为你而来,不过我得给你提个醒,你和闫立成已经是落水狗,能上岸就快些上岸,两虎相争,你们两只小虾在中间捣什么乱?”柳素光声音很好听,让人只贪心想听久一些。
      “既然不是为我而来,你带你的人走,别跟着我。”高念德手臂上伤口隐隐作痛,背着人跑了那么远,此刻他就像一张拉满弦的弓,浑身肌肉充满力量,一触即发。
      “方才你从北口客栈带走了一个人,好像是安定侯的公子,怎么到这里不见了,你把人放在了哪儿?”
      “就在来路上,你自己找去吧。”高念德仿佛想到什么,放声大笑起来。
      柳素光恼羞成怒:“笑什么?”
      “没什么。只是依稀想起那年认识你的时候,你骂麒麟卫是皇家的走狗,世间事果然没有定数。汪汪。”高念德甩着头两声狗叫学得惟妙惟肖。
      柳素光胸脯几度起伏,平静下来,唯独嘴角似笑非笑挂着一点弧度。
      “你还是好自为之吧,你那点破事,要是闫立成知道了,他必然化作一条疯狗,到那时,他头一个要咬死的不是别人,就是你。”柳素光吩咐手下立刻沿着来路去找宋虔之,走前最后回头同情地看了一眼高念德,说,“其实我还是很欣赏你,只是跟错了主子,这都是命。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在溯溪县见你,再让我见一次,你的小命我就会勉为其难收下了,你该知道,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      高念德脸色一时很难看,一句嘴没还。看着柳素光带人退走,高念德突然捂住手臂蹲下身。
      
      宋虔之正要往外冲,被陆观一把拉住。
      周先按住宋虔之的肩,凑过去说:“再等等。”
      没过多久,高念德站起身,一步一顿地往溯溪县城里走。
      宋虔之他们三个不远不近地跟着,柳素光的人没有再现身,高念德身形显得佝偻,在前方摇摇晃晃地走着,突然,他停了下来。
      宋虔之被陆观一把拽得趴下。
      前方高念德晃到一棵树下,手不方便地松开裤带,哗啦啦的声音响起来。
      跟踪三人:“……”
      
      高念德回到和闫立成暂居的院落,站在门前左右望了望,继而推门而入。
      正要出门的闫立成差点和高念德撞个满怀,他一愣,一把抱住高念德。
      高念德略显尴尬地推开闫立成,低声道:“进去说,金疮药找出来,伤口裂了。”
      
      院墙外,陆观先一步跳上墙去,朝等在墙下的两人招手。
      宋虔之跟了上去,周先跳上去,把宋虔之挤得跳下墙去,落在院内。
      “谁?”高念德警觉的声音响起。
      门开了,露出闫立成的脸。
      一只花猫喵呜一声扑了过去,从老树根下一闪而过。
      “没有谁,是猫,你放下,我来。”闫立成重新关上了门。
      墙上挂着一只手的周先气息奄奄地小声问:“好了没有……”
      “好了好了,你小心点……”话音未落,宋虔之被跳下来的周先踩了一脚肩,撞到陆观的怀里,嘴一张就开始叫。
      幸好陆观反应快,一把捂住宋虔之的嘴,宋虔之捂住周先的嘴,周先按着陆观的嘴,三人黏在一起东倒西歪。
      
      屋里,高念德白着脸,赤着上身,让闫立成给他上药。
      “她怎么会来?”听到柳素光的名字,闫立成手顿了顿,食中二指并起,从药瓶里敲出些许药粉,扎上高念德的伤口。
      “不知道,你说,她是不是知道我投了大殿下?”高念德穿上外袍,胸膛袒露,坐着喘气,眉宇间带着疲倦。
      “她说你跟错了主子,那她一定不是大殿下的人。她应该是知道了。但是柳素光效忠于李明昌,李明昌的父亲李谦德在先帝时候背叛大楚,到了北方。后来效忠于阿莫丹绒王室,他死后,李明昌子承父业,给坎达英做右相。在阿莫丹绒,右相一职就像是大家族中的管家,钱粮都在他的手里。李明昌手里除了没有兵权,坎达英也从不让李家与手下爱将结成亲家,其他的,他可以说就是当年的周太傅。”
      “太阳底下没新事。”高念德冷刺地嘲道,“但是李明昌是大楚叛臣,坎达英防他是应该的,周家世代忠心,与皇室早已缠在一起不可分割,苻明韶一样想铲了他。还好周太傅死得及时,否则说不定会像薛元书……”
      “那不一样,薛元书晚年沉迷男色,耽误国事,而且他是个巨贪。”闫立成烦躁地摆了摆手,不太想提这桩陈年旧事,他小声道,“史书一笔,未必就是真事。”
      高念德没有说话。
      闫立成叹了口气:“不知道将来史书上会怎么写我。”
      “傻了不是?我们这些人,怎么会有人挂心呢?”
      闫立成苦笑道:“是我痴人说梦了。”
      “不过,要是大殿下登基,我们也能弄个将军做做,为大楚开疆拓土,立下功劳。”高念德越说越是心中滚烫,眼睛发亮,他用力握了握闫立成的手,“师兄,只要能办好这件事,你我就是立下了大功,才不枉费这六年的离别。这六年,两千多个日夜,我没有一天不在想重逢的一刻。你曾经是大楚皇室最信任的麒麟卫队长,难道甘心做个乡野村民,了此残生吗?”
      闫立成沉默了。
      “师兄。”高念德注视着闫立成,将他的手贴在脸上,喘息道,“无论你怎么决定,就算你要现在退出,我也跟你走。”
      
      窗外,三个人腿都蹲麻了。
      宋虔之把陆观的手拉过来,在他手掌心里写了个字:“高。”
      陆观握住他的手,里面的两个人是数一数二的高手,他们不但不能说话,更不能动,只能艰难地躲在外面听墙角。
      陆观知道宋虔之的意思。高念德很高明,他比闫立成有野心,这一招不过是以退为进而已,如果闫立成现在要退缩,高念德自会用别的法子留他。
      
      闫立成叹了口气,抱住高念德,令他的头靠在自己肩上,那份重量从肩头一直沉甸甸传到心底里,他一只手抚着高念德披散下来的头发,心里的滋味说不清道不明。
      “是师兄对不起你。”
      高念德眼睛一红,嗓子眼被什么堵住了。
      闫立成又道:“你想做什么,师兄都陪你,但是有一条,卖国的事师兄不做。大殿下要登基可以,他不能引黑狄人来攻占大楚的疆域,不能让黑狄人来杀大楚的子民。我会替你把周先抓来,让他说出霸下剑的下落。”
      
      屋内两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小,加上宋虔之三人武功都不弱。
      宋虔之左手肘碰了碰周先的胳膊,意思是:听见了?
      周先无奈地撇了撇嘴,他现在是香饽饽,谁都想抓他。
      
      屋里静了下去,陆观对宋虔之递了个眼神,示意他后退。
      宋虔之也不逞能,猫着腰往后退了两步,陆观一脚踹开门。
      里面两只正在相拥的野鸳鸳一时没反应过来,片刻后,闫立成发出一声大吼:“狗日的王八羔子,阴魂不散,来得正好,师弟,抄家伙!”
      陆观一个人就能打闫立成,高念德受了伤,闫立成要分心照看高念德,很快就露出破绽,不到盏茶功夫,昔日的麒麟卫队长就被拿下,陆观膝盖抵着闫立成的后背,令他跪在宋虔之的面前。
      宋虔之揣着手,站起身,高念德已被周先掏出绳子来捆好,陆观也将闫立成五花大绑起来。
      “你们俩还好没跟柳素光对上,就这点功夫,还要抓周先。”宋虔之鞋戳了戳闫立成跪地的膝盖,“费那么大功夫从容州逃跑,跑到这儿来不一样被抓吗?还不如在容州老老实实待着。”
      “废话少说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!”高念德脖子一梗,胸中血气沸腾,已将生死置之度外。
      宋虔之道:“我不杀你们。只要你们老老实实回答几个问题。”
      “好,你问。”
      “不行!”
      宋虔之被这师兄弟二人同时作出的截然不同的答话逗乐了。
      “师兄!说不说都是死,这个理你还不明白吗?!”高念德气坏了,想往闫立成身边挪,却被周先提着身后绳结制得死死的。
      宋虔之在闫立成跟前蹲下来,端详他的脸,摇头道:“这才十几天,你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师弟可算把你拖累坏了。”
      这话闫立成没接。
      在黑狼寨见到闫立成的时候,他就像一头山林间的猛虎,凶相毕露。宋虔之说不好他的变化,却分明觉得眼前的猛虎已成困兽。
      “那天晚上袭击周先的黑衣人,是高念德吧?他手臂上的伤,正是黑衣人受伤的位置。”
      闫立成:“是。”
      “你们认识柳素光?”
      闫立成嘴角现出冷嘲:“你们不是在门外听了许久吗?当然也听见我们在说柳素光的主子。你是不是还想问,柳素光与李明昌的关系?”
      “柳素光是李明昌的手下,你们已经说了。但据我所知,李谦德为了取信于阿莫丹绒,发下重誓,李家世代不回楚地。坎达英也一直防着李明昌和大楚朝廷勾结,柳素光现在效忠于皇上,又怎么可能同时效忠于李明昌?”
      “那贱人上了苻明韶的贼船……”高念德狠狠道。
      “不可能。”闫立成平静地说,“李明昌不会冒让坎达英起疑的危险,让柳素光为苻明韶效命,其中必然有什么误会。”
      “这个先不提。苻明懋现在何处?”这才是宋虔之真正想知道的,找到苻明懋,才能将周太后要求他转达的话告诉苻明懋。
      “告诉你大殿下的下落,好让你带兵抓他?”高念德失笑,笑出了声来,咳嗽两声,下巴一抬,“你外祖那么聪明的一个人,怎么到你这儿蠢成这样。”
      宋虔之没有理会高念德。
      闫立成想了想,沉声道:“风平峡战事紧张,一旦黑狄退出风平峡,那就只能一退再退,风平峡往东,再无更好的天然屏障。黑狄是从东边打过来,能抢能占的粮都占了,匆促溃逃也不能把从孟州和郊州抢到的粮草悉数运走。如果大殿下没有留后手,那他应该与黑狄人共进退,也许会遁逃去黑狄。”
      “你觉得苻明懋不会隐姓埋名留在大楚,伺机而动?”
      “留下来太危险,如果我是大殿下,至少会先去一个安全的地方,再从长计议,以图东山再起。”闫立成顿了顿,摇头,“小侯爷,你现在就是一只无头苍蝇,就算拷问我二人也无用,我们确实什么也不知道。抓周先只是为了得到霸下剑,那是先帝号令三军的指挥剑,凭借这把剑,大殿下就有资格重回京城,与苻明韶相争。只是……技不如人,既然被你们抓住了,要杀便杀,要是你能做主,就放了我师弟。你若是做不了主,总归我们二人一同上路,黄泉路上也不寂寞。”
      “师兄!”高念德一声饱含悲痛,一路跟闫立成结伴,他早看出闫立成已经是上了年纪,年少时候的勇猛早就不在了,人一生退意,果然万事皆休。
      闫立成沉默地看了高念德一眼,什么也没有说。
      “还有什么问题?”
      “柳素光是什么来头?”
      闫立成一愣,没有想到绕来绕去宋虔之的注意力还是回到了柳素光这个女人身上,他嘴角一勾,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:“柳素光是个绝代美人,但世上的东西,越是美艳,越是有毒。柳家与李家世代相生,李家祖上不是读书人,而是江湖术士,李谦德是为太后炼制长生不老药被拆穿,逼不得已,才北逃去阿莫丹绒。”
      “术士?”这段宋虔之完全不知道。
      “先帝将这段往事视为皇室丑闻,知道的人本就少,加上这些年死的死,逃的逃。不过李谦德也不是只会炼丹,此人一生痴迷天文术数,确实也让他算准了不少大事,只是先帝对怪力乱神的事不以为然,当时太后想让先帝封李谦德一个国师,先帝没答应。李谦德才想出给太后炼丹的招,谁知道犯了先帝的大忌,恰好当时太后生了一场病,先帝借此要处罚他,李谦德讨好皇室,尤其是得太后的信任,宫里遍布他的眼线,提前给他通了信,所以他才叛走阿莫丹绒。他一生所学俱是数百年前流传下来的古籍、秘术,你外祖年轻时,也曾拜访李谦德,就是想看看他的藏书,看过以后,他只说了一句:天机。从此再也没提过。怎么,周太傅一点儿也没有对你说起过这个奇人?”
      宋虔之撇撇嘴:“我那会儿才几岁,外祖怎么会跟我说这个。”
      宋虔之跟他外祖父处的时间本就不长,现在想起来,也很后悔,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。
      “柳家与李家世代都有姻亲,柳素光认了李明昌做干爹,少时跟着李谦德,应该学了不少神秘之术。天下间就没有这个女人迷惑不了的男人,她声音里有妖,常常让人稀里糊涂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了。茑为女萝,施于松柏。这柳家的后人是女萝,李家的后人便是松柏。”闫立成叹了口气,眼神茫然,“所以我说柳素光不可能效力于大楚皇室,除非……”他倒吸一口气,摇了摇头,“不可能。”
      
      院子里突然安静下来,没有人说话。
      敲门声响起。宋虔之跟陆观对了一眼,立刻起身:“我去看看,你们把他俩带进屋。”
    插入书签 



    天宝伏妖录
    男神新文,驱妖伏魔,轻松打闹又不失深意。熟悉的配方,真的好看。



    相见欢
    男神新文,养成巨好看,看了就知道!
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114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