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案
腊月二十八,本店成交了第一笔生意。
卖了半碗烧刀子,开门大吉。
希望以后的生意越来越好。
内容标签: 职场 美食 励志人生

搜索关键字:主角:刀客,小二 ┃ 配角: ┃ 其它:烧刀子和饼子更配哦

  总点击数: 187   总书评数:4 当前被收藏数:11 文章积分:375,523
文章基本信息
  • 文章类型: 原创-无CP-架空历史-武侠
  • 作品视角: 不明
  • 作品风格:正剧
  • 所属系列: 随便写的短篇
  • 文章进度:已完成
  • 全文字数:3724字
  • 是否出版: 尚未出版(联系出版
  • 签约状态: 已签约
  • 作品简评: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
[爱她就炸她霸王票]
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
腊月二十九

作者:一头咸鱼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无标题

      1
      
      黑夜寂寂,星辰寥落。有一人影从巷子深处而来,一身白衣,影子却拖得又黑又长。
      
      那是一名刀客。
      
      一名背着剑的刀客。
      
      他慢慢走着,每一步都迈得极为缓慢,端正地踏在青石板的格子上,不偏不倚,正正好好。
      
      他走过一间客栈,烛光透过大红的灯笼,把剑鞘照得雪亮。
      
      那是一柄长剑,剑柄的样式古朴,剑鞘却闪闪发光,极为耀眼,精巧而别致。
      
      刀客的脚步突兀而停。
      
      与此同时,窝在桌子上打瞌睡的店小二忽一睁眼,目光如炬,紧紧锁住刀客,紧接着便飞奔过去热情道:“您打尖儿还是住店!”
      
      刀客抬起头,注视着客栈的牌匾,缄默不语。
      
      小二不以为忤,反而嘻嘻笑道:“本店十年老字号,十年的女儿红,二十年的杏花村,酱牛肉卤鸽子,天字的上房正巧还有一间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愿请一战。”
      
      小二仍旧是笑:“打架原本是行的,可是……”
      
      刀客意会,解下背后的剑,抛了去。
      
      小二一扬手,接了个正着。
      
      便如同刀客是离不开刀的,剑客也永远不会离开自己的剑。
      
      2  
      
      刀客拉开架势,鹤立起手,拿的是十斤斩夜刀,端得是缥缥缈缈的登仙之姿。
      
      小二掂了掂手里的剑,忽然问:“嗨呀!那等着打过这架,您住是不住?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住下如何?不住又如何?”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住下了,这架不收费。不住下……”许是没开过这等价码,他犹豫了一瞬,方才道,“不住下,纹银十两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默然垂手,掂了掂荷包:“住下,如何收取银钱?”
      
      小二又变回了那副笑嘻嘻的模样,满脸堆着殷勤:“天字房十两一宿,地字房八两一宿。您背着兵刃,是江湖人,来江湖客栈便宜些,天字八两,地字五两,只求您别打坏了东西,小的赔不起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愈听,愈是眉头紧皱,犹疑半晌,还刀入鞘。
      
      小二笑得更开心了,仿佛不是迎客的笑容,而是真的开怀至极。
      
      “五两一宿,”刀客低声重复价码,说罢又道,“改日再战。”
      
      “好的。”小二道。
      
      刀客转过身去,如来时一般,一步步离开。
      
      与来时不同,有冰晶飘落,下雪了。
      
      小二叫住他:“客官且慢,您的剑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头也不回:“改日再来。”
      
      “天凉了,”小二道,“喝一杯烧刀子,暖身子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回头,问:“多少钱?”
      
      小二依旧是方才满脸堆笑的模样,分毫不改:“相逢是客,就一杯,我请您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你开店,交钱才是客。”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好吧,是我想喝酒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这才转过身,说:“好。”
      
      3
      
      刀客不饮酒。
      
      没有不饮酒的江湖人,没有不饮酒的刀客。
      
      所以他从不说自己是一位刀客。
      
      小二倒了两大碗酒,思虑几许,又将其中一碗倒回坛子里一半,边倒边咋舌,很是舍不得。倒完,又将两碗酒放去温着,温了半盏茶,才端到桌上。
      
      刀客坐在桌子旁,看他把满碗的酒放在自己面前,捧着一半那碗,视若珍宝,一小口一小口地咂着。
      
      咂了七口,小二才坐在刀客对面,放下碗道:“您是江湖人,江湖上故事多,您讲一个,就当抵了酒钱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你请我的。”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谁说的?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你。”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我不记得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起身便要走。
      
      “哎哎哎!别,您别走啊,”小二道,“我说的我说的,我说就我说,好吧,那我讲个故事,您赏个脸听听?”
      
      刀客坐了回来,端起小二面前的碗,放在自己面前,又将那满碗的酒,换给了小二。
      
      4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我就讲讲,您就听听。您是江湖人,知道得多。我讲错了,您别怪我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答应。
      
      满碗的烧刀子,温得正好。小二近乎贪婪地喝了一大口酒:“啊……”他又咂了咂嘴,开始讲道,“这故事发生在十年前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许多故事都发生在十年前。”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对,那年的故事很多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那九年前呢。”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还不足十年,就放到明年说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那十一年前呢。”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去年都讲完了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那十年后?”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我只讲十年前的故事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今年有故事么。”
      
      “有的,”小二道,“我就讲,腊月二十八,我遇见了一位刀客。他来喝酒,我来讲故事。”
      
      还有半个时辰,就是腊月二十九了。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你讲的是什么故事?”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这不就要讲了?”
      
      5
      
      小二说是腊月二十八的故事,就绝不会讲到二十九去。他说话向来很准,从来不会出错,从来不会胡说。
      
      他说:“那是腊月二十八,我遇见了一位道士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十年前,腊月二十八。”
      
      “对,”小二道,“十年前,腊月二十八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道士?”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我以为是道士。他穿着道袍,还背着包,包上有太极八卦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然后呢?”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他有饼子,分我一个,我就拜他做师父了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他有饼子,你就拜师?”
      
      小二用手摩挲了一阵碗边,道:“是的。我喜欢吃饼子,他有饼子,我就拜了师。我以为他会做饼子,厉害得很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你该去做厨子。”
      
      “是的,我现在就是个厨子。”小二道,“道士不是厨子,道士也不是道士,他是个贼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饼子是偷来的?”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饼子不是,买饼子的钱是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那差不多。”
      
      小二也道:“是差不多。我没学会做饼子,只学会了偷饼子。”
      
      他说着,奋力嗅了嗅,好像闻到了饼子的香气,“哎呀”一声,站起来就跑了。不多时,又跑回来,手里拿着两张饼子:“分你一个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问:“多少钱?”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不要钱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接过饼子,咬了一口:“你做的?”
      
      小二嘻嘻笑道:“我只会偷饼子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你是个厨子。”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可我不会做饼子。”
      
      “为什么?”刀客问。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因为师父会做。”
      
      6
      
      蜡烛爆了一下,刀客又咬了一口饼子,不做声了。
      
      饼子是肉馅的,掺了辣子,刀客只好再喝一口烧刀子。烧刀子也像掺了辣子,喝下去更辣了。
      
      小二继续讲他的故事:“我拜了师父,学会偷饼子,就出去偷饼子。师父不让我偷,只好学会做饼子了。我先学会偷别的东西,他才去学做饼子。”
      
      “你偷了什么?”刀客被辣得狠了,嗓子发哑。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玉玺,虎符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又喝了一口烧刀子。
      
      小二问:“我厉不厉害?”
      
      刀客从怀里抽出一块虎符,拍在桌上。
      
      小二拿起来,咬了一口:“真的假的?”
      
      刀客从怀里取出了玉玺,放在桌上。
      
      小二灌了一口烧刀子。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真的。”
      
      小二又灌了一口。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好吃么。”
      
      小二不说话。
      
      刀客收回了玉玺。
      
      小二再次伸手,去拿烧刀子。
      
      碗很沉似的,没拿起来。
      
      刀客收回了虎符。
      
      小二趴在了桌上,动也不动了。
      
      7
      
      刀客拨了一下小二的肩膀,小二仰面翻过来。刀客将小二打横抱起来,小二还是动也不动。于是刀客又将他放下,坐了回去,道:“厉害。”
      
      蜡烛又爆了一下。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你偷了虎符,你偷了玉玺,给了你师父。他拿着虎符,拿着玉玺,打开了京城大门,打开了紫禁城门,当了皇帝。
      
      “你师父是贼,窃国贼。
      
      “但是,”他说,“你不喜欢做贼。
      
      “你不想偷虎符,也不想偷玉玺。
      
      “你不想让你师父当皇帝。
      
      “你也不喜欢贼。”
      
      “不,”小二从桌上爬了起来,“我喜欢。”
      
      他道:“我喜欢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愕然。
      
      8
      
      小二拍了拍衣摆,站起身来,一拱手:“徒弟拜见师父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不说话。
      
      小二歪着头,看了看,一撩衣摆,跪下:“草民叩见皇上?”
      
      刀客仍不说话。
      
      于是小二端起那碗没喝几口的酒,倒在桌子上。
      
      桌子渐渐变了颜色。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你下了毒。”
      
      小二将另一碗酒泼开,桌子还是桌子。
      
      刀客低声笑了起来:“相生相克,相克相生。”
      
      小二也笑道:“你这块虎符,确实是真的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你很好。”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我不太好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哪里不好。”
      
      “记性不好,”小二解释道,“服毒伤身,我把好些事给忘了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比如呢?”
      
      小二无辜道:“忘了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我是谁?”
      
      “来者是客,我请你喝酒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你师父呢?”
      
      “我有师父?”
      
      刀客又道:“当今圣上?”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我只是个厨子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放下手中的半张饼子,缓缓道:“你开店,交钱才是客。”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你要给我钱?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我没带钱。”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那我请你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解下荷包,放在酒碗里:“且慢,我带了。”
      
      小二取过荷包,掂了掂,露出一个极为满意的笑容:“啊,那真是太好了。您看,天是不是要亮了。”
      
      是的,天要亮了。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腊月二十九了。”
      
      小二道:“我只在二十八讲故事。”
      
      刀客道:“你从不说谎?”
      
      小二笑眯眯地点头:“确实如此。”
      
      9
      
      刀客取了刀,扬长而去。小二望着他的背影,良久,收了碗和饼子,坐在了桌子前。
      
      天亮了,卖菜的卖肉的卖酒的都出来了,见客栈门开着,凑进来打招呼:“掌柜的,早啊。”
      
      小二笑着说:“早呀。”
      
      打完招呼,卖菜的去卖菜,卖肉的去卖肉,卖酒的去开酒窖门,准备腊月二十九卖的酒。
      
      可能是女儿红,可能是杏花春。
      
      小二打开荷包,里面是一枚铜钱。他将铜钱放在桌上,桌子变了颜色,突兀地白了一块。
      
      就像那不是一枚铜钱,而是一满碗酒,温得正好。
      
      除了铜钱,里面还有一张纸,纸上写着做饼的方子。
      
      总之,腊月二十九,不是烧刀子。
    插入书签 

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小黑屋伤透吾心,投奔锤子便签。排版太丑,不忍更新,遂乱写一篇。一本正经效仿前辈,不得其神亦不得其形,那些年蒙被子里看的武侠,基本是白看了。——11.25
    p.s.最后还是诚恳地手动排了版。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篇  下一篇→   作 者 推 文
     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分享到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