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妻难逃

作者:明月像饼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第一章

      第一章
      
      宋鸾双目无神的躺在床上,尽管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,她的脑子还是懵的。
      
      时间倒流回到一天前,她熬夜看完了一本叫《权臣》的文,该文在网站横空出世,集爽文升级流套路为大成,横扫女频各大榜单。
      
      两百多万字的书,宋鸾看的津津有味,看了一大半,上下眼皮在打架,她实在熬不住,就睡了过去,醒过来的时候,她就发现自己遇到了传说中的穿越,还穿成了书中男主的妻子。
      
      原主在书中的篇幅不多,只出现了几章,最后的结局相当的惨,被一把火活活给烧死,放火的是她丈夫,锁门的是她儿子。
      
      宋鸾想到这里,整个人都不太好了。
      
      “夫人,已经巳时了。”丫鬟躬着身子小心翼翼的开口,低着头像是很怕她。
      
      宋鸾重重的叹了口气,清清嗓子,她道:“你们先出去吧,不用你们伺候。”
      
      两个丫鬟如蒙大赦,弯着腰赶紧从屋子里退了出去。
      
      宋鸾倒是知道她们为什么怕她,原主最终落得个惨死的下场真的是活该,她父亲是皇上眼前的红人,是个颇为得宠的四品文臣,原主的母亲虽说是个妾室,但是她从小就被娇惯着养大,她从她母亲身上学了许多的臭毛病,待下人刻薄、交友势利眼、且仗着美貌常常肆意辱骂府中其他的庶女。
      
      不过,原主的皮相倒是十足的美,肤白貌美胸还大,打从她及笄之后满心满眼都是想嫁给达官贵人。
      
      男主当时刚科举得了探花进了翰林院,前来宋家拜访,原主被她的妹妹设计,两个人被喂了药弄到了同一张床上,这种事情宣扬出去有损两家的声誉,没有办法,两家只好结了亲。
      
      男主赵南钰在赵家也不过区区一个庶子,且不得祖母和父亲的宠爱,日子过的不太好,无权无势还被几个兄弟欺压,唯一上的了台面的大概就是生了一张好皮相,五官精致,气质如玉,如清风霁月,也是个称的上号的皎皎君子。
      
      成婚之前,原主就被她以前欺负过的姐妹们嘲笑了一通,她本就对这桩婚事不满,如此一来更加不满意了!
      
      成婚之后,她在赵家脾气越发的大,对下人动辄打骂,对她的丈夫赵南钰也没个好脸色,可不久后,她还是怀上了孩子。当然了,这个女人眼睛里只看得见钱权,对这个儿子也是极为不喜,只要赵南钰不在家,她心情不好就指着这个孩子骂,怒极还会动手去掐。
      
      原主还胆大包天穿的十分艳丽去勾搭王亲贵族,赵南钰对她的言行不管不问,她就更加肆无忌惮。
      
      想到这些,宋鸾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,不作不死,是真理啊。
      
      她下床穿好衣服,便走到外间洗漱,坐在铜镜前,宋鸾还有一阵的恍惚,原主的相貌和她别无二致,当初看书的时候,原主死时她还觉得大快人心,如今她便笑不出来了。
      
      说起赵南钰,如今他虽还是个籍籍无名之辈,不得宠不得势,作风低调温文尔雅,对谁都如和煦细风,其实这人是个白切黑的狠角色。
      
      笑里藏刀,一步步铲除他仕途上的障碍,亲自动手杀人时还笑眯眯的,欺负过他的人侮辱过他的人,个个都不得好死。
      
      而且赵南钰还极为记仇,五六岁欺辱过他的家仆,他都不会放过。
      
      这样一个有仇必报、杀人不见血的男主,自然不会给背叛自己、甚至差点给自己戴绿帽子的原主个好下场。
      
      他步步高升,把控朝政,在大梁国一手遮天。
      
      丫鬟们埋着脑袋开始布菜,这个时间点都能吃午饭了,宋鸾扫了一眼桌上的菜色,几样清淡的素菜,一道晶莹剔透的肘子,一碗西湖牛肉羹,看上去就让人食欲大开。
      
      宋鸾咽了咽口水,也渐渐觉得饿了。
      
      她坐在椅子上,拾起筷子尝了一口她爱吃的春笋,味道真是好极,她不自觉又多吃了两口。
      
      边上站着伺候的丫鬟小腿肚还有些抖,内心挣扎良久后,她站了出来,硬着头皮道:“夫人是,小少爷身子骨弱,怕是不能饿两餐了。”
      
      宋鸾一愣,“什么?!”
      
      丫鬟看她脸色尚可,便大着胆子继续说:“您忘了吗?昨儿早晨您罚了小少爷一天不许吃饭,昨晚饿了一顿,今早怕是不能再饿了。”
      怕她不答应,丫鬟又将赵权搬了出来,“大人归家若是听说了这件事,恐怕会发脾气的。”
      
      赵南钰是极疼爱这个孩子的。
      
      宋鸾是真不知道这一出啊!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原主在她穿过来之前做的好事,果真是连个孩子都不放过,何况还是她的亲生儿子。
      
      原主同赵南钰生的孩子名唤赵识,今年四岁,多数时间都是跟着他父亲在前院住,只有赵南钰离家在外他才会被接到后院来。
      
      宋鸾顿时没了食欲,放下筷子,“你去把识哥儿抱过来。”
      
      丫鬟又惊又喜,生怕她改变主意,“是,奴婢这就过去。”
      
      赵南钰前些日子被外派离京,出去半月有余,算算日子也就是这两天要回来了,想到快要见到男主,宋鸾这心里还在打颤,也不知如今讨好他还来得及来不及,毕竟将来这人会位极人臣。
      
      不说讨好,至少也不要得罪吧。
      
      丫鬟很快便牵了个小男孩来到内室,春寒料峭,钰哥儿身上的衣服却是很单薄,身着红色圆领的衣衫,脚下也蹬了双红色的靴子,肤白若雪,双眸乌黑,瞳孔的眼神极深,等到了屋子里,他面无表情的松开了丫鬟的手,不肯让她再牵着了。
      
      识哥儿低垂眉眼,恭恭敬敬的走到了宋鸾跟前,行了个礼,“母亲安好。”
      
      赵识的五官随了他父母,没有一处有瑕疵,冰雪漂亮,宋鸾这辈子也没见过比他还好看的孩子,也许是年纪还小,他脸颊上还有些肉,这使得他看上去除了漂亮还非常的可爱。
      
      只是他的身子骨看起来比同龄的孩子要更瘦弱,让人想搂进怀中好好疼爱。
      
      宋鸾看着就想伸手去抱,可贸然行动只怕会吓到这孩子,她努力扯起一抹温柔的笑意,对他说道:“饿了吗?要不要一起吃饭?”
      
      识哥儿似乎愣了一下,他的嘴角紧紧的绷着,皱着眉头似乎在认真思考,过了一会儿,他客客气气的回了一个字,“是。”
      
      宋鸾作为死宅单身女青年,并没有带孩子的经验,也不懂该怎么和小孩子相处,不过她还是懂循序渐进这个道理的,伸出筷子给识哥儿夹了块水晶肘子,“这个好吃。”
      
      随后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他。
      
      识哥儿感到一阵的怪异,总觉得今天的母亲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,他低下头,“谢谢母亲。”
      
      母子两个默默无言坐在同一张桌上吃饭,宋鸾吃饱之后,便悄咪咪的看向他,发现他碗里的那块肘子还原封不动。
      
      宋鸾有些泄气,看来他们母子关系比她想象的要差。
      
      吃饱喝足之后,下人们立马将桌子上的碗筷给撤了,四岁的识哥儿板着脸一本正经的坐在原位上,一字不吭。
      
      宋鸾在心里连连叹气,她突然朝他伸出手,这个动作把识哥儿儿吓了一跳。
      他往后一仰,差点跌倒在地,还好宋鸾眼疾手快的将人接住了。
      
      她将孩子搂在怀里,纤纤素手轻抚着他的背,“没事啊,不用怕。”
      
      赵识拧眉,神情严肃,原本以为自己会十分厌恶她身上的浅香,意外的发现原来母亲的味道有点好闻,还有点温暖,仿佛能让人安下心来。
      
      宋鸾没有得到回应,她抬眸上上下下将他看了个遍,发现他手臂上有伤,额角上也有一道细小的划痕,她估摸着这些都是原主做的事了。
      
      她是真的想不通,这么可爱的孩子,原主怎么下得去手!?还不给饭吃!?当真是脑子进了水还长了泡。
      
      她张了张嘴,正想说些什么,外边就有人来传话,“夫人,小少爷的老师过来了,说是到练字的时辰了。”
      
      识哥儿回过神,不着痕迹的从她怀里退了出来,“母亲,我先去小叔哪里了。”
      他的老师便是他的小叔。
      
      宋鸾也不好拦着他,低下身子,没有忍住用手指头戳了一下他的脸颊,“去吧!”
      
      识哥儿白净的脸蛋红了红,随即恢复正常,从屋子里退了出去。
      
      门外的先生等候多时,年轻的男人将他抱了起来,摸了摸他的脑袋,他瞥着淮水居的眼神有些冷,他问:“今日你娘没有打你吧?”
      识哥儿把脑袋搭在他的肩膀上,摇头,“没有。”
      
      他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孩子该有的稚气,声音也不似方才那般冷淡,奶声奶气,“小叔叔,我觉得她今天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。”
      
      会对他笑,还会给他夹菜,甚至抱了他。
      
      男人冷哼一声,“肯定又在想着做什么坏事。”
      识哥儿闻言,眼中闪过一丝失落,他低垂眼眸,一双小手紧紧勾住了他的脖子,“我想我爹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今夜他便回来了。”
      
      赵府里,不仅识哥儿想他爹赵南钰了。
      还有宋鸾也想起这个男人,原本她吃饱后便躺在软塌上休息,忽然间,她鱼打挺似的弹坐起来,嘴里念念有词,“完了完了完了……”
      
      宋鸾忽然想起来,书中的原主不仅是被烧死的,成婚后的第二年起,赵南钰便悄无声息的开始对她下了慢性毒/药,准备搞死她。
      
      算起日子,她这副身子受毒/药的浸染已经足足三年了,也不知道现在自救还来得及来不及……
      
    插入书签 

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隔壁幻言新文已开
    欢迎大家捧场咧
    《穿成总裁的女人》文案如下:
    陆晚晚穿到了一本名为《豪门帝少轻轻爱》的狗血霸总文中。
    原书中陆大小姐是个不折不扣的白莲花,嫌弃男主沈屹没钱没势,逼得他和自己离婚,并且在离婚之后狠狠踩了他一脚。
    哪知道甩了沈屹之后,他火速飞黄腾达。
    沈屹其人,血腥暴戾,脾气极差,睚眦必报,记仇狂魔。
    穿过来的陆晚晚兢兢业业的讨好他,避开了书中一系列的作死行为。
    第一次她被男主关起来了。
    第二次她还是被男主关起来了!!!
    第三回,陆晚晚决定要当个贪慕虚荣做作矫情的白莲花!
    去他妈的讨好。
    离婚!她要和沈屹离婚。
    坏脾气偏执狂假可怜真大佬沈屹X娇生惯养的大小姐陆晚晚
    一篇比较狗血的甜文
    嘿嘿嘿
    甜苏爽。
    嘿嘿嘿好久不见。
    来!!!!甜!!!!文!!!!
    我发四!!!甜!!!的!!!
    喜欢就收藏!!!!!好吗!!!!!!
    用感叹号表达一下我的激动!!!!!!!!!!
    !!!!!!!!!!!!!我好开心!!!!!!!!!!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