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悔大师

作者:一度君华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时间夹角

      第三章:时间夹角
      一直到二人走得再也看不见了,乔小橙这才瘫坐在转椅上。冷汗湿透了后背,她见左右没人,终于从自己包里拿出一瓶镇静药,飞快地倒了几片放进嘴里。
      她端着水将药片送下去,过了好久,终于缓过气来。
      前台再没有什么事,一直到下班的时候,剩下的“杂鱼”们陆续离开了。走之前无一例外地跟乔小橙打招呼。乔小橙一一回应。
      
      她刚来,还不是很能把人和名字对上号,但是大家对她都十分友好,她倒也不太紧张。
     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,乔小橙却发现了异样——常姐和那个董运辉还没出来呢。
      内线电话没人接。乔小橙进到办公室里,格子间里空空荡荡,常姐的办公室的门却关着。乔小橙敲了敲门,里面没人应。
      
      奇怪。她把耳朵贴在门上,里面当然没有任何声音。
      乔小橙又拍了两下,干脆直接把门打开了。门没锁。乔小橙壮着胆子,推门而入!
      办公室里,有个会客的小圆桌。常凤和董运辉在圆桌旁相对而坐,两个人的手都放在圆桌上。乔小橙慢慢走近,只见二人都闭着眼睛,脸色苍白。常凤身上有一层淡淡的光,但额头汗如雨下。乔小橙吃了一惊:“常姐?”
      没反应,这是生病了?要不要打120?
      
      乔小橙再看董运辉,他背后的血人更加明显了,这时候血色的瞳孔完全睁开,阴森森地打量她。
      公司里已经走得一个人都不剩了,乔小橙很是崩溃——为什么会这样?刚要拨120,突然听见咔嚓咔嚓的声音。声音很小,但是在安静的办公室里却十分清晰。
      乔小橙循声找去,拨开常凤的手,看见圆桌上,居然有时钟一样的刻度。她仔细打量,一共十二个刻度,有指针缓慢行走,除了表盘是整个桌面以外,跟普通时钟差别并不太大。只是此时指针却不是现在的下午六点。
      
      这是……
      乔小橙的手慢慢顿住——在她家里,也有一个这样的小圆桌。妈妈留下的遗物。而她十二岁那年,妈妈自杀之后,桌面指针就再也不走了。她一直以为是因为没电了。
      乔小橙伸手触摸那块钟,突然常凤身上的光包围了她,她只觉一阵天旋地转,眼前陡然变了天地!
      她发现自己面前的玻璃桌变成了黄色小方桌,上面还涂满了乱七八糟的公式,这是……课桌?
      
      乔小橙吃了一惊,好在跟周渔分手后的一段时间,她也出现过不少幻觉,早淡定了。她左右一看,发现周围稀稀拉拉地坐着十多个孩子。平均年龄十七八岁,都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。讲台上老师正在写板书,孩子们正认真作着笔记。
      乔小橙大学毕业还不久,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现在是在一间教室里上课。
      她合上手里的教材,看到课程正是高三下学期语文教材。
      我的妈呀,这是干啥了?回炉重造啊?
      
      乔小橙摸了摸头,这时候,下课铃响了。班上“同学们”表情木然地收拾起课本,一个同学站起来,同样面无表情,说:“交作业了。”
      我……什么作业?!
      乔小橙当神经病算是很有经验了,她虽然不知道,但立马就伸头过去看其他“同学”拿出来的作业本。
      而这时候,突然一声厉喝:“你为什么不做作业?!”
      
      声音尖利地令人心里一颤。乔小橙抬头看过去,只见一个女生满头大汗,一脸焦急。
      乔小橙一眼就认出了她,常凤!
      常凤三十七岁,在一众学生中,当然是不同的。但她身上依然穿着校服,头发也是规规矩矩地扎起来。更奇怪的是,大家好像都看不出来她的差别一样。
      常凤有些慌了,正要说话,突然另一个同学冲过来,慌里慌张地说:“她的作业在这里!”
      
      他递了作业本上去,上面密密麻麻,写了大半个本子。
      班长翻了一下,向下个同学走去。
      而这个冲出来送作业的人,正是董运辉。
      乔小橙看见两个人,想喊又不敢——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但看常凤那种惊慌失措的表情,她也隐隐有了预感。如果交不出作业,一定会有很恐怖的事情发生。
      
      她敲了敲桌子,惊魂未定的常凤看过来,一眼认出她,不由吃惊地张大了嘴!
      她悄悄比划着问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!”
      乔小橙只觉得荒唐无比,摊了摊手,表示鬼才知道啊。
      常凤立刻更着急了——乔小橙也没有作业!她看向董运辉,董运辉立刻埋头,拼命地写作业。
      
      班长慢慢地收着作业本,很快又是一声尖利地喝斥:“你为什么不完成作业?!”
      乔小橙抬起头,这次是另一个同学,他满脸惨白,眼神却是空洞的。班长拿起厚厚的木戒尺,啪地一声拍在他头上:“你为什么不做作业?”戒尺一下又一下地落下,这个同学血流满脸,却还是木然的,并没有闪躲。
      乔小橙眼睁睁地看着“班长”一下又一下,将面前的学生敲得头破血流。
      
      这一幕漫长而诡异,周围没有别的声音。所有人都仿佛习以为常。被敲打的学生慢慢倒在地上,乔小橙浑身发冷——这次疯得确实很严重啊。
      而且更可怕的是,她也没有作业。
      她慢慢离开座位,班长似乎专注于打人,没有察觉。收来的作业本就放在讲台上。而前面一排已经没有几个学生了,空了不少座位。看眼前情况,恐怕消失的学生,都是因为没能完成作业。
      
      乔小橙迅速地坐进一个空位里,又抽了一本作业本过来。这里班长已经收过作业了,不知道会不会重复检查。乔小橙回过头,身后就是常凤,她轻声问:“常姐,你们都是真人吗?”说着还摸了摸常凤的手。
      常凤的手是软的,也是温热的。
      妈的。乔小橙心里绝望。和周渔分手的那几个月,她也经常看到周渔的影子。但没这么真实。她低声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      
      常凤说:“妈的,我要被董运辉这个混蛋坑死了!”
      董运辉摸了摸鼻子,闪到一边,一声不敢吭。常凤说:“小乔,你知道我们公司是做什么的吧?”
      乔小橙一脸茫然:“做什么的?”
      她什么都不知道!常凤更崩溃了:“我还以为你是个隐藏的高手。你什么都不知道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?”
      乔小橙心想神经病的世界,要什么逻辑啊!每年过年的时候,她家还有一群老鼠前来给她拜年呢。
      
      她说:“常姐你先别急,慢慢跟我说!”
      常凤强迫自己冷静了一下,说:“我们公司是专门替一些干了蠢事又想反悔的王八蛋们解决问题的。”
      乔小橙心里一顿,倒是想起公司的名字——后悔文化研究中心。她问:“事情既然都做了,还能怎么解决?”
      常凤说:“可能有一些事,是超过你现在所知的科学范畴的。比如,宇宙一直在自我进化,时间也在进化。但是现在,它还有一个漏洞。我们把这个漏洞,称之为时间夹角。”
      
      身后又有一个同学没交作业,乔小橙回头看了一眼,说:“我们不能离开这里,到别处说吗?”
      常凤说:“等大家交完作业,我们就能走了。你听着,这个董运辉,他是个高中老师。因为赌博,不仅输光了自己的工资,连老婆想用来买房子付首付的三十万也输了个干干净净。这孙子现在想让我们介入,帮助他。”
      乔小橙看了一眼董运辉,董运辉一声都不敢吭,还在拼命地赶作业。她问:“我不明白,这还能怎么帮助他?他不是已经把钱输掉了吗?”
      
      常凤说:“对。但是我们可以在时间夹角里改变这一切。”
      乔小橙极力理解她的意思:“你是说,让时间回到他赌博之前?”
      常凤无力地笑笑:“怎么可能?时间进化了多少年,不可能留下这样的巨大的漏洞。但是我们可以疏通这个时间夹角,时间是不可能改变的。但是如果我们成功了,那么他赌博欠债的事,就没有发生。”
      乔小橙当然不信——神经病也讲逻辑的好吗?她说:“那时间这个漏洞也不小啊。”
      
      常凤当然看出她不信,但现在也不是解释的时候。她说:“我说说现在的情形吧。”
      这个乔小橙倒是很关心,她立刻点头。常凤说:“这个时间夹角,看样子是模拟的董运辉就职的学校。我们现在都是高三二班的学生。住学生宿舍、上课、放学吃饭,晚自习。全部都是学生的角色。但是你看到了,如果没有完成作业,就会死。”
      乔小橙当然看到了,心中恶寒:“换个座位,班长好像察觉不到。我们不能不来上班吗?”
      
      常凤说:“小乔,你太天真了。这个时间夹角给我们的线索很明确,你看大家学业被督促得这么紧,就知道这所学校一定非常在意升学率。如果我们不交作业,会被班长打死。如果不来上课,那是不是全校师生都会……”
      乔小橙明白了。她说:“所以现在我们可以换位置,班长不会发觉。但其他‘同学’显然会慢慢死光。到时候……换座位也没有用了。”
      常凤目露欣赏,很少有人第一次在时间夹角里,面对这种血腥场面还能思路清晰的。她说:“现在我们要找到董运辉欠债的线索。可是学校管得很严。”
      
      正说着话,班长已经检查完作业。果然没有理会换座的乔小橙,宣布放学。
      常凤、董运辉和乔小橙一起出了教室,外面全校师生足有近万人。大家一起涌向食堂。常凤说:“糟了,小乔没有饭卡。”
      董运辉说:“只能我们先匀一点给她了。”
      三个人一起到了食堂,董运辉刷了饭卡,乔小橙这才发现,他们居然也只有一张卡——还是董运辉的。
      
      她吃惊——怎么幻想出来的世界,也需要吃饭吗?
      而这一份饭,真是少得可怜。食堂阿姨手抖好像是所有地方的通病。董运辉看着这少少的一份饭,叹了口气。三个人均分了一下,乔小橙吃了一口,味道真是逼真!她皱眉:“真难吃。”
      常凤摇摇头:“饿两天味道就好了。想想怎么出去吧,这里也是奇怪,完全没有异常的地方。”
      乔小橙表示一点也不担心,她只是对这个什么时间夹角十分好奇。所以她只是说:“哦。”
      常凤觉得很怪异:“你怎么一点都不紧张?”
      事实上,乔小橙内心毫无波澜,不但不紧张,甚至还有点想笑。
      这次的幻觉有意思。
      
      妈妈,以前你总跟我说,就算有一天只剩下我一个人,也要好好过。所以虽然从小没有爸爸,虽然十二岁的时候连你也没有了,虽然后来和周渔分了手……我一直都在好好过。
      可我还是疯了啊。
      妈妈你看,坚强没有用。
      
      
    插入书签 

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今天是《后悔大师》开文第三天了,渣一很少写都市文,所以平时积累不太够。
    如果有常识错误,欢迎大家指正哈。
    反正我也不改。=口=
    感谢 五月s 的手榴弹*1
    感谢 大陆无音 的地雷*3
    感谢 耕父 的地雷*2
    31447950 苏牙 chris7blue 陈 别给本王添麻烦了 、东瓜 、半个柠檬 夏稔 小花生花儿 简傲傲 的地雷~



    江湖小香风
    一度君华最新欢乐古言,求宠幸~
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