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哭,我家让你住

作者:叶惜语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chapter2

      
      夏菱的后脑勺重重磕到了地面,疼得她脸色发白,但她没有叫出声,只是轻轻皱眉,冷静的打量着身上的陌生少年。
      
      “你是谁?”
      
      薛煦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,掌下温热柔软的触感让他短暂愣了一下,就近看着女孩的脸,黑眸重新燃仇恨的火焰。
      
      像是怕她跑掉一般,他非但没有起身,反而就这样压着她,骨节分明的双掌牢牢扣住她细白的手腕,目光森冷地看着她,一字一句咬牙道:“我总算找到你了。”
      
      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,又沉又哑。
      
      薛煦从出生到现在,还从来没有这么惦记过一个女生。
      
      想她想得茶饭不思。
      找她找得肝肠寸断。
      就是为了再见面时……
      
      狠狠给她来上一拳!
      
      那边夏卓群听到动静,转眼就看到自己刚接回来的女儿被一个男生压在身下,吓得立刻放下手中的行李赶过去。
      
      “薛煦,你干什么呢!?”
      
      夏卓群自然一眼就认出了男生的身份,心中吃惊,面上却不显,肃容质问道,顾忌到对方身份,态度还算客气。
      
      薛煦理智恢复了些,有长辈在场,也不好真的拿夏菱怎么样,他平复暴躁的情绪,一言不发的放开了她,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,脸色依旧冷硬无比。
      
      “没事吧?”夏卓群把夏菱扶起来,见她小脸苍白,以为她被吓着了,难得柔声关切。
      
      “没事。”夏菱摇摇头,她脸色虽然白,但表情一直很平静,即使薛煦的拳头快打到她身上时也没有变过。
      
      她细细端倪着眼前俊秀非凡的少年,“对不起,你是不是认错人了?我不认识你。”
      
      从他说的话可以推断出,他好像认识她,并一直在找她,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他,照理说,他相貌这么出众,如果她以前见过的话,没理由会忘记才对。
      
      薛煦见她还敢装傻,火气又冒了出来,张嘴,刚要说话,周嘉江他们刚好赶了过来。
      
      “夏叔叔,对不起啊,阿煦他刚睡醒,脑瓜子不太清醒,所以才不小心冲撞了这位美女,我们这就带他离开。”季修渊对薛煦使眼色,赔笑打圆场。
      
      夏卓群皱眉,扫了他们一眼,目光最后定格在自己的大女儿身上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      
      “我想在哪就在哪,关你屁事!”夏冉冉呛声,脸色很臭。
      
      而周嘉江则用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薛煦,“阿煦,你怎么回事啊?又不是没见过女人,竟然当着人家老爸的面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,你是不是疯了?!”
      
      从他们的角度看,薛煦的行为完全就是一个被美女冲昏头脑,不管不顾冲过去扑倒人家的禽兽!
      
      “你就算真的看上了她,也该注意点形象,私底下慢慢攻略啊,你这样和流氓有什么两样……”
      
      薛煦听他越说越离谱,终于忍不住打断他,表情很憋屈,“她就是那个女人。”
      
      “那个女人?”周嘉江一怔,灵光一闪,难以置信的指着夏菱大叫:“你的意思是说,她就是那个把你打得满地找牙的人?”
      
      薛煦:“……”他从来没有这么讨厌他的大嗓门。
      
      其他人犯糊涂了,没明白他什么意思,季修渊是第一个领悟的,不可思议的睁大眼,“阿煦,你没逗我吧?她可是个女人!还是个大腿没我胳膊粗的女人,弱不禁风的,怎么可能打得过你……不对,她的样子哪里像是会打架?”
      
      受到最大冲击的还是当属周嘉江,因为薛煦要面子,所以整件事的经过,他就只告诉了他一个人,并要他帮忙找人。
      
      关于女人的外貌特征,薛煦是这样形容的:三分像人,七分像鬼,尖嘴猴腮,面目可憎,要多丑有多丑!
      
      所以周嘉江也一直都是按这个标准找的。
      可如今咋眼一看,周嘉江很想带薛煦去医院挂眼科。
      
      人家哪里丑了!?
      哪、里、丑、了!
      他是不是对丑有什么误解?
      她明明就是仙女啊!
      
      女孩乌发红唇,五官清丽,虽然穿着朴素,但盖不住人家长得漂亮,周嘉江要收回薛煦最白的言论,眼前女孩明显还要更白一点,只不过看上去不太健康,青色的血管隐隐浮于皮肤表面,精致易碎,有种病态的苍白感。
      
      而且她长得是真瘦,腰细腿长,气质比一般女生都要柔弱,一看就是乖乖女类型,她听了他们的对话后,显然也被吓着了,眼底尽是迷茫。
      
      周嘉江严重怀疑她连夏冉冉都打不过,就这小身板,怎么可能伤得了从小顽劣不堪,身经百战的薛家大少呢?
      
      因为这就等于告诉他,林黛玉大战孙悟空,最后还获胜了一样。
      
      就连一旁的夏冉冉都不太信,她虽然讨厌夏菱,但她并不觉得她能打得过薛煦,她已经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薛煦做戏,为了帮她赶走夏菱而编的谎话,毕竟爸爸肯定不会为了夏菱得罪薛家。
      
      想到这里,夏冉冉开心地笑了,她就知道薛煦嘴上说不管她,心里肯定还是向着她的。
      
      薛煦自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,撇了撇嘴,懒得解释,想当初,他也是因为太轻敌,才会被吊打得如此凄惨。
      如果重来一次,他发誓,绝对不会以貌取人,更不会重蹈覆辙。
      
      “你说夏菱就是前些天把你打进医院的那个人?”夏卓群内心觉得荒谬无比,怀疑他是不是在无理取闹。
      
      “你有什么证据?”
      
      “没有。”
      事情到了这一步,薛煦也懒得藏着掖着,乌黑漂亮的眼睛冷冷看着夏菱:“不过这张脸,我这辈子都忘不了!”
      
      “你真的没有认错人吗?”夏菱无辜回视:“我很确定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,更不会打架,就算会,我也不觉得自己能打得过你。”
      
      “3月28日,晚上八点半,梧州桥旁,你穿着深蓝色牛仔马甲和紧身皮裤。”薛煦眸色犀利,一字一顿,“你敢说你没有一点印象?”
      
      夏菱听到时间地点时还没什么反应,直到听他说起她的穿着打扮时才微微愣了愣,表情有了细小的波动,不过很快就被她掩盖过去。
      
      “没有。”她神色如常的摇头,表情没有露出一丝破绽,“你一定认错人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你!”薛煦咬牙,看她那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就来气,从小到大,从来都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,第一次尝到了有苦说不出的滋味。
      
      “行吧,就当你说的是真的,那你想怎么解决?”夏卓棘手的看着薛煦,揉了揉眉心。
      
      他现在已经后悔把夏菱接回来了,倒不是说他相信了这么离谱的事情,而是他和夏冉冉想到一块去了,冉冉多讨厌夏菱他不是不知道,一定是她鼓动了这群少年,相互配合演了这么一出好戏。
      
      可就算是假的又如何?薛煦不顾自己的名声,都做到这个份上了,他作为夏菱的监护人,不可能不给个交代,薛家势力太庞大,他惹不起。
      
      夏菱心思敏感,自是听出了他话中的含义。
      
      他,要放弃她了。
      
      她轻轻抬起澄静的眸,看着父亲冷淡漠然的脸庞,微微抿嘴,又低下眼睑,没有说话,脸上是听天由命的淡然。
      
      “那简单,让我揍一拳就成。”
      少年爽快的声音传入耳中,干脆利落,不带任何犹豫。
      
      夏菱微惊,抬眼讶然的看着薛煦。
      就……这么简单?
      
      “你这么简单就放过她了?”夏冉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尖着嗓子替夏菱问出了口。
      
      夏卓群和在一旁看好戏的季修渊都有点意外。
      
      薛煦理都没理她,见夏菱傻傻看着自己,以为她不愿意,皱起好看的眉,“你那是什么表情,你当初打断了我两根肋骨,右腿骨折,我还你一拳不过分吧?”
      
      旁边的周嘉江听后忍不住在心里吐槽:何止是不过分,简直太轻松了好吗!?
      
      薛煦当初伤得是真的挺严重的,后来经过医院专业鉴定,判定伤残轻伤二级,这已经完全可以追究对方的刑事责任了。
      
      平时他们虽然总会拿这件事调侃他,但私底下都有认真的找凶手,想帮他报仇雪恨。
      
      但万万没想到,对方是个女孩子!还是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!
      
      “喂,你下得了手吗?”周嘉江表情不忍。
      
      薛煦懒理他,眼里只有夏菱,扬眉挑衅,“怎么样,就一拳,我们一笔勾销。”
      
      “可以。”几乎没有犹豫,夏菱点了点头。
      
      她话音刚落,薛煦就出拳了,速度快到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。
      
      夏菱不躲不闪,看着少年的拳头离她的脸越来越近,黑白分明的眼睛平静如水。
      
      最终,拳头,稳稳停在了她鼻前一寸处,没有落下去,凌厉的拳风吹乱了女孩的刘海。
      
     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,薛煦眼中划过一丝蕴怒,收起拳头,转身就走。
      
      怎么回事啊?
      周嘉江和季修渊见薛煦就这么走了,愣了一下,连忙跟上去。
      
      夏冉冉也想跟过去,被夏卓群厉声叫住:“站住!你一个女孩子家成天和一群男生混在一起像什么样?还不快给我回来!”
      
      夏冉冉撅嘴,停住脚步。
      
      夏卓群不知道薛煦最后为什么会放了夏菱一马,也无心去探究,薛家这个少爷一向任性,说风就是雨,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,以防万一,他很严肃的问了夏菱一遍:“现在他们走了,你老实告诉我,薛煦的伤确定不是你弄的?”
      
      “……不是我。”夏菱垂眼淡淡看着地面,声音小而坚定,“我没有他的记忆。”
      
      这话听着有点怪,但夏卓群没多想,他也觉得不可能,便点点头:“我们回家吧。”
      
      ***
      
      “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你真的会打下去呢。”周嘉江拍着胸脯,虚惊一场。
      
      季修渊手指转着篮球,表情竟还有点意犹未尽,“就是说啊,你怎么不打啊,真没劲。”
      
      “是不是你突然发现自己认错了人?”
      周嘉江猜道,他对夏菱还是很有好感的。
      “我就说嘛,夏菱一看就是那种温柔善良,乖巧懂事的女孩子,怎么可能那么暴力……”
      
      薛煦闻言,突然停下脚步,朝他扬起拳,作势要打他。
      
      周嘉江吓得闭眼,哇哇大叫:“你干嘛啊?”
      
      “我这还没打下去呢,你的眼睛就闭上了,你看看那女的,我的拳头都挥到她眼前了,她的眼睛有眨过一下么。”
      薛煦冷笑,扬了扬拳头,“你们是不是蠢?”
      
      周嘉江和季修渊一愣,好像,确实……
      不太正常。
      
      薛煦嗤了一声,转身,跛着右脚,缓缓向前走。
      
      从见到夏菱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,不管她是不是打伤他的那个女人,她也绝对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。
      
      等他的身体完全好了,再去找她算账。
      迟早有一天,他会揪出她的真面目。
      
      
    插入书签 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