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后我成了老板的小心肝

作者:今夜来采菊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020

      前往大悲寺的上山石阶,都是许多年前由苦修的僧众们用风铃山上的青石一块一块垒起来的,大小不均,高低不平,有些甚是因为频繁踩踏而有些松动,因此一千八百四十二层石阶走的分外不易。
      
      即将抵达山顶时,迟绪的两条腿都有些颤抖了,而一旁的赵瑞怀仍是健步如飞。
      
      他经常健身,身体素质极佳。
      
      迟绪跟不上他,只得停下脚步,双手撑着膝盖,俯身稍作休息。
      
      赵瑞怀没走两步,也停了下来,“怎么?累了?”
      
      不单单是他自己感觉辛苦,大部分长期坐办公室的职员都气喘吁吁,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,迟绪点点头,抬眸看他,“您先走吧。”
      
      赵瑞怀作为领袖,要起到一个带头作用,除了刚上山那会故意落到后面,之后一直都走在最前面。
      
      迟绪很希望他能等自己。
      
      不过赵瑞怀没那么体贴,他嗯了一声,转身走了。
      
      迟绪看着他的背影,站直身体,奋力跟上去。
      
      这世界本就是如此,谁也没有义务站在原地等待你,等你变得优秀,等你变得富有,等你倾诉自己深埋于心底,不敢宣之于口的爱,若不去努力争取,只一味自怨自艾,便是活该。
      
      迟绪紧跟着赵瑞怀,与其一同抵达了大悲寺,当他回头去看那漫长坎坷的青石长阶,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。
      
      而赵瑞怀在一旁摇头叹气,他觉得迟绪仅在他之后登顶合情合理,他觉得那些还在半山腰的职员实在有待锻炼。
      
      迟绪没有他那么多想法,他已精疲力竭,神色懵懵的坐在台阶上休息。
      
      赵瑞怀就站在他前方一米处的平台上,来来回回的踱步,时不时的还要看一眼腕表上的时间。
      
      迟绪的注意力渐渐被他吸引,他感觉赵瑞怀好像特别焦躁,就像一只,炸了毛的孔雀,“赵总,您不累吗?”
      
      赵瑞怀可算找到机会吐槽他们,“就爬个山而已累什么?天天坐在办公室里,起来走两步都跟要了命一样,身体能好吗?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身体不健康还谈什么努力工作。”
      
      看吧,说的多顺畅,一点停顿都没有。
      
      估计这几句话得在他脑子里盘旋半个小时了。
      
      迟绪帮着说好话,“他们也是平时比较忙,没有时间,下班回到家还要画图纸。”
      
      赵瑞怀对此并不赞同,“公司事公司毕,在公司里打鱼晒网聊八卦,把工作都堆积在那,到了交稿的日子才没日没夜不要命的赶,然后说抱怨辛苦,抱怨时间紧张,这不对,不是好习惯。”
      
      其实,赵瑞怀说的很有道理,事实就是如此。
      
      可他的身份是领导,这话若让职员们听到,心里肯定会有所不满。
      
      半个小时后,众人皆抵达了山顶,宋大明白累的站都站不稳,休息充足的迟绪帮她清点了人数,确认后,赵瑞怀带着大家往大悲寺里走,门口有穿着迷彩服的门卫。
      
      大悲寺虽不收门票,但会询问前来缘由。
      
      赵瑞怀答,“是来寺庙结缘。”
      
      门卫放了行,他们从般若门进入大悲古寺。
      
      迟绪忍不住问,“为什么说来结缘?”
      
      赵瑞怀一副你少见多怪的样子,“要不我还能说,我来做旅游业考察?”
      
      “……”
      
      大部分商人都信佛,可赵瑞怀是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,心中自然也无佛祖。
      
      不过他给大悲寺修了客堂斋堂,还翻新了藏经楼,为佛像重塑金身,花了少说也有百万,大悲寺的僧众虽说不收钱财,不收礼品,但这种信徒的积功德之举,他们还是很欢迎的。
      
      赵瑞怀的钱没有白花,住持为他们准备了三座客堂,在藏经楼后古声古色的四合院,正屋能住两人,一般是接待来往客僧的,而东西厢房里皆有能容纳六人的大通铺。
      
      有身体不适和来例假的职员在酒店里休息,上山的共有四十四人。
      
      这就涉及到数学题了。
      
      首先赵瑞怀肯定要自己独居正屋,这样一来就有两间正屋和六间厢房留给四十三个人住。
      
      6×6+4=40
      
      有三个人肯定是挤一挤的。
      
      大悲寺苦修,客堂环境并不是很好,住一晚大通铺本就很难受了,要在多个人挤那就没法睡觉了。
      
      宋大明白愁眉苦脸的到客堂正屋里绕了一圈,乐呵呵的出来了,“这里面床还挺大的,三个人应该也能睡下,要不就几个瘦一点女孩睡正屋吧。”
      
      如此一来睡通铺的也没法抱怨。
      
      迟绪盯着赵瑞怀,悄悄在心里头一算,虽然在寺庙里有些不太好,但他还是笑了。
      
      “那不是还差一个人没地方住吗?”
      
      宋大明白如迟绪预计的那般潇洒,“一个人那就没问题了!”
      
      她说完,扭头看向赵瑞怀,笑着问道,“赵总,让迟秘书和您一块行吗?”
      
      赵瑞怀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摆弄手机,暖意融融的阳光穿透树的枝叶,斑斑驳驳的落在他身上,他没有抬头,也没有任何动作,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。
      
      迟绪没有看到任何他期待看到的反应。
      
      难免有些失落。
      
      众人把东西放到各自要住的房间里后,前往佛堂烧香。
      
      不少职员是诚心来拜佛的,毕竟大悲寺出了名的灵验,只有赵瑞怀东瞧瞧西看看,也不知道在心里琢磨什么。
      
      迟绪多少能猜到,国家大力发展旅游业,大和集团从中捕捉到了巨大的商机,从今年起,旗下便开始筹备大和旅业,前往风铃山看似是为了扩建迎春酒店,实则是赵瑞怀入主大和旅业的一个跳板。
      
      未来七年后,大和的文化旅游产业将与酒店房地产并肩。
      
      赵瑞怀的野心勃勃在此时的迟绪看来分外迷人。
      
      当然,他迷人之处不仅如此。
      
      心中无佛祖的赵瑞怀,对寺中一切规矩礼法了然于心,他把每个细节都做的让住持也无可挑剔,他将每个角落都观察入微,却不显丝毫轻浮,他对每个员工都严加管束,四十三个人没有一个破坏寺中规矩。
      
      迟绪真心的佩服他,甚至有些崇拜。
      
      然而,偶尔,他还是会觉得赵瑞怀傻。
      
      上过香后大家都是要许愿的,赵瑞怀带着他与另外两个男职员跪在左侧的蒲团,赵瑞怀跪的特别端正,单看他的神情,仿佛是个虔诚的信徒。
      
      迟绪离他有点近,不小心听到了他许的愿望。
      
      一般求神拜佛都忌讳求官运亨通大富大贵之类的,最多求一求家人平安健康,赵瑞怀的愿望就特别博爱了。
      
      他求佛祖保佑世界和平。
      
      迟绪发誓,自己清楚的听到了这四个字,他都怀疑老板是不是故意搞笑。
      
      要么就是傻子。
      
      ……
      
      黄昏时候寺里没什么香客了,疲惫不堪的众人回了各自的房间休息。
      
      赵瑞怀却还是精神饱满的在寺里转悠,迟绪自然是要跟着他。
      
      用了整整三小时将偌大的古寺走了个遍,回客堂的路上,赵瑞怀同迟绪说了自己的一些想法。
      
      他要开发风铃山四周的地皮,建立一个古韵十足的文化旅游区,他要打着复兴汉文化的名头吸引游客,顺便在旅游区里卖美食美酒以及各种周边,什么汉服,饰品,字画,这些东西成本小利润高,最重要的是情怀,肯定有人愿意掏钱买,起码外国人一定愿意。
      
      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      
      迟绪笑了,“能带动当地经济发展,宣扬传统文化,政府自然会大力支持。”
      
      赵瑞怀也笑着点头。
      
      回到客堂时,天彻底暗了下来。
      
      迟绪感觉自己的双脚和双腿都疼的厉害,后背也酸痛的很,他特别想立即躺下来休息,可老板不愿意。
      
      屋子里仅有两根蜡烛,微弱的火苗只照亮那一小块区域,赵瑞怀从自己的包里拿出干净的床单被罩,“迟绪,你帮我拿着蜡。”
      
      迟绪认命的替他举着蜡烛。
      
      好不容易等赵瑞怀把床收拾干净了,他又张罗着打水洗漱。
      
      院子里有口井,需要用力压才能出水,且井水冰凉刺骨,摸一下都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      
      赵瑞怀的身体可不是面团捏的,他是钢筋铁骨。
      
      迟绪一边帮他压水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。
      
      他用刚从井口里出来的冷水刷了牙洗了脸,还仔仔细细的洗了自己的脚。
      
      迟绪想,完了。
      
      他要是不洗脚,赵瑞怀都有可能让他在地上睡。
      
      可夜里的山上就够冷了,他要像赵瑞怀这样来一通,大概就会死在大悲寺里。
      
      赵瑞怀擦干脚,穿上酒店拖鞋,视线顿时落在了迟绪身上,看的迟绪想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。
      
      “赵总。”
      
      “我帮你压水。”
      
      “赵总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一会水下去了还要重新引。”
      
      迟绪沉默片刻,微微低下头,脸颊鼓起一些,白嫩又圆润,“可是我真的好累啊……”
      
      赵瑞怀大概是记起了他是肉做的,叹了口气,放他先回屋里,但命令他不准上床。
      
      想到也许要趴在桌子上睡一晚,迟绪心里不免有些难过。
      
      他坐在椅子上发了会呆,门被一脚踹开了。
      
      赵瑞怀端着一盆冒着热气的温水,紧蹙眉头,分外不满的说,“把脚洗了。”
      
      
    插入书签 

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行吧行吧!十二点半我也不行!我就不该让小秘书姓迟!我怎么能天天迟呢!我就该让他姓准才对!三十个红包……发就发……
    PS:这章甜不甜?下章也许会更甜哦。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~
    感谢投出[地雷]的小天使:阿墨 1枚
   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~
  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凉子 20瓶、猫丞丞 10瓶、王源的迷妹 10瓶、Lawliet 5瓶、爸爸 2瓶、青山河鲤 1瓶、小秀秀 1瓶、宛宛啾啾啾? 1瓶
  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^_^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