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娱乐圈给里给气

作者:笔迹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第 16 章

      16.
      
      “不管他们了,我们还有正事要做。”谭曜刻意加重了语气说道。
      “我能不做这个‘正事’吗?”柏开朗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      谭曜从喉咙里发出愉悦的笑声:“不能。”
      他轻轻拥住柏开朗,蹭了蹭柏开朗的脸颊。
      “不要忘了,你答应我的还不算完。”
      柏开朗已经头脑昏沉,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只能胡乱地点了个头。
      原来被吹枕边风是这样的感觉。
      柏开朗面色通红,手脚发软地被谭曜牵出来。
      幸好中途停了,不然剧组来人了柏开朗该怎么解释,一辈子都别想在圈里混了。这么想着,刚才的旖旎气氛散去,柏开朗又大着胆子生起气来。
      “你再敢在我工作的时候捣乱,我就休了你。”
      然而谭曜一个眼神过来,柏开朗就怂了:“打入冷宫,过几天再娶回来。”
      谭曜笑了:“我可是明媒正娶八抬大轿入门的,是你说休就能休的吗?”
      什么明媒正娶八抬大轿,明明是把他骗过去,先搓土豆似的搓小弟弟,再趁他意识模糊之际塞香肠。
      实在可恶。
      柏开朗眼红红地瞪谭曜,差点害他失了经纪人的颜面。
      谭曜不仅丝毫感受不到柏开朗的怒气,还低下头亲了亲柏开朗的眼睛。
      “跟小兔子一样,真可爱。”
      柏开朗睫毛一颤,不敢瞪他了,不自在地缩回手。
      “光天化日,注意形象。”
      谭曜笑意更甚了:“你什么时候下班?”
      柏开朗想起他那句“你答应我的还不算完”,下意识地咽了咽吐沫,说:“得看言子瑜什么时候下班了。”
      自家艺人没走,经纪人怎么可能先离场。
      谭曜揽住柏开朗的肩膀:“我今天没课,在这陪你。”
      “……”
      有谭曜在,整个剧组都像按下了加速键,手脚倍儿麻利。柏开朗瞄了瞄身边抱着双臂的男人,气场忒强大了,不愧是黑帮老大。
      “你的四护法呢?”柏开朗问。他后面要是跟着小弟肯定更威风了。
      “你说燕青他们?”谭曜说。
      “连名字都这么有江湖气息啊……”柏开朗喃喃自语。
      “听说你对老四很上心?”谭曜接着说。
      “是啊,他老是破坏队形。”柏开朗小声跟他打小报告,“还特不爱干净,衣服都不洗的。”
      谭曜的脸转阴为晴:“好,我回去教育他。”
      “教训就不用了,”柏开朗说,“那啥的时候处理干净点就行。”
      “那啥?”
      “那啥。”
      黑社会不能说的事。
      柏开朗比了个封口的动作,谭曜眼睛暗了暗,直接嘴对嘴“啵”了一口。
      “我又不是求吻,”柏开朗嘟起嘴,“这是才是求吻。”
      “是我弄错了。”他又啵了一口,“这才是。”
      这一声啵得尤其响亮,周围的小助理全都看了过来。
      柏开朗老脸一红,摆出经纪人的专业素养,沉下声说:“看什么看,专心拍摄。”
      小助理们张大了嘴,目光汇聚在谭曜搭在柏开朗肩上的手。
      谭曜察觉到柏开朗的轻微挣扎,五指收拢搂得更紧,眼睛扫过去,冷哼一声。
      小助理们的嘴瞬间闭上,专心投入工作,看都不敢再看一眼。
      隔天报纸头条赫然是《言子瑜与黑道势力有染》,气得柏开朗摔报纸。
      明明有染的是他!
      柏开朗揪住谭曜的衣领问:“你是不是背着我被言子瑜勾引了。”
      偶像他虽然人品不咋样,智商低下,但是长得好啊,不然也不能始终如一的保持花瓶地位。
      谭曜表情危险地眯起眼睛:“你觉得他是怎么勾引我的?”
      柏开朗一屁股坐他肚子上。
      他摇摇头:“不对。”
      柏开朗解开他的纽扣,在胸上狠摸了一把。
      谭曜表情不变,依旧摇头。
      柏开朗在他硬邦邦的小腹上一拧,气呼呼地要起身,都这么色气了还不对,他们太过分了。
      谭曜抱住柏开朗的腰,一个翻身将柏开朗压到。
      “勾人可不是你这样勾的,我来教你。”
      柏开朗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不对,求生欲强烈地说:“我可不可以不学?”
      谭曜哑声道:“不可以。”
      “嗷呜。”
      柏开朗绝望地哼唧。
      
      打开门,是熟悉的光景。
      “师母好!”
      柏开朗掏掏耳朵:“小点声,震得我耳朵疼。”
      四只蚊子开始嗡嗡:“师母好。”
      “嗯,”柏开朗抬起手,“老大给我倒杯水,嗓子疼。老二给我捏捏肩,老三去监督老四洗衣服。”
      “喳!”
      柏开朗倚在沙发上,享受老大老二的伺候,一旦习惯了这种设定还是挺爽的。
      “老四端着盆出来,我看着你搓。”
      老四赤着膀子羞羞答答地从浴室端了个小盆出来。
      “师母我昨天洗了,真的。”他的大脸挺委屈。
      柏开朗指着老三说:“闻闻。”
      老三面容扭曲,死死瞪着他手里的一团衣服,身体僵直不动。
      柏开朗说:“不闻,我告诉你们老师了啊。”
      老三凑过去,吸吸鼻子,晕了。
      老大倒抽一口凉气,老二捏肩的手抖了抖。
      “洗!”柏开朗大声说,“裤衩也给我洗!”
      于是,谭曜回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倒地不起的老三,以及只穿一条内裤蜷着身子蹲在地上搓衣服的老四。
      “怎么回事?”他略一挑眉。
      柏开朗义正词严地说:“整顿家风。”
      谭曜:“……”
      柏开朗暗示性地咳嗽两声。
      老大:“师母威武!”
      老二:“师母威武!”他说完想起老三没有能力接话,又补了一句,“师母威武。”
      老四:“师母深明大义。”
      谭曜颇为无语:“我几个学生都让你教坏了。”
      柏开朗对他伸出两只爪子,谭曜握住揉了揉。
      谭曜:“撒娇。”
      柏开朗挠了挠他手心。
      “卖萌。”
      谭曜微微一笑。
      老三本来醒了,睁眼看到他的笑脸,又给活活吓晕过去了。
      老大和老二一个激灵,眼睛不知道该往哪看。
      谭曜说:“你们没课?”
      老大:“有有有。”
      老二:“有有有。”顿了一下,“有有有。”
      老四:“没有啊。”
      谭曜:“是吗?”
      老四:“有有有!”
      谭曜:“那还不快回学校?”
      “是!”老大扛起老三,“老师再见!”
      ——唰唰唰!
      柏开朗不由感慨:“我觉得他们很有当忍者的潜力。”人高马大的,动作倒是极为迅猛。
      明明沙发够大,谭曜非要跟柏开朗挤到一处,勾住他的腰说:“他们还是学生,你少使唤点。”
      “是你的学生我才使唤的。”柏开朗说。
      他要不使唤他们,指不定哪天就被上头派到哪个小巷里挥着砍刀打群架了。姘头的小弟就是他的小弟,他能罩就罩了。
      谭曜似乎对柏开朗的回答很满意,侧过头来啃柏开朗的耳朵。
      柏开朗不甘示弱地回啃,啃着啃着,演变成了柏开朗单方面被吃。
      白日宣淫,当真要不得。
      
      
    插入书签 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21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分享到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