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(穿书)

作者:黍宁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山雨欲来

      鲁深在瓢儿山上的地位毋庸置疑,有他发话,就算别人再如何不满,也只能发发牢骚,不敢对卫檀生做出什么。
      
      没过多久,山上的人就全都忙着应付官府去了,更没空搭理他。
      
      惜翠本以为卫檀生会跟她生气,但他没有。
      
      她再见到他的时候,卫檀生神色如常,对待她的态度也依旧和以前一样,不冷不热,没什么差别。
      
      惜翠隐隐之间总觉得这小男孩变了一些,但究竟是哪里变了,却看不出个所以然。
      
      为赔礼道歉,她特地问他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。
      
      她做好了被他拒绝的准备,没想到卫檀生认真地想了一会儿,说他想要一个枕头,一个瓷枕。
      
      他晚上睡在地上,没有枕头垫着确实很不舒服。
      
      惜翠一口答应了下来,没隔几天,就托上山来的村民带来了一个瓷枕。
      
      卷草纹的白瓷枕,干干净净,大小正合适,卫檀生很喜欢。
      
      惜翠见他喜欢,放下心来,她实在是没时间关注他的心理活动变化。究其原因,主要还是因为官府已经准备要向瓢儿山上动手了。
      
      随着山下传来的消息越来越多,鲁深嘴角的笑也愈发地少,命人加紧了山上的防备,不再随便放人上下山。
      
      瓢儿山虽是易守难攻的地势,鲁深却并非狂妄自大的人,在对待这些事方面,他一直很谨慎,否则,寨子也不会占山这么久而不被官府剿灭。
      
      鲁深看得愈紧,山上的气氛就愈凝滞而焦虑,充斥着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躁动不安。
      
      惜翠没有时间多陪卫檀生,寨里的人都在练兵,她也要被赶着鸭子上架。鲁飞在瓢儿山上算是一员猛将,喊打喊杀,从未怯战。
      
      但惜翠不是,在她二十多年的岁月中,上学的时候好好学习,工作的时候努力工作,很少和人红过脸,更别提打架。
      
      她小时候倒和别人打过架,可惜她太弱鸡,打不过对方。
      
      今时不同往日,这次她必须要学会怎么在官府的围剿中保住自己的命。
      
      系统没有告诉她,她在这个世界中死亡,是不是也会在现实生活中死去。
      
      她不敢拿自己的命去赌。
      
      万一打起来的时候,真的死于自己太菜,做了别人刀剑下的亡魂,这死得未免也太过憋屈。
      
      惜翠她还想回家,她很想她爸妈。
      
      为了不在两军对垒的时候,充当了阵前的炮灰,她几乎要操练一整天,一直到傍晚才能空出点时间去找卫檀生。
      
      总看着她带着一身伤来见他,卫檀生不免有些惊讶。
      
      小男孩瓷白的脸微露忐忑,他再三抿了抿唇,总算开口问道,“你身上的伤……可是因为我?”
      
      “不是,”惜翠回答,“这和你没关系。”
      
      他犹豫地问:“那究竟发生生何事?”
      
      惜翠心想瞒他也没有意思,不如提早告诉卫檀生,还能让他早做个准备。
      
      “你还记着我上次同你说的话吗?”
      
      惜翠道:“我上次同你说过,你爹会来救你的。便是这个时候了,快了,要不了多久。”
      
      如果说,上一次提到卫宗林,卫檀生反应平平是因为他当时无心思考,但这一次,卫檀生的反应却还是如此冷淡,就值得让人细究了。
      
      听到这消息,他没有显露出任何喜悦的神色,眸色还是沉静如水,未见任何波澜。
      
      表情也不像麻木或是冷漠,更像是习以为常。
      绀青色的眼,眼睫眨动,泛出冷冷的光。
      
      这很古怪。
      
      之前,惜翠和他一样,心里很乱,所以没能分心留意他的神情变化。但今天不同,今天她有的是时间,自然而然地就看出了其中的蹊跷。
      
      难道卫檀生和卫宗林父子关系不睦?
      
      可是这点书中从未提起过。
      
      “听到这消息你不高兴?”拿不定主意,惜翠干脆直接问他。
      
      卫檀生平静地道“爹爹他能不能赢都是个未知数,我为何要高兴。”
      
      他白净的小脸木木的,脸上流露出童稚的冷淡,说出口的话理智得不像一个孩子。
      
      “那你便猜错了,你爹一定能赢。”
      
      她说得之所以这么坚决,是因为她有看过剧本的勇气。
      
      卫檀生不知道,他对她莫名其妙的自信感到了困惑,自然而然地将自己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,“你为何会这么说?难道你不希望你们赢吗?”
      
      惜翠大笑着拍了一下卫檀生的脑门,“因为我更希望你能离开这山上,到你爹爹身边去。”
      
      卫檀生被她实打实的一掌好像拍懵了,澄澈的双眼愣愣地看着她。
      
      惜翠一笑,牵动到了她嘴边的伤口,顿时疼得又龇牙咧嘴。
      
      山上的土匪们跟她切磋喂招的时候,可没什么不打脸的顾忌。
      
      她倒吸了一口冷气,好像唤回了卫檀生的心魂,他眼睫像羽毛一样轻轻地落下,定了定神。
      
      卫檀生:“你这么想可是因为你那妹子?”
      
      惜翠其实都快将这事忘记了,没想到卫檀生却还记得这件事。
      
      “不,也不是因为我那妹子。”
      
      一个谎需要无数的谎言去弥补,她也曾经考虑过要告知他实情,但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开口,拖到这个时候再承认已经晚了。
      
      承认代价她很有可能承受不起,惜翠只能就着她这谎话继续说下去。
      
      “我那妹子早就已经死了。说不准现在已经投了好胎,生在了富贵人家享清福。”惜翠揉了揉他的发顶,“我这么想是因为你我投缘,希望你日后别落得我妹子这般的结局。”
      
      卫檀生没有被她的告白所感动。他脸上浮现出了一种极其古怪的神情,甚至连眉头都浅浅地皱了皱。
      
      惜翠只当做是她太过直接,吓到了卫檀生,并没有将这事往心上去。
      
      几天后,山上又陆陆续续抓到了几个官府的探子,都让鲁深一一地杀了。不论他们如何叩头求饶痛哭流涕,他都不为所动,下手毫不留情。
      
      惜翠更没有时间再去照看卫檀生。
      
      鲁深吩咐下去,已经不让任何人再接近他,尤其是惜翠。
      
      就算她曾经当着他的面做了保证,临到要紧关头,他还是有所怀疑。
      
      这个时候惜翠当然不会再傻到去跟他讨价还价。她整天都跟鲁金川混在一起,看起来就像是在为战前积极做准备,等着和官府的兵痛痛快快的厮杀一场。
      
      《太平医女》的作者没有在这场仗上面多花笔墨,只一笔带了过去。之所以会提到这件事,也不过是为了丰富卫檀生的人物设定,给他安插一个悲惨的童年,为他的跛足找个理由,好增加上几分惹人心疼的残缺美。
      
      惜翠只知道卫檀生他会被救出来,但究竟是怎么救出来的,这场仗到底是输是赢,还是说像《水浒传》一样,鲁深被官府招了安?
      
      所有的这些,惜翠一概不知。
      
      系统不告诉她,她只能跟着剧情走,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。
      
      就这样,又过了两三天。
      
      是夜,卫宗林终于带着官府的人发动了突袭,打上了山。
    插入书签 

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明天结束这个篇章
    接着安排翠翠跟十六岁的卫檀生谈恋爱2333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