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零之彪悍女知青

作者:桃花露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程如山

      程大宝小脑瓜瞬间被幸福给击中,脑袋晕乎乎的,她说他是小爷们儿呢!
      
      程铁钢兄弟俩被骂得跳脚,刘红花气得脸上筋肉扭曲……
      
      不过他们都没有孟依依震惊,她不敢置信地低头看姜琳,“琳琳?”
      
      姜琳淡淡道:“有房子才是家,三百块钱管屁用?”
      
      孟依依情急之下脱口而出,“你这是要扎根农村?”说完她立刻意识到不妥,忙描补道:“扎根农村是我们的理想,我和你一起。琳琳,我支持你。”
      
      她看姜琳对自己不热情,有些气闷,又蹲在旁边关切道:“琳琳,你和他们闹成这样,还能一处住吗?多不舒服,万一吃了亏……”
      
      姜琳呵呵一笑,“可以砌墙分成两家,不是有那分家的,多了张桌子还能劈成两半儿吗?”
      
      孟依依很着急,一个劲地劝姜琳不要激化矛盾,“琳琳,你要冷静。”
      
      姜琳:“我很冷静,不冷静我早赶他们滚蛋呢。”
      
      “你们才滚蛋,我们是绝对不会搬出去的!”刘红花一巴掌拍在自己大腿上。
      
      之前听说三百觉得剜肉一样疼,这会儿见姜琳不同意要钱反而要房子她又着急。原本整座院子是自己的,这会儿就剩下不到三间!这院子她住习惯,打死她也不搬出去。
      
      要么住一起天天打,自己有男人有儿子闺女,非得打得他们滚蛋不可!
      
      她都想好了,今晚上姜琳肯定住不进来,她悄悄把隐秘处的瓦片给揭下来,到时候让他们漏雨!淋死他们!修一次揭一次,直到他们滚蛋!
      
      程福军道:“叫我说,老大你们用一间正房换成两间东厢住。你们夫妻年轻能干,过两年……”
      
      刘红花听出他是想让自家过两年搬出去,立刻打断支书的话,“住一起怎么行?还有猪圈茅房鸡栏呢?攒粪算谁家的?这可是有工分的!”
      
      孙清辉讥讽道:“你们人多房子少,住一起分明就是占人家便宜,还想把人家房子多的赶出去不成?”
      
      刘红花耍赖道:“反正我们不搬出去!我们是长房!”
      
      姜琳笑道:“不要紧,还可以拆砖另盖小院子呢。到时候你们屋不成屋,可不好意思啊。”你膈应人,我膈应不死你。
      
      想想一个院子三分之二的砖瓦被拆走,刘红花家四面透风,她就觉得好笑。
      
      刘红花又骂姜琳不要脸,有文化就是歹毒。
      
      闫润芝懒得搭理她,就问姜琳,“宝儿娘,咱咋办?”
      
      要是挤在一起少不了天天打架,大宝小宝肯定吃亏,她觉得姜琳应该不会想和他们住一起。
      
      姜琳坐在一个麦草拧的草墩上,怀里抱着困得不行的小宝。她笑了笑,“好办,大队部有空屋子,咱们换一个小院住呗。”
      
      她才不要和程如海住一起,看着相貌堂堂,其实探头探脑恶心人。
      
      扬红大队有队招待所,一处青砖地基黄泥墙麦草屋顶,两间正房,带着两间低矮的小厢房。还有一处青砖黛瓦,三间正房带着一间南屋一间猪圈,没有厢房,院子窄长。
      
      姜琳盘算一下,换那个砖瓦房不吃亏,而且她更乐意住三间正房,左右对称,两间总有点奇怪。
      
      程玉莲:“那就把这里当成队招待所。”农忙的时候上头有干部下来蹲点。
      
      姜琳笑道:“还可以养猪嘛,当仓库也挺好。”
      
      程玉莲对那边的饲养员道:“老五,你不是说多了两头骡子养不开嘛?我看这西厢和南边小院就能养。猪圈还能再养两头猪,还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不行!”刘红花急了,“你们这是欺负人!”
      
      根本没人理睬她。
      
      程如海哑巴吃黄连,“既这么着,我们也换那个小院。”
      
      刘红花立刻嚎啕大哭起来,“当家的,你傻了啊,那小院是土坯的,咱们这可是砖瓦的啊。”
      
      程如海丧气道:“都这样了,还能怎么着?”
      
      他知道大队支书和大队长这是一起挤兑他呢。他们村一多半人家都姓程,但是也分亲疏远近。自己走了公社程福贵的路子当上了三队长就把原本的队长顶了。而原本的三队长是程玉莲娘家的弟弟,她嫉恨着自己呢,大队书记又是她娘家的堂兄,肯定帮着姜琳给自己使坏呢。
      
      程福军见他们都愿意换,就道:“找几个人帮忙收拾一下搬过去,晚上就好睡的。”
      
      这屋子以后就变成大队新的招待所。
      
      刘红花忍不住哭起来,“这院子可是我家的,不要等着又被谁霸占了。”她恨死姜琳了,这是鱼死网破啊,这么好的房子,拱手让给别人啊。
      
      姜琳对这房子并没感情,住得舒服是最要紧的。
      
      除了房子,剩下的大队会计给扒拉一下,程如海还得往外拿一个衣柜一个大衣箱一张桌子几张凳子出来,另外给一些缸盆之类的,农具也要有几样常使的。
      
      这些也没多少,就分成两份拉倒。他草书划拉得快,写好单子,中气十足地一遍,“你们要是没意见自己选一份摁手印吧。”
      
      过去兄弟们分家,基本都是一个负责分,一个优先挑,这会儿大队给分,适当照顾养老的儿子。
      
      刘红花又不乐意:“老的还能干活儿呢,都跟着给他们赚工分?”
      
      这会儿她想起来闫润芝绣花一天十个工分,比自己能赚,还能从大队分到钱呢。
      
      知青们就开始嘘她,“你当人家是亲娘养老还是怎么的啊?惦记人家工分,脸真大!”
      
      “就是啊,你家孩子还是人家帮忙看的呢,你感激了吗?”
      
      刘红花却不丢人,反而理直气壮,“我们孩子不叫她嫲嫲的?还能白占那个位子?”
      
      不过这事儿更没人搭理她,毕竟闫润芝是后娘,人家自然要和亲儿子一起。
      
      程大宝也困得不行,没撑住眼皮打了个盹,一个激灵发现他们分完了,急得喊道:“还有母鸡和猪,我嫲嫲养了五只鸡一头猪。”猪和鸡都是闫润芝照顾,程大宝就以为这是嫲嫲的。
      
      程金刚:“猪是我家的,鸡也是我家的,你们家狗屁也没有。”
      
      程大宝:“你是狗屁!”
      
      “X你娘!”程金刚8岁,嘴皮子却不利索,骂人就会X你娘之类的。
      
      程玉莲一巴掌呼在后脑勺上,“猪头猪脑的,滚一边去!”
      
      刘红花不干了,“程玉莲你什么意思,你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闭嘴!”程福军斥责一声,“猪是公家的,之前养猪的工分拿一半出来,鸡分三只。”
      
      大家都说合理,这种小东西多点少点就那样。
      
      姜琳就给干部、知青们道谢,“大家辛苦了,这会儿也没什么好招待的,等过些日子另行致谢。”
      
      “不用不用,村里就这点事儿,应当的。”几个人说着就散了。
      
      大队会计招呼几个人帮忙把东西搬去新院儿里。
      
      程小宝已经睡着,姜琳抱着他,程大宝其实也困得不行,兀自强撑着跟在闫润芝身侧。
      
      孙清辉几个知青帮忙搬东西,“姜琳,恭喜你啊。”
      
      姜琳跟他们道谢,“都是同学们帮衬,辛苦你们啦。”
      
      “都是知青,说什么见外的话啊。”
      
      他们都赶紧帮忙把东西搬过去,还有之前收拾到大队屋的东西,再把小院里的东西清理出来搬回新招待所里。
      
      刘红花还在那里哭,“她们倒住上砖瓦房,让我们去住土坯屋。那屋子根本没法住,老早之前屋顶就漏了,漏雨啊,欺负人啊……”
      
      孟依依走在姜琳身侧,小声道:“琳琳,你……放弃回城啦?”
      
      姜琳:“没啊。”
      
      “那你……”孟依依气结,你想回城你还这样?我好不容易给你争取的钱你拱手让人?
      
      “依依啊,你咋不活动一下回城呢?”姜琳低声问。孟依依家里条件和她家差不多,就算不富裕,勒紧裤腰带,东借西凑弄个三百块钱还是可以的。
      
      有三百块钱就可以活动一下回城。哪怕回去暂时没工作,熬一下,或者偷偷做点小生意还是可以的。原主受不了体力劳动,她孟依依一样受不了,否则就不用把小学老师的工作要了去。
      
      孟依依:……和我耍心眼!
      
      “我这不是想让你先回去嘛,你要是不回去,我哪里放心啊?再说,卞海涛还等你呢,你不想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别跟我提他!”姜琳睁着眼睛说瞎话,“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这个人,我翻脸!”
      
      孟依依脚步一顿,胸口顿时闷闷的,感觉这一天被姜琳气得不轻。
      、
      
      姜琳脚下加快步伐,追上前面的闫润芝和程大宝,“大宝,困了吧。”
      
      程大宝困得睁不开眼,抓着嫲嫲的手,闭着眼深一脚浅一脚地走,听见姜琳的话,立刻抬起头来,“才不困!”
      
      姜琳笑了笑,屁大点孩子,还挺好强的。
      
      新的小院儿就在大队部旁边。大队部原本有好大一片围墙,大/炼钢铁的时候被拆掉大半去垒砖窑,这会儿就只有办公室、仓库有围墙,其他就在外面。
      
      姜琳很喜欢这个位置,离着大槐树、水井、碾盘很近,方便得很。
      
      几个社员和知青已经把东西都送过来放在屋里,原本就是招待所能住人,只是放了一些杂物,搬出去就可以。
      
      姜琳看了看,东间炕塌了只有西间能睡,好在屋子一半是炕,排排躺大人孩子能睡五六个。只是炕席破得厉害,只能多铺垫一些干麦秸草。她和闫润芝把大宝小宝先安顿好,然后去和社员们、知青们道谢,想着以后找机会报答。
      
      她虽然又累又困,可奔波一天,身上又是汗又是尘土的不舒服。她就拿盆想去大队部防火大水缸里舀盆水回来洗洗,刚要出门,恰好孙清辉拎了一桶水进来,“外面太黑,我帮你把水打过来。”
      
      姜琳忙跟他道谢,“真是麻烦你。”
      
      孙清辉笑道:“说这话就见外。时候不早,赶紧关门休息吧。”
      
      送走孙清辉,姜琳关上院门回来,在院子里洗了洗,想去招呼闫润芝,发现她已经困得和衣睡着便也没叫。她也困得很,只看看东间的粮食缸好好的,然后就上炕睡觉。
      
      实在是太困,沾枕头就着。
      
      ……
      
      东南边陲牛角山监狱。
      
      刚镇压了一次犯人暴动,整个监狱都被一种肃杀的气息笼罩着,全副武装的狱警在巡逻。
      
      某办公室,三名身穿军装却没有标明职务高低的军人端坐桌前。中间的军官四十来岁的样子,懒懒散散的神情,不紧不慢地翻看着手里的档案,时不时地撩起眼皮瞄一眼前面坐的青年。
      
      青年个高腿长,身材精瘦,不过和他打过架的人都知道他力气有多大、性子有多狠。这会儿被人盯着,他俊容沉凝,身形笔挺八风不动,天塌了也不会害怕的样子。
      
      “程如山,经过考察你表现优异,我们决定邀请你加入特殊部队继续训练。”军官瞥了程如山一眼,“你有什么话要说?”
      
      程如山黑眸深幽,面无波澜,“长官,强制入伍吗?”
    插入书签 

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程大宝:男人不分大小,关键时刻要当家做主!
    程小宝:以前你咋不当家做主?嘿嘿。
    程大宝:傻~~狍子!
    程小宝:我是傻狍子弟弟,你是傻狍子哥哥,哈哈哈哈~~
  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  十章啦!!!可以下嘴了,哈哈哈。



    七零之悍妇当家
    调/教男人和五个娃,一家斗极品过好日子



    六零年代好家庭
    小夫妻带空间养娃种田



    九零之重启人生
    重生90年虐渣逆袭追求人生幸福



    小地主的科举之路
    古代科举官场之路



    星际修真生活
    听风的星际修真文



    重生农家乐
    古代农家女的创业故事



    穿越锦绣田园
    农妇奋斗种田文



    穿越市井田园
    青梅竹马乡土斗极品种田文
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