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也在养龙崽

作者:今夕故年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第5章老长街

      活得太久,很多事情不刻意去回忆的话,是很难想起来的。
      唯有沈清濯口中的那个“他”,一直鲜活存在于他们这些老家伙的记忆里。
      天降大劫,玄龙挡之,殁于无归。
      很多年后的传说故事里,都只剩寥寥几字,但凤凰他们永远记得那场毁天灭地的劫难。
      在那场劫难里,他们失去了很多很多伙伴。
      其中就有一条龙。
      黑鳞,金瞳,一条很凶很暴力整天以打架为乐、还惦记着养花的暴力龙。
      ……
      凤凰在疯狂dd他的好兄弟老乌龟。
      可爱啾啾在线卖萌:龟啊,怎么办啊我该怎么安慰我们的小花花!小花花好像很伤心的样子,你听他的语音,平静中带着浓稠如芝麻酱般的悲伤——
      可爱啾啾在线卖萌:前男友去世了,可他还要给前男友养崽崽!啊!多么痛心!闻者落泪见者心酸!我都忍不住要留下热泪了。
      可爱啾啾在线卖萌:我们去找花花玩儿吧,也好久不见了。顺便我问问他有没有面膜……他那么讲究养生应该是有的吧,我准备去面基了!得好好弄弄我这张脸!
      快乐的池塘里面有只小乌龟:正在输入中…
      老乌龟爪子不灵活,发信息通常很慢,凤凰噼里啪啦打完几大段话,老半天都没收到回复,于是复制转发接着轰炸青蛟龙。
      片刻后,青蛟龙回复信息。
      我是一条小青虫:凤凰,我觉得你这样不好,花花那么伤心,你还只想找他要面膜。这种行为很不好的。
      我是一条小青虫:不过如果你打算去找他的话请叫上我一起,他前几年给我的养生菜单我已经吃腻了,我想问问他有没有新的。
      可爱啾啾在线卖萌:……
      沈清濯两条语音发完,便开始安静地等待。
      等了许久都没有回复,他皱了皱眉,疑惑地将屏幕按熄又按亮。最新群消息依旧是他自己的语音。
      ……大概是手机坏了。
      他看一眼时间,发现已经八点了,便关了手机,决定先去喊龙崽子起床。
      就算是小崽子,过多的睡眠也是不好的,得劳逸结合。早晨空气清新阳光温暖,最适合晨跑了,跑完了再喝杯牛奶,快高长大不是梦。
      细细一条小龙崽盘成一团在被窝里睡得正熟,龙嘴微张,发出细微的鼾声。沈清濯凝视了它许久,越看越觉得熟悉,仿佛就是当年那条大黑龙的缩小版——他在群里说可能是大黑龙的小崽子,并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      当年他迟迟不能化形,屡屡目送那条大黑龙出去,每次一离开就是一年半载的,说不准这就是他在外边留的种,万万年后因缘巧合被他捡回来呢……
      突然有点儿心塞。
      沈清濯抿了抿唇,抛弃脑海中的杂念,轻声唤:“该起床了。”他本想继续喊小崽子的,但思忖了一下似乎不太好,便换了个称呼,“小黑,起床了。”
      突然多了个爹也多了个名的龙崽子呼呼大睡,对此一无所知。
      沈清濯想了想,手腕一翻,昨日不小心揪下来的龙须便出现在他手心。
      龙须上残留的灵力耗尽后也变成了牙签粗细的小须须,沈清濯比划了一下,觉得刚好。他捏着一端,凑近小龙崽,在龙鼻子上轻轻地搔了搔。
      龙崽似有所觉,把脑袋往身体围成的圈里拱了拱。
      沈清濯轻捏着它的脖子将它脑袋□□一点,又锲而不舍地继续用小须须挠它的脸。
      龙崽子这回忍不住了,张了张嘴,打了个喷嚏,睁开了眼,竖瞳,表示很生气。
      沈清濯手腕一翻,小龙须又不见了,他笑吟吟地将龙崽子托在手心,朝它吹气:“别睡了,醒一醒。”
      ……
      半小时后,二楼小院。
      沈清濯又躺回了云朵躺椅上。生了灵智的藤蔓机灵地飞快抽条,编织出一个藤蔓托盘,上边放着沈清濯的清茶和小龙崽的牛奶。
      浑身散发着凶狠阴沉气息的小龙崽缠在沈清濯手腕上不肯动,沈清濯道:“绕着小院飞五十圈。飞完了喝牛奶。”
      小龙崽对飞五十圈并无异议,这里灵气充足,它可以充分吸收修炼,但是经过昨晚的尝试之后,它对牛奶产生了极大的恶意,如果不是沈清濯在这,它会立刻一尾巴把这杯牛奶打翻。
      沈清濯深谙打一棒给个枣之法,指腹揉了揉龙脑袋,许诺道:“中午吃肉好不好?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。”
      龙崽子狐疑地看了看他,甩甩尾巴,鼻子里喷出一口气。
      沈清濯继续给他画大饼:“昨天买的肉夹馍和烤羊肉喜不喜欢吃?羊肉吃多了会上火,今天中午吃鸡肉吧。鸡肉滑嫩容易消化。”
      片刻后,沈清濯看着飞了一圈又一圈地龙崽子,露出了和蔼慈爱的微笑。
      龙崽子能修炼成完整龙形,自然是有自己修炼的方式的,沈清濯啜着清茶,关注着它的修炼,并不多言,只默默捏指掐了个诀,将四周的灵气缓慢而匀速地引入龙崽子体内。
      龙崽子似有所觉,遥遥望他一眼,刚好看见他唇畔那宛如慈祥老父亲的笑容。
      ……
      半骗半哄逮着小龙崽子喝完了牛奶,已是十点一刻,沈清濯下楼开门,将门外的营业中牌子翻过来。
      老街上有路过的大婶儿手里提着菜,看见沈清濯,笑呵呵地唤了声:“沈老板开铺了啊!”
      沈清濯便回以温和客气的一笑。
      他会开杂货铺,一是想在漫长岁月里找个消遣,二是受特殊管理局所托,看顾着老街。
      老街诞生于大唐贞观年间,当时的老街还不叫老街,它被大部分妖怪和少部分知情的人类含糊称为“那条街”——大唐盛世里盛的不仅是人,还有许多妖怪。
      并非所有妖怪都是恶的,有许多无害的小妖怪,譬如兔子妖、小花精之类,因向往人类世界而修成人形,去人群中学习如何当普通人。
      为了使人与妖怪之间能友好和谐相处,两位大妖和当时的国师联手设立了妖市。
      妖市的职责是将在长安定居的妖怪登记在册,设下规矩条款,违规妖怪或企图搞事的外来妖怪一律重罚甚至诛杀。
      “那条街”便是特意辟给妖怪们居住的——当时恰逢沈清濯沉睡醒来路过长安,还顺手帮忙设了个防护阵。
      时光匆匆,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,无数故事被湮灭在历史长河里,化作不起眼的沙砾。
      千年过后,昔日妖市的创始人早已不知所踪。而妖市在几经变革后,变成了如今的特殊管理局,由人与妖怪共同领导,“那条街”的原始居民渐渐故去,被各种新生妖怪们所代替,这些新妖怪们嫌“那条街”叫着拗口,便干脆喊老街。
      沈清濯在老街默认是管理者的身份,住在老街的众多妖怪不知他名字,只知他开着间杂货铺,于是都称他一声“沈老板”。
      众妖也都知道,沈老板的杂货铺是个神奇的地方,在这里买东西所要付的代价并不一定是钱,有时候还会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,比如黄土高原上的一抔黄土啦,江南人家屋檐上的一片青瓦啦,还可能是一个个或平淡或惊险的小故事。
      有的人对这家铺子不屑一顾,也有的人满意而归。
      ……
      今天的西安,依旧热闹非常。
      作为旅游热点城市,这里每天的人流量都爆多,不少打着追寻“古韵古风”名头的游人来此,都会被老街吸引目光——在越来越多的古城古镇商业化之后,原汁原味是那么的珍贵。
      然而为了保证老街居民和各地游客的双方安全,老街每天都会限制参观人数的。早上九点开始售票,只售一百张,不分老少,每张门票五百元,售票所得以老街的名义全部捐赠慈善机构——反正住得起老街的妖怪都不会缺这点儿钱。
      老街口,充当售票处的小亭子里,售票员雁回递出最后一张门票,对后面排着长队的游客们露出标准的礼仪微笑:“不好意思,今天名额已经满了,想进老街游览的朋友们明天再来吧。”
      没能买到票的游客们纷纷发出失望的叹息,有的人不甘心,见没有栏杆拦着,企图直接闯进来,结果刚迈进半步,就全身一僵,呆站许久,给了自己一耳光,一言不发就掉头走了。
      雁回对此笑而不语。沈老板活了许多年,会些有趣的术法,也不奇怪嘛。
      售罄的牌子挂出来,人群渐渐散去。雁回出了小亭,到旁边一株足有三人合抱那么大的槐树下站着,看着街上人来人往,有本地妖怪,也有刚进来的游人们,她叹了口气,默默地想,这里也越来越热闹了。
      “咳……”忽然一声细微若无的咳嗽声传入她耳中,雁回侧头望了望,果不其然又是那位“老朋友”从树后转过来了。
      这是一只不知从何时何处来的残魂,总之雁回来当售票员之前它就已经存在了,每日只在树荫下痴痴徘徊,偶尔会小声念叨着什么。
      残魂仿佛对外界一无所感,雁回在它即将撞上自己的时候退了一步,道:“我说这位兄弟,你在这徘徊好多年了,也不考虑投个胎什么的吗?再等下去,你就要散架啦。”
      它大概已经徘徊很久了,身影淡得快成透明,雁回如今只能勉强瞧清它穿着一身破碎的绯色长裙,头发散乱遮住半张面容,看侧脸,依稀能看出或许曾是个好容颜。
      诶,等等。
      雁回又仔细打量了它片刻,犹豫道:“方才有个买票进老街的年轻人……和你长得七八分像呢!”
      那年轻人长得很柔美,雁回当时还忍不住多看了两眼,结果就瞧见他右眼角下还有一滴泪痣。不知道这位残魂兄弟眼角下有没有泪痣呢,可惜太模糊了,看不清。
      残魂对她的话恍若未觉,它的手僵直地维持着一个左上右下的姿势,仿佛在抱着什么,轻声念叨:“琵……琶……”
      雁回这回离得近,终于听清了它在说什么,叹息一声,没再说话了。
      老街存在了这么久,每个“居民”都难免会有自己的故事啦。就连她自己,不也有执念么,淡定淡定,莫追莫问。
      “那……那个,小姐姐,小姐姐!”
      发呆骤然被打断,雁回瞥了眼又转到树后的残魂,默然回头,就瞧见一个穿着大花棉袄的年轻人小跑着过来,一边喘气,一边喊她:“小姐姐!我想买票。”
      这大花棉袄花里花哨过于耀眼,以至于雁回愣了一下,才指了指写着售罄的牌子。
      林小丛“啊”了一声,隔着售票亭眼巴巴地问:“小姐姐能不能通融一下?我有急事想找长安杂货铺的沈老板!”
      “有沈老板的邀请函吗?”
      林小丛摇头,他是第一次独自来西安执行任务,也是第一次听这个名字,谈何邀请函。
      雁回赠送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:“那明天早点来吧。”
      林小丛挠了挠头,见买票无望,只能掏出手机给组长汇报情况:“组长,今天的票买完了,我进不去……”
      
      
    插入书签 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