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系贾环的红楼日常

作者:我说名字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第 12 章

      林黛玉回房后细细想了一个下午,到晚间时已经有了决断。
      
      晚间,林如海感觉好了许多,便唤了黛玉贾环来,三人一起用了晚膳。晚膳后,几个闲话了一会儿,见时间差不多了,林黛玉对贾环使了个眼神,贾环会意,向林如海先行告退,留二人单独相处。林黛玉又让下人都离开,要同爹爹说话。
      
      贾环回了不远处的小院,放出精神力,观察林黛玉这边的进展。林黛玉那边已经将中毒的事情和林如海说开了,林如海情绪还好,倒是林黛玉有些激动。
      
      林黛玉:“求爹爹莫要抛下玉儿,玉儿知道爹爹想娘亲。玉儿也想,娘亲已经抛下玉儿了,若是爹爹也不要玉儿,若是那样,玉儿也跟爹爹一块才好!”
      
      林黛玉跪在林如海脚边,双手扶在林如海膝盖上,靠着林如海情不自禁的哭了起来。林黛玉想着若是没了爹爹,在贾家过孤苦无依的生活,越想越伤心,更是哭得听不下来。
      
      林如海看着林黛玉哭得如此伤心,心都揪起来了。
      
      林黛玉本就容貌肖似贾敏,林如海与贾敏感情十分好,所以在贾敏去世后才会顺水推舟的把黛玉送到贾家,一来是自己已无心再娶,若是如此黛玉就在五不娶之列,到贾家有老太太教导,日后也好结亲;二来是为了避免看见黛玉,又想起贾敏来伤心。
      
      林如海见女儿如此伤心,心里的死意又打消了几分,林如海与贾敏夫妻多年,如今只剩这一女,若是自己再抛下玉儿,就真真对不起贾敏了。
      
      “玉儿莫哭,爹爹保证,绝不会丢下你不管的。爹爹还要看着你成亲呢。”林如海拍了拍黛玉的背安抚道。
      
      “爹爹!”林黛玉听林如海说到成亲,不禁有些羞恼,嗔怪地叫了声。
      
      “好好,爹爹不说,不说了。明天!明天我就让环儿帮我解毒。这样好了吗?”林如海将黛玉扶了起来。
      
      “爹爹说话算数。”林黛玉收了眼泪,“爹爹,府里的那些人该怎么办?”
      
      林如海:“玉儿放心,爹爹会查清楚的。这几天爹爹的饮食便交给玉儿来办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爹爹放心,我会做好的。”林黛玉得了父亲的信任,马上高兴起来,斗志昂扬的。
      
      贾环见林黛玉这边已经没有问题了,便收了精神力,自个睡下了。
      
      第二天一早,贾环刚吃过早饭,林如海便让人唤贾环来了。
      
      “环儿,这些日子辛苦你了。我已经听玉儿说过了。好孩子!”林如海拍着贾环的肩膀,笑道。
      
      贾环愧疚的说:“是环儿无用,只能等姐姐回来了再处理,还好姑父没有出什么事。”
      
      林如海:“环儿不必如此,只本不是你的错。好了,告诉我你发现了什么?”
      
      贾环:“是,姑父书房里燃的香,味道与之前不同了,感觉多了什么。还有姑父坐的马车,也多了些异样的味道。再来是姑父卧房窗户外边多了几盆花,那花闻久了会让人头晕,现下正吹那边来的风,对姑父影响也大。”
      
      林如海考贾环,说:“你觉得会是什么毒,谁做的?”
      
      贾环说:“感觉是混合的毒,就是不知道只这些是,还是有其他的,我只找到几个人,书房里的芜菁,马棚的老王,花房的朋子,这三个人最有可能。”
      
      林如海听完,深思了一会,才看向贾环,“罢了,这件事我会处理。环儿,解药可有带着?”
      
      “带了,便是这个。”贾环从袖袋里拿出个玉制的小瓶子递给林如海,那瓶子不过掌心大小,玉的质地温润,颜色洁白。光是瓶子便价值不菲。
      
      贾环补充说:“这一瓶的药,若是一次喝完,药效怕是大了些,也不过是会多上几次茅房。姑父若不是嫌麻烦,可以分多几天用,就是身上会出些脏,晚上沐浴时多换几次水。好的慢些罢了。”
      
      林如海收了瓶子,便让贾环去了。
      
      接下来的几天,贾环也没有发现林如海有什么不同。然后有一天,林如海让全部的下人都聚在一起,发落了好些下人,又给林黛玉立了威,才将林府交给黛玉管。整个林府都被清理了一遍,因贾敏过世后散漫的风气都没了,整个林府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了。
      
      林如海是官场上的老狐狸了,做事非常老练,又雷厉风行的。让贾环不得不佩服。林如海将贾环叫到跟前来。
      
      林如海:“环儿感觉如何?”
      
      “姑父。”贾环看不出什么,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能低头应了声。
      
      林如海叹气:“环儿在学问上有些聪明,但心思过于单纯,尚不如玉儿玲珑,又不能言善辩。只做学文还好,日后若是入官场,怕是要吃亏的。”
      
      贾环说:“姑父,我没有想过要做官。”
      
      林如海:“这样吗,那你如何打算?”
      
      贾环说:“我想着考到举人,或者能考上进士。到从贾家分出来了,就找个地方,开间学堂教书育人。”
      
      “你有打算便好,我也看了你这些日子了,你的心性我也有几分了解,确实不适合官场。做了夫子也好,没有勾心斗角,也还算体面,对你来说还合适。”,林如海想了想,从身后的书架上取下一些名帖。“这些都是扬州文人的聚会,你可以去看看,见识见识也好。”
      
      “是,姑父。”贾环领命,接过林如海手里的名帖。
      
      林如海不愧是官场多年的老狐狸,调查的速度比贾环想象中快很多,很快就把自己中毒这件事情的始末都调查清楚了。
      
      林如海原本就是聪明人,不过是因心存死志,入了魔怔,加上林家历代的寿命皆是不长,才没有对自己久病不愈起疑。如今已被黛玉解开心结,很快就振作起来了。
      
      随着林如海的痊愈,江南的官场和商场都动荡不安了起来。好几家盐商被抄了家,有些官员被撤了职,打杀了好些人,过了挺长一段时间江南才平静下来。
      
      贾琏贾环连着好些日子被据在林府里,连贾琏这个向往扬州烟花之地的都不敢擅自出门,就怕被牵连。
      
      天已渐暖,扬州的才开始半起诗会来。贾环外头气氛已经和缓许多便拿着林如海给的名帖去赴会。
      
      扬州的文会是很有名气的,文会的名头也各种各样,官办私办的都有。有许多文人墨客参加,若是要打出自己名声,这无疑是个极好的办法。
      
      贾环是练体过的,比起平常的孩童长得更高一些。如今才是九岁的贾环看起来同大上三岁的贾宝玉身量差不多,已经没了一团孩子气的样子,有些少年的模样了。
      
      贾环容貌精致,虽然不是最讨人喜欢的有福气的长相,有些偏冷偏艳,却也是时下崇尚的阴柔美的长相。加上如今男风盛行,文人都偏爱容貌白皙的人,也都爱美喜欢簪花敷粉。贾环小小年纪,容貌从众,又有才华,自然很快被接纳了。
      
      江南文人中都的是有才之士,参加文会的人最低也有个秀才功名。贾环在其中不算出众,但胜在年纪最小。除贾环外,年纪最小的也都有十二三岁了。
      
      文会自然是以文会友。琴棋书画诗酒茶这文人七大雅自然是离不了的,文会中又多比诗句。贾环的思维已经定型了,不比真正的古人有灵性,贾环的诗只能说是四平八稳的,应试诗,不出错,也不出众,但却算得上有捷才,写得十分快,倒是得了些注目。
      
      其他几项中,酒茶不好比,琴棋书画却是好比的。贾环这些年将这四样练了个炉火纯青。而其中最精通的便是书画。贾环是篆、隶、楷、行、草五种都练过的,楷行草三种练得最好,最常用的是楷行,但最喜欢的是草书,贾环喜欢那种龙飞凤舞,挥洒自如的感觉。而对画,更是古今中外各种画法都学过,更是融会贯通,融入到自己的画作之中。
      
      一次,贾环在一场文会上现做画一副,将文会的种种都入了画中。画里人物的容貌清晰可见,动作、神态都非常清晰。更为立体,更逼真,让人十分惊艳。画完画,贾环在一旁空白处,提了自己写的诗一首。虽然不够优美,但写实,应景。
      
      贾环自文会后就一那幅画名声大噪,以书画双绝广为文人所知。倒也不是没人诋毁他,说他诗配不上书画,但贾环又在几次文会上表现后,谣言很快就被掩盖了过去。
      
      如今贾环的名声已经传到外面了,有许多人上门重金求画,贾环都没有应下,倒是贾环在文会上交到一二朋友,便是以自己作的画相赠。
      
      贾环知道如果将自己与真正的书画大家比较,那还是比不上的。自己只不过胜在一个巧妙罢了。自古中国的人物画都是不怎么像的,主要还是传神。贾环把西方的画法融入画中,透视法更是让场景更立体逼真。如今西方的人出现,但画还没有流入这里,没有人见过这样的画法,非常新鲜。这才把贾环捧得这么高。
      
      林如海有一次把前来求画的人打发走,叹了口气。“总算走了!”
      
      林如海这些日子除了忙于公务外,还要应付前来求画的同僚,可是真的累了。贾环丈着年纪小,此地主人又是林如海,便只管闭门读书,许多的客都是林如海见的。
      
      送走了客人,林如海回了内院,见了贾环正在和林黛玉一起喝茶吃点心,有些哭笑不得。“你啊你啊!这回可是出了大风头了,怎么不去见见客啊!”
      
      贾环见林如海像是有些恼了,连忙倒了杯茶给林如海。“姑父消消气,辛苦姑父了,我如今不过是秀才,那些人都是官身,有是姑父同僚。这哪里是我应对得了的,我这这里给姑父赔礼道歉了。”
      
      林黛玉见贾环给林如海赔礼作揖,只在一旁偷笑。她说:“爹爹莫恼,让环儿画一幅画给爹爹赔礼就是了。因着画让爹爹劳累了,便让环儿将画赔爹爹。环儿,这样可好?”
      
      贾环应道:“很好,这是应该的,姐姐等着,我这就将东西取来,现在就画。”
      
      林黛玉忙拦住:“环儿莫急,如今天色不早上,不必急于一时,环儿等有时间慢慢画便可。”
      
      林如海被黛玉打岔,倒是早已没了火气,或者说本就没有生气。不过是要敲打贾环一番罢了。他说:“环儿,书画虽然好,但是不可沉迷。你若是还要科考,还是把精力放在读书上为好,琴棋书画不过是陶冶情操的,研究学问才最要紧。”
      
      贾环立刻应下:“是,我知道了,姑父,我会把握好分寸的。”  
      
      
    插入书签 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