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系贾环的红楼日常

作者:我说名字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第 13 章

      说起贾环在文会上做的画,贾环自己倒不是很满意,毕竟是现场赶出来的画,不比精心绘制的画作。
      
      贾环在画答应林黛玉的画的时候,把文会上的画都又画了一幅,原先的也不丢,都收起来了,留着纪念。
      
      贾环这几天都闭门不出,整日读书作画,不理外界诸事,倒是贾琏,见江南已经平静了,便整日的往外跑不着家的,应该是往烟花之地去了。
      
      贾琏原是因为林如海病重才送黛玉回来的,如今林如海眼见着就好了,便想着接了黛玉回去。不过江南不平静不能出行,林如海也还不肯放林黛玉离开。贾琏没能把林黛玉带回去,自己也不好回去交差,便只能在扬州混日子。往京里去了信,只说是林如海还未大好,自己在身边侍疾。
      
      贾环见贾琏这般无所事事,便有心想让林如海教导一下贾琏。在贾家的男人里,也就是贾琏这个人还算是好的,虽然贪花好色,但有担当,也还有良心。贾家有救的人里,贾琏算是一个。
      
      一日,贾环把之前应了林黛玉的画画好,又自己动手仔细装裱好。看了看天色,林如海也应该下衙了,便带了画去找林如海。
      
      “姑父。”贾环进了林如海书房,先向林如海行了一礼。
      
      “环儿啊,怎么来了?不是怕见客,轻易不出房门吗?”林如海端坐在书桌前看书,听见贾环的声音,头也不抬。
      
      贾环笑道:“姑父可别取笑我了,前些日子我不是答应姐姐,要帮姑父画幅画吗?如今已经画好了,请姑父过目。”
      
      林如海闻言抬起头来,“在那里,给我看看!我倒要看看被人诸多赞赏的画技,是怎么个好法!”,林如海接了画卷,将画展开。
      
      只见那画上是一幅日常生活的场景,两大一小三个人。画中,林黛玉端坐在书桌前,手拿着一卷书,林如海站在林黛玉身后,伸出手指着书卷,在教黛玉读书。还有一个人,作妇人打扮,面带微笑,在一旁看着。
      
      容貌与黛玉有八分相像,画的虽然只是侧颜,却能让人认出是贾敏,这是一家人。画的是极日常的景象,但幸福的感觉却简直要从画里溢出来了。
      
      林如海看着画卷,半晌说不出话,只是眼框有些湿润。
      
      贾环说:“我从没有见过姑姑,只听说姑姑与姐姐很是相像,也不知道画得像不像?”
      
      “画得以是极像了,我从前忙于公务,没能为你姑姑留下画像,如今再想画却是画不出来了。环儿谢谢你。”林如海声音带着些沙哑,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心情,小心地把画收了起来。
      
      林如海收好画后,擦拭了眼角,又喝了几口茶方平静了下来,“让环儿见笑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姑父不必如此,人之常情罢了。”贾环见林如海有些尴尬,便转移了话题,“对了,姑父,环还有事想求姑父,请姑父答应。”
      
      林如海听说有事,马上摆脱情绪,端正态度。“环儿有什么事?说说看。”
      
      贾环先问:“姑父可知道我贾家的情况?”
      
      林如海点头,“略知道一些。”
      
      贾环苦笑:“这本不是我做小辈该操心的事。但荣国府自祖父去后便一直走下坡路,伯父和我父亲什么样,想必姑父比我更清楚,如今玉字一辈里,也就是琏二哥哥还有些样子。我是做晚辈小辈的不好说些什么,现在只求姑父略指点一下琏二哥,也净够了。”
      
      林如海吃惊,“贾家如何到了那般地步了,不是还有宝玉吗?”
      
      贾环:“我本是不该说兄长的,但宝二哥这人确实是撑不起来的。二哥如今以是十来岁的人了,还在内院做着,于诗书上有些灵性,却极厌四书五经,对科举取士不喜。如今老太太在时还好,但以后却难支撑门庭的。我是庶子早晚必是要分出去的,而嫡出里也就是隔房的堂兄还是有些本事,正好也是爵位继承人,若是能教好,贾家还能兴起的。”
      
      林如海皱着眉头思考了好一阵子,“待我想想再做安排。”。
      
      贾环见林如海还是思考,便先告退离开了。贾环此次去拜托林如海并非没有缘故。
      
      贾家必是要倒的,贾家里的人娇养惯了,没有一个人能支撑得起来。贾环可不想贾家倒了之后养着一大家子,倒不是不愿意,只不过是以贾家的人对贾环以往的态度,贾环实在不想花钱找罪受,而且贾家贪心不足的人不少,被贴上了就难撕掉了。再说贾琏作为继承人,撑起贾家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      
      还有一个原因则是为了黛玉。老太太一直想把宝玉黛玉配成一对。如今林如海活了下来,王夫人很可能因为林家财产和贾宝玉未来的仕途而答应婚事。以王夫人对黛玉的态度,是不可能善待黛玉的。
      
      黛玉对贾环挺好,贾环可不想黛玉嫁给宝玉过苦日子。趁着现在黛玉对贾宝玉感觉不深,让林如海知道贾宝玉是什么样的人,日后老太太提起黛玉的亲事,林如海必定会慎重考虑。如果这样林如海还是答应了双玉的亲事,那贾环也没办法了。
      
      贾环将教导贾琏的事拜托给林如海后就没有再关注了。
      贾环不怎么跟贾琏见面,但每次见面都感觉变化明显。也不知道林如海怎么教贾琏的,反正贾环每次见到贾琏,都能发现贾琏身上的变化,贾琏是真的在一点一点变好。
      
      现在贾琏身上的轻浮感去了许多,更稳重了。
      
      这日,贾环感觉时机成熟了,便找了个时间去寻贾琏。贾环进了贾琏住的小院,见贾琏在屋里打算盘,房门大开着。
      
      贾环敲了敲门,“琏二哥,安好!”
      
      “环儿,这么有时间来找我了?起来坐吧!”贾琏觉得纳闷,贾环是轻易不出门的人,怎么主动的来找自己了。
      
      贾环进了屋,在贾琏身边坐下,说:“有件事情,我藏在心里很久了,今日特来找琏二哥解惑。”
      
      贾琏:“什么?”
      
      贾环问:“琏二哥,来扬州怎么久了,可有去过金陵?”
      
      贾琏回:“不曾,怎么了?”
      
      贾环说:“想来哥哥必是知道的,我去岁因考试在金陵老宅住了些日子?”
      
      贾琏说:“嗯,这事我知道,怎么了?”
      
      贾环四下望了望,见没有其他人在,凑到贾琏身边,压低声音说自己听到的话,“我在老宅住的时候,听到有人说卖祭田,咱们家已经到了卖祭田的地步了吗?”
      
      “你说什么!?”贾琏惊吓得直接叫了出来,贾环不清楚,但贾琏作为成年男子又有打理家事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呢,可自己就是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。
      
      “琏二哥哥!我的耳朵!小点声!”贾环感觉自己耳朵都嗡嗡作响了,捂住耳朵向贾琏抱怨。
      
      “对不住,对不住了!环儿,你刚刚说什么祭田?这可是大事,不能胡说的。”贾琏握住贾环的肩膀,对上贾环的眼睛,非常认真的说,这祭田可从来是长房继承的,那可都是自己将来的财产啊。
      
      贾环:“可不敢胡说,我亲耳听到的,老宅的管事在说什么‘祭田、卖、五百两银子’的,到我走近了,他们就不说了,还问我听到什么?”
      
      贾琏惊疑不定:“你说的可是真的!”
      
      贾环:“自然是真,祭田可是大事,岂敢胡说。我还想问问二哥是否知道,这卖祭田可不是下人就敢做出来的事情!”
      
      贾琏否认:“我也不曾听说过。”
      
      贾环提醒道:“琏二哥是下一代的爵位继承人,这祭田将来可都是哥哥继承的,可不能糊涂。”
      
      贾琏应,“我知道,祭田可是即便抄家也会留下的,是贾家最后的退路,事关重大,我必是我查个明白!”
      
      贾环好奇:“二哥哥,你怎么说这些话?”贾琏以前可不会说这种类似丧气的话的,贾家人一直都是我们贾家如何如何的,挺自满的。
      
      贾琏苦笑:“这些日子姑父教了我许多,我算是开明白了,贾家啊,现在就是个空壳子,表面光鲜。”
      
      “琏二哥哥。”贾环没有想到贾琏竟有这样的觉悟,看来还是小看贾琏了,若是这样那就在帮他一把。“哥哥,还有一件事情。”
      
      贾琏叹气:“环儿还有什么事情?一起说了吧!”
      
      贾环说:“琏二哥可曾知道嫂子放贷的事情?”
      
      “当真?!”贾琏一下子怒了起来,“这种断子绝孙的事情她怎么敢!”
      
      贾环忙道:“琏二哥先别恼,听我说完!这件事情还不清楚,我也只是听我身边的人说起过,外头都在传是嫂子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嫂子,但确实有嫂子的陪房。”
      
      “我就知道!王熙凤那人胆大包天,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,往日里她常说王家如何如何的我也不计较了,可她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!”贾琏怒得拍桌子,站起来。
      
      “哥哥冷静!我并非挑拨你们的感情,哥哥还需仔细查清,毕竟这关系到哥哥前程,我不想哥哥没了下场。”贾环把贾琏按坐下来,“这事不急,只要把事情首尾收拾好,就对哥哥没有妨碍,以贾家现在的权势,只要不事发就没人会去查,待哥哥回京可以慢慢处理。如今要紧的是金陵的事,祭田才是大问题。”
      
      “你说的对,我这就收拾东西,去金陵,这事越快越好!环儿你自便,少陪了。”贾琏连忙唤了兴儿起来收拾东西。
      
      “那哥哥你忙,我便不打扰先走了。”贾环见状便先告辞离开了。
      
      贾琏当日便先去了金陵,好些天后才写信告诉贾环祭田的事。祭田已经被卖了近半了,说是族人联合下人做的事,族人不好处理,但下人都被了抄家,等回了京再做处置。具体的事贾琏也不会告诉贾环,毕竟贾环的年纪摆在那呢,又是事关大房。
      
      贾环是知道这祭田的事情是王夫人的手笔。当初,贾元春进了宫,处处都要用银子,王夫人的私房钱又想都留给贾宝玉,便只能想办法捞银子。祭田注定到不了二房手里,还不如卖了换成银子。只不过,如今贾元春还没有封妃,省亲别院还没有开始建,祭田才还有剩下,没被卖光。
      
      接下来的日子,贾琏便一直都在金陵处理事情,没有空回扬州,到下半年才将将处理好。贾琏回了林府,先同林如海辞行,又问黛玉贾环是否一起回京。贾琏主要的目的是黛玉,他不讲黛玉带回去在老太太那里不好交代。
      
      贾环圆场道:“琏二哥,林姐姐姓林,哥哥这番回府,怕是有段时间会很是忙乱,姐姐到底是外姓人,不好让人见贾家的笑话。还是忙过了再去才好。”
      
      贾琏闻言神情一敛,“你说的对,该如此!”
      
      贾环又说:“琏二哥也不必担心,听说姑父任期也快了,姑父正谋划回京的事,如无意外,快的话明年就在京城了。”
      
      贾琏应道:“那就这样吧!”
      
      贾琏又在林府待了几天,处理好诸事,向林如海辞了行,依旧是从水路走,便离开回京了。
      
      
    插入书签 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