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系贾环的红楼日常

作者:我说名字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第 4 章

      “我出二百两银子买你这玉佩,你可愿意不愿意卖?”
      
      那人自门口走了进来,大概十三四岁的年纪,长着一副很是俊美的容貌,正是雌雄莫辨的年纪,便觉不会让人认错性别,气质颇为沉稳,又有些冷清。
      
      贾环答应:“自是愿意的。”
      
      那人干脆利落的拿出银票:“那好,这是二百两银票,你且收好,玉佩就归我了。”
      
      贾环将银票接过,看了看,乃是京城最大的钱庄的,开了上百年了,不曾出过问题。
      
      贾环:“甚好。”
      
      贾环收好了银票,正准备离开。那少年又说话了。
      
      那人说:“公子,我们相逢就是有缘,不如我请客,去醉仙楼也好相谈一番。”
      
      六岁上小学的孩子和十三四岁上初中的孩子到酒楼吃饭喝酒?
      
      贾环想着想着,不禁有些想笑,也笑了出来。
      
      贾环忍笑:“噗,不了,如今天色已经是不早了,我也该回家了,以免家里人担心。如果有缘就改日再聚吧。告辞!”
      
      为了不失礼人前,贾环领着小厮长随就匆忙离开了。
      
      贾环转身离开了就没有看见那少年变得深邃的眼神,还有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      
      那人说:“去,打听打听这是谁家的公子?”
      
      掌柜:“是!”
      
      马车在街上,人来人往,车夫拉着马走得慢,岩大和小柳都坐在外边的车辕上。马车内,贾环闭着眼睛,神情若有所思。
      
      总觉得那少年十分眼熟。但是贾环也确定自己不曾见过那个少年。到底有什么忽略了?
      
      贾环唤:“小柳。”
      
      小柳在车外回话:“三爷,可是有事?”
      
      贾环:“进来说话。”
      
      小柳:“是。”
      
      待小柳进了车内,贾环问:“那家店是谁打听的?你可知道些什么?怎么就独独地带我去那家?”
      
      小柳:“三爷,那家店是岩大打听的。那东家姓柳,原也是世家,现如今有些落寞了,但也还过得去。听说是柳国公的后人。去那家店是因为那店里的东西真的不算贵,在古玩街里,其他的店铺的东西真真是太贵了。也就是这家的东西能买得起了。”
      
      啊啊,都知道我没什么银子。
      
      贾环感觉被小柳补了一刀,一下了就没劲了,心里又有点恼了。
      
      贾环泄气,说:“出去吧,让马车走快点,快点回府,姨娘该担心了。”
      
      小柳:“是,三爷。”
      
      回了荣国府,贾环照旧先去各处请安。到了贾政这处时被留下了,贾政要考教功课。贾环初入学,学得尚简单,只考核了些背诵。贾政又问了几句老太爷身体可恢复,闲话几句,嘱咐了贾环代替自己问候贾代儒,便放了贾环回去。
      
      贾环回了院子,发现赵姨娘不在,猜想应该在王夫人院子里伺候。
      
      贾环回了屋:“白露,今天可有发生什么事情?”
      
      贾环一边让丫头更衣,一边询问府里的事。
      
      白露:“也不曾发生什么大事。今早三爷让我送给姑娘们的东西,几位姑娘都很喜欢。”
      
      “听我外婆说昨晚上宝二爷又同林姑娘,把林姑娘气哭了,还惊动了老太太。”白芷端着一碟点心进来,“三爷,先垫垫肚子,一会该用晚膳了。”
      
      白芷的外婆是晚上守夜的婆子,平时最喜欢打听消息,俗称八卦。白芷也有几分她外婆的秉性。
      
      白芷又说了一句,“林姑娘也是小性子。”
      
      贾环听了面色沉了下来,“白露,白芷。”
      
      “三爷?”白露疑惑。
      
      “怎么了,三爷?”白芷直接问了。
      
      贾环吩咐:“你们两个是大丫头,齐嬷嬷爱往家里去,也不管事。这屋子是你们在管的,给我看好这小院,莫有在传林姐姐谣言的事了。紫苏紫菀年纪小你们看着点。还有,姨娘那里也注意一下。”
      
      二人见贾环面色郑重,也不敢玩笑了,乖乖应下。
      
      白露:“是,三爷。”
      
      白芷:“知道了。”
      
      白露稳重,白芷机灵都是十一二岁的年纪。紫苏紫菀两个小丫头才七岁,性子还不定,贾环实在没什么人手。
      
      一个院子贾环四个丫头,赵姨娘两个丫头,还有三个粗使婆子,还有奶娘。一共十人,却没有几个能用的。也就两个大丫头有点样子。
      
      晚间,贾环在自己房间里用了晚膳。赵姨娘要伺候王夫人后才能用晚膳。这几天赵姨娘不知是哪里惹到了王夫人,已经立了好几天规矩了。贾环是轻易不能插手长辈的事情,不然只会越糟。
      
      贾环用了晚膳,茶过几盏。调明了蜡烛,开始练习大字。
      
      贾环现今入学不久。所学的都还十分简单,课业不多。只需要背诵,还不需要深入理解。贾环第一世时只是浅显的学过古诗古文,没有深入研究学习这些东西。第二世别说古文化了,就是中华文化都已经没有了。
      
      人说三岁一代沟,古人距今都已有千年了,那就是个大海沟了。贾环对自己能不能理解古人的想法有点不自信,因为贾环的思维方式已经固定,是以现代人的方式来思考的。
      
      贾环尽力让自己沉下心来,写完自己定下目标,检查有无错漏,收好纸笔后就熄灯睡觉了。
      
      ——这是梦境的分界线——
      
      一片白光中,远远的,有个黑影越来越近。
      
      自己眼睛很沉重,意识越来越模糊了。
      
      感觉头上血一直在流个不停,模糊了视线。
      
      自己只能努力抓紧手中的东西,这是不能弄丢的。
      
      耳边突然想起通讯仪自动开启的声音,通讯仪器打开了,在滋滋作响,有个人影跳了出来。
      
      “博士,醒醒!别睡!我马上来救你!坚持住!”
      
      是谁?
      
      贾环睁开眼睛,清醒过来,原来又是梦。
      
      贾环捂着头坐了起来,梦里是谁?啊,感觉头有点晕啊!
      
      贾环感觉自己身体很不舒服,身体很沉重,脑袋也很昏沉,体温有点偏高。
      
      是生病了啊?还从来没有生过病呢?真新鲜。贾环又再次躺回床上,什么时候了?啊啊,不想起来。嗯,那就躺着吧。
      
      不知道过来多久,已经到了贾环平时起来的时间了,白露见时间到了贾环还未起身,有些奇怪。
      
      白露在提醒:“三爷,三爷。可是要起了。”
      
      是白露的声音,贾环听见了。啊啊,还是不想说话。
      
      白露奇怪:“三爷?三爷!你怎么了?怎么不说话?”
      
      白露撩起了帘子,见贾环睁着眼睛躺在床上,吓了一大跳,开始慌张了起来。又伸手探了下贾环的额头。
      
      白露叫道:“白芷快来!把水和帕子都拿来!紫苏紫菀快,快去告诉老爷太太!环三爷发热了,快请大夫来!”
      
      白露一连串吩咐下去,所有人都动了起来。
      
      白芷端铜盆进来,绞了帕子递给白露,“这是怎么回事?好端端的,怎么突然就发热了?三爷可还好?给你。”
      
      白露:“把盆放凳子上吧。我也不清楚啊,昨天还好好的。昨晚我守夜的时候,也没看见三爷有提被子啊,早上也是盖被子了的。”
      
      白露把沾水了的湿帕子使劲拧了拧,放到贾环的额头上。
      
      嗯,凉凉的,舒服。贾环感觉舒适多了,眉头也舒展开来。
      
      “环儿怎么了?”赵姨娘听到动静,急急忙忙地过来看看。
      
      “赵姨娘。”白露站起来回话,“三爷发热了,都有些迷糊了。一句话都不说。”
      
      赵姨娘用手试了试贾环的额头,被手上感觉到的热度吓了一跳,“这样可不行!我去找老爷!”赵姨娘说完就急急忙忙地走了。
      
      ——这是看大夫的分界线——
      
      大夫一手给贾环把脉,一手抚了抚自己的长须,沉吟了一会,“今公子是思虑过重,邪风入体,不算太严重。待老夫开几副药,只要降了热就好了。切记需放宽心思。”
      
      大夫走到桌边坐下,提笔写下了一张药方,又仔细嘱咐了几句,就离开了。
      
      白芷拿了药方就赶快去抓药,白露守在贾环身边,给贾环擦下汗,换一换帕子。
      
      贾环对发生的事一概不理,生病了很难受想任性,只是闭着眼睛静静地躺着。心中不知道怎么的涌上一股子委屈,有点难受。
      
      人一生病,身体难受了,心灵就有点子脆弱。贾环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,就是突然想任性一下。
      
      贾环放空脑袋,不想动,不想说话,什么都不想,只是发呆。
      
      “药来了!”
      
      过了一会,白芷就把药煎好端了过来。
      
      白露哄道:“来,三爷该吃药了。”
      
      白露把贾环扶起身来,又在贾环身后放了几个枕头,让贾环靠着。
      
      白芷双手端着托盘端药,白露一手拿着汤匙,一手捏着手帕,该贾环喂了一汤匙药就用手帕给贾环擦了一下嘴角。
      
      贾环原本是眼睛都不想睁开的,随意白露动作,但被白露喂了一勺子苦药汁,贾环感觉坐不住了。
      
      贾环前世看电视时就在想了,电视剧的导演是不是脑袋有坑啊?怎么安排了这种情节,真的这么喂药还不把人苦死了。
      
      现在一看,还真有这么喂药的。这哪里是吃药啊,这简直就是受罪!
      
      贾环只是试了一下就受不了了,挥手意示白露把药给自己。
      
      贾环开口:“我自己来,把药给我。”声音略带沙哑。
      
      贾环坐直了身体,接过药,用汤匙搅了搅散热,试了试温度。弃了汤匙,直接一口气就灌了下去。
      
      “咳咳咳!”
      
      “三爷!水!漱漱口。”
      
      贾环伏在床边,强忍住想要吐出来的感觉,大口咽了几口水下去。
      
      妈呀!不能这样子了!
      
      贾环一瞬间因为生病而产生的想法,都被苦药弄得消散了。什么疲懒、懈怠都不知道哪去了。
      
      贾环:“都下去吧,我想一个人静静待会。”
      
      白露:“是,奴婢就待在门外,三爷有事就叫下。”
      
      白露领着屋里的人有序地退了出去。很快,屋里的人都走干净了。
      
      贾环盘腿在床上坐好,开始运用起水系异能。
      
      人体内的水分占70%,水系异能又是偏治愈系的异能,什么生病啊,中毒啊,甚至是外伤都能用,转一圈就能好,一圈不够就加几圈。
      
      贾环运转了好一会异能。整个人就清醒了,百病全消。
      
      贾环从床上下来,站在地上开始活动身体。身体还有一些生病后的酸软,又运转了一会体术功法。
      
      很好,精神百倍。贾环在床边蹦哒了一会,又躺回床上装病去了。
      
      可不敢让人知道好得那么快,太奇怪了!
      
      贾环躺在床上无所事事,就开始发散思维起来。
      
      这次生病应该是精神力用得太过,加上精神力又突然晋级突破了,3S级的精神力和D级的体质对比差距太大,精神力用太多身体就抗不住了。
      
      贾环感觉自己有点醉了,梦中突破也真是没谁了!
      
      不过,那个梦到底有什么意义?
      
      高精神力者从来不会轻易做梦的。
      
      梦里那个人到底是谁?
      
      还有声音?那是谁声音?这么感觉耳熟呢?
      
      因为已经时隔好几年了,贾环又些不太急得。贾环把全部思绪投入第二世的记忆里。将认识的人都从脑海中一一略过。
      
      抓住了!是他!  
      
    插入书签 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申博|
      <source id="dz2qr"></source>

          <u id="dz2qr"></u>
        1. <video id="dz2qr"></video>